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 新闻

原创
记得刚参加工地那年,正好赶上公地十年庆

原标题:记得刚参加工地那年,正好赶上公地十年庆 记得刚参加工地那年,正好赶上公地十年庆,晚上有自助晚宴,每个员工可以自带家属一人,结果晚上到了餐厅,发现其他人都是夫妻,或者带对象,就我带着爷爷来吃大餐,到现在也忘不了大伙一脸 吃 惊 的样子! 出差去了趟美国,…

不到18分钟,美国前副总统的女儿利兹·切尼(Liz Cheney)就被剥夺了党内职务。

 

当地时间5月12日,众议院共和党人聚集在国会大厦,把来自怀俄明州的切尼从共和党党团会议主席——众议院共和党“第三把交椅”的位置上赶了下来。

 

因为切尼毫无避讳地驳斥特朗普宣扬大选舞弊。众议院共和党头号人物、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急于惩罚她,甚至没有给予其足够的尊严。

 

作为惩戒,麦卡锡否决了切尼支持者要求的、有记录的正式投票方式,只进行口头投票。

 

同僚们动动嘴,就把这位党内原头号女政客,极不体面地降为普通国会议员。(追踪报道

 

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原美国众议院共和党党团会议主席利兹·切尼。图片:法新社

 

告别演讲

 

被罢黜前一天晚上,切尼在众议院做了一场长达六分多钟的公开演讲。

 

身穿红色套装的切尼再次强调这几个月一直秉持的观点,特朗普的谎言可能会进一步煽动暴力,威胁美国民主制度。

 

切尼以最传统的保守派自居,阐述特朗普是共和党的累赘,应该将他抛弃。

 

她说,“数百万美国人被前总统误导了,他们只听到他的话,但没听到真相。因为特朗普继续破坏我们的民主进程,播下怀疑民主是否真有效的种子。”

 

切尼的“告别演讲”虽然引起网络热议,现场却非常冷清。新冠期间国会本就有社交距离的要求,加上很多同僚都走了,空荡荡大厅中,慷慨激昂的演讲有了一丝孤独况味。

 

在台下,国会众议员肯·巴克(Ken Buck)是唯一一个坚持聆听切尼演讲的同僚。国会骚乱事件后,有10名众议院共和党人支持弹劾特朗普,巴克和切尼都在其中。

 

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被罢黜前,利兹·切尼(右2)在美国众议院共和党领导成员中排名第三。图片:法新社

 

受到同僚孤立的演讲之夜结束。次日早上,切尼再次赶赴将被撤职的“鸿门宴”。她很清楚,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作为众议院共和党领导团队成员参会。

 

会议期间,切尼仍然告诫同僚,“我们不能既接受‘弥天大谎’,又接受宪法。”她劝告共和党人,要“在真理的基础上前进”,回归“保守主义的基本原则”。

 

这次短暂讲话为她赢得了掌声。共和党人原本计划进行无记名投票,无奈切尼态度强硬。支持她的人准备为她辩护,但切尼却告诉麦肯锡,“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切尼走出大厅,至少24名摄影师把镜头对准她。

 

身穿蓝色套装的切尼,走到镜头前向特朗普“下战书”——发誓倾尽全力来阻止他再次入驻白宫

 

“尽我所能,确保前总统不会再接近椭圆形办公室。”她说。

 

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5月12日,被罢黜党内职务后,切尼接受媒体采访。图片:法新社

 

党同伐异

 

切尼被撤职前夕,同僚们异乎寻常地安静。

 

来自亚利桑那州的联邦众议员黛比·莱斯科(Debbie Lesko)会前表示:“我不会置评”;另一位联邦众议员帕特里克·t·麦克亨利(Patrick T. McHenry)则对媒体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罢黜切尼后,同僚们变得大胆起来。媒体问肯塔基州众议员托马斯·马西(Thomas Massie),切尼什么时候成为共和党的“问题”的。马西回怼:“你什么时候停止打你老婆的?”

 

支持特朗普的右翼共和党联邦议员,也开始在社交媒体上“花式嘲笑”切尼。

 

90后联邦众议员麦迪逊·考索恩(Madison Cawthorn)发推说:“呐呐呐呐,呐呐呐呐,嘿嘿,再见利兹·切尼。”因车祸而腿部残疾的年轻政客考索恩,曾被多家媒体曝光,他捏造了个人简历竞选议员。上周末,考索恩还被拍到跟特朗普夫妇在马阿拉歌庄园共进晚餐。

 

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90后美国国会众议员考索恩发推嘲笑切尼被罢黜。图片:网络

 

联邦众议员劳伦·贝伯特(Lauren Opal Boebert)曾支持大选欺诈阴谋论。她发推文讽刺“切尼似乎将为林肯计划(Lincoln Project)的一份工作试镜”。“林肯计划”是一些共和党人组织的反特朗普组织,目的是在大选中帮助打败特朗普,以“确保特朗普主义和他一起失败”。

 

特朗普的坚定盟友之一,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联邦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Olin Graham)本月稍早前接受采访时就警告,共和党成员有反对特朗普的空间,但也是有限度的。“如果你是反特朗普的,你就不能成为政党领导人。”他说。

 

来自科罗拉多州的联邦众议员肯·巴克继前一晚独自听完切尼的演讲后,再次替她说话,“利兹·切尼今天被‘取消’,因为她说出自己的想法,她不同意特朗普总统的叙述。”

 

而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则特意避开媒体。堵不到麦卡锡,记者追问支持切尼的巴克,如何评价麦卡锡这种“悄悄溜走”的领导风格。

 

巴克解嘲的说,“所以你想让我跟切尼一样(说实话),被他们驱逐吗?”

 

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特朗普老家,许多人要求罢黜切尼。图片:法新社

 

部落式效忠

 

切尼跟共和党人决裂,酝酿了好几个月。

 

她曾亲自策划十位在世的前国防部长联合署名发文,警告特朗普不要将军队政治化。1月3日——国会骚乱发生的前三天,文章刊登在《华盛顿邮报》上,引起极大轰动。

 

当时,很少有人注意到切尼为反击特朗普大选欺诈言论而做的另一项努力,那就是一份由切尼和她丈夫、律师菲尔·佩里(Phil Perry)撰写的长达21页的备忘录,同样于1月3日在整个众议院共和党会议上分发。切尼在备忘录中驳斥选举舞弊的说法,并警告她的同事,如特朗普所坚持的那样,投票推翻选举结果将“开创一个异常危险的先例”。

 

但这些努力远远不够。即使在国会骚乱事件之后,还有147名联邦共和党众议员投票反对接受大选结果。当特朗普因煽动叛乱而被弹劾时,众议院投赞成票的共和党人才10人。

 

事后来看,切尼似乎不仅仅是因为弹劾特朗普而失去党内领导权,而是她拒绝闭嘴,拒绝接受共和党的官方路线——忘掉特朗普对民主制度的攻击而继续前进——这是除少数共和党人以外的常规做法。

 

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2021年2月3日,美国国会议员利兹·切尼出席国会对已故国会警察布莱恩·西克尼克的致敬仪式。图片:网络

 

如今前美国副总统彭斯开始顺从党内潮流。1月6日,彭斯拒绝特朗普要求他阻止国会认证选举结果的要求,当一群支持特朗普的人冲进国会大厦,大喊“绞死彭斯”,他逃走了。但在上周公开露面中,彭斯称为特朗普服务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荣誉”。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也是如此。1月6日国会大厦遭袭,他给特朗普疯狂打电话,要求调兵阻止骚乱。事后麦卡锡非常愤怒,在众议院发表演讲时明确表示,特朗普对国会骚乱事件“负有责任”。

 

几个月后麦卡锡却和彭斯一样,都退缩到那个更安全的空间里——对特朗普毕恭毕敬甚至是阿谀奉承。前几天,麦卡锡还明确表示,他和特朗普都支持共和党抛弃切尼。

 

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在2017年,共和党中反特朗普声音最响亮的是国会参议员麦凯恩,他2018年死于脑癌。图片:法新社

 

《大西洋月刊》曾说,原始部落式的效忠成今日共和党的新常态,特朗普对共和党基本盘的掌控力非常强,共和党任何一位在任议员都不敢冒触犯他的风险

 

“共和党现在更像是一个邪教,而不是一个政党。”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资深学者奥恩斯坦指出,共和党议员面临的问题都一样:要么失去基本盘,要么失去摇摆选民。

 

在那些一开始宣布“永远不会向特朗普投票”,后来却成特朗普支持者的人中,科罗拉多州联邦参议员科里·加德纳(Cory Scott Gardner)是个典型。在2016年,加德纳称特朗普是“小丑”,为不看他获得党内正式提名,提前退席离开共和党全国大会。时过境迁,随着他所代表的州正在变得越来越蓝(倾向于支持民主党),为谋求连任,加德纳在去年表态,“百分之百”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携裹的那股民粹之风太过强势——顺者昌,逆者亡。

 

像加德纳这样的共和党人还很多。而另外一些人,比如共和党前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Davis Ryan Jr),决定退出舞台,选择不跟特朗普较量。

 

在2017年,共和党中反特朗普声音最响亮的是亚利桑那州国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他于次年死于脑癌。军人出生的麦凯恩去世几个月后,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赢得犹他州国会参议员选举,随后罗姆尼几乎成美国国会山唯一一个公开反对特朗普的共和党人。

 

然而这几年,罗姆尼也逐渐被共和党人排挤至边缘位置了。

 

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美国国会参议员米特·罗姆尼是如今为数不多的公开反对特朗普的共和党人。 图片:法新社

 

“放马过来”

 

切尼来自狂热支持特朗普的怀俄明州,在2020年特朗普宣称大选有诈之前,她基本保持沉默。2020美国大选结束后,才开始跟特朗普所谓的大选欺诈论做斗争。

 

今年2月,切尼遭遇第一波下台弹劾,但当时麦肯锡等人出面保她。一名同情切尼的共和党成员说,她“自2月份以来就没有努力修复关系”,许多人最近几周对她尤其不满。

 

强硬的切尼显然是不愿去妥协的。

 

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今年2月,在麦肯锡(左)支持下,利兹·切尼曾在党内第一次弹劾中幸存下来。图片:法新社

 

第二波党内弹劾后,虽然她失去党内领导的职务,但却站出来做了党内很多人想做,可四年来没做的事:不仅公开挑战特朗普的谎言,还挑战党内部赋予特朗普力量的党内领袖。

 

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在给同僚们的信中写道,撤销切尼的职务是为“内部冲突……得到解决”。但跟麦卡锡的想象不一样,反对特朗普却给切尼带来高关注度。

 

数据不会撒谎,切尼2021年第一季度连任竞选筹款有150万美元,创下季度筹款记录。而在切尼最近几条推特下面,很多共和党选民留言表示支持她,甚至劝她另组新党。

 

其实共和党“苦特朗普久矣”,跟他紧紧捆绑在一起,不过是没找到更好出路而已。虽然不再是总统,但特朗普现在俨然成了共和党幕后操盘手,外界也惊呼“共和党已死”。如今切尼振臂一呼,扛起反特朗普的大旗,她可能代表共和党的另一个方向。

 

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2008年3月,原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右2)和女儿利兹(中)访问阿富汗美国空军基地。 图片:法新社

 

切尼等人的努力,会是美国共和党摆脱“影子总统”特朗普的一剂解药?

 

《华盛顿邮报》报道,共和党内最近进行的民意调查发现,在2022年中期大选时共和党要赢下的一些关键选区中,对特朗普不利的支持率,比有利支持率高15个百分点。

 

算下来,强烈反对特朗普的选民,比强烈支持他的选民多近两倍。

 

这可能是切尼的另一个机会。“她将继续创造一个引人注目的故事,因为她非常善于表达,非常聪明,也因为特朗普不会让这些问题过去。”埃里克·埃德尔曼 (Eric Edelman)说。

 

埃德尔曼是切尼父亲、前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当政时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他含蓄地说出小切尼的另一个野心——这位出生政治世家的女政客,下一步可能会参选美国总统。

 

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今年2月,切尼第一次被弹劾前夕,她前往国会投票。图片:法新社

 

在被罢黜当天,切尼接受了NBC新闻的专访,主持人连续三次追问她是否会考虑参加2024年总统竞选,切尼并没排除参选的可能性。

 

她只说,自己正专注于确保共和党再次成为代表真理、代表保守派基本原则的政党。同时再次强调,特朗普“决不能再次接近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任何地方”。

 

很难说54岁的切尼能走多远。

 

现在共和党内讧还会继续,特朗普团队正积极寻找替代者,希望在明年中期大选时,把切尼从联邦众议员的职位上拉下来。

 

当主持人问她如何应对这种威胁,利兹·切尼回答:“你知道的,那就放马过来吧。”

 

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2002年3月,原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的女儿利兹抵达埃及,与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举行会谈。图片:法新社

 

资料链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1/05/12/cancel-culture-republicans-just-canceled-liz-cheney/

https://www.nbcnews.com/politics/congress/it-s-scary-thing-cheney-expresses-dismay-after-house-gop-n1267193

https://thehill.com/homenews/senate/553254-senate-gop-dismayed-by-vote-to-boot-cheney

https://www.newyorker.com/podcast/political-scene/liz-cheneys-thought-crim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cheney-trump-mccarthy-republicans/2021/05/08/12e6c41e-adcf-11eb-acd3-24b44a57093a_story.html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特朗普罢黜党内头号女政敌,却助攻她成下届总统候选人?

流亡美国的反送中示威者:宁死不回香港

“我是用一个比较特殊的方式离开香港,也不是用一个合法的方式离开香港的。怎么样离开我不方便告诉你,‌‌”26岁的肯尼(Kenny)说,‌‌“我当时唯一的想法是,如果我给拦截的话,我就死。我会跳海,死也不想回到中共统治的香港。‌‌” 这是肯尼来到美国的第四个月。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