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观察:官媒垄断的“真相”

  • 新闻

特朗普号召“清理门户”,美国共和党头号女大佬摇摇欲坠

孤独的美国女政客利兹·切尼再次陷入困境。   因为直言不讳地反对前总统特朗普,这位小布什时代副总统迪克•切尼的女儿、国会众议院共和党“三号人物”,面临又一次党内弹劾危机。   党内同僚“审判”她的日子暂定在5月12日。届时,众议院共和党人可能投票决定是否找人取…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只死老鼠挂在树枝上,眼看着就要腐烂了。树枝下面,是熙来攘往的人行道。有人拨通新闻热线爆料,编辑非常兴奋,立即安排记者前往采访。

编辑要求记者仔细描述死鼠悬空的情状,过往行人的担心,各方人士的不同看法,防疫部门的意见,以及城管的职责等等。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成都,一家颇受读者欢迎的都市报编辑部的工作情景。我是新闻主管之一。

接到任务的是一位新来的记者,曾经投身六四运动,满怀改造社会的理想。他对编辑说,这不是他想象中的记者工作。编辑对他说,这就是日常的城市管理故事,民主就在细节中。

这是那些年流行的说法。民主就在细节中没错,前提是你得有民主。媒体的真实处境是,我们不能擅自采访那位记者心目中的时政新闻,只能逮住这些“死老鼠”大做文章,而且努力寓教于乐,让读者喜闻乐见。

我们也尝试去做一些时政新闻。记得有一年,全国人大政协开会,也叫两会,那个时候报纸版面的标题还不能直接叫两会召开了,要说第多少届政协/人大在京隆重召开,而且还有眉题和副题做配合,要套红。当时我们只能使用新华社通稿,但是按照所谓的市民语言做了个标题,叫《人大政协开会了》。结果人大政协震怒,认为我们的报道非常不严肃。我们因此受到宣传部门的批评。[详见:笼中自由 — 对《南方周末》前新闻主管长平的访谈(一)

这几天,因为一位中学生坠楼身亡,成都成为舆论热点。很多人同情逝者家人,聚集在出事的成都四十九中门口,质疑官方维稳模式的傲慢和冷漠,要求真相与公正。官方的应对策略之一,是指称这是“境外势力的颜色革命”,理由是“有人说普通话/流利英语”、“不约而同带白色花”等。不仅打扮成个人账号的官方辩护者这样说,四川省公安厅网警的官方微博账号也宣称要“警惕颜色革命”。有网民调侃说,“如果你在香港讲普通话,那么你是爱国者;如果你在成都讲普通话,那么你是境外势力”。

本文作者长平

“颜色革命”本身并不是污水,要真能在中国发生,那是人民的幸福。也正因为如此,它被当局视为头号敌人,这种荒唐的指控也会让当事人面临巨大压力。

接下来,当地媒体和新华社都发表了调查报道,详细地描述了事件经过,并提供了监控画面。这些报道看上去相当专业,几乎要让人们忘记逝者母亲当初哭诉“我们也试着打了各种媒体热线均被敷衍了事没有媒体愿意发声”。

我并不想说这些报道不可信。它们描述的每一个细节都有可能是真实的,真实得就像十多年前挂在人行道旁树枝上的那只死老鼠一样。它们本身也是“死老鼠”,是被允许报道的内容,甚至可以妆扮为新闻专业精神,或者民主的细节。

不仅如此,它还跟“在京隆重召开”一样,是一种统一的标准化操作。不管看起来多么认真细致,它都不是媒体的自选动作。这些报道本身,是整个维稳体系的一部分。它们和荒唐的“境外势力”指控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官方完全控制信息源,然后由官方媒体统一释放“真相”,无论这种“真相”有多么真实,对它的质疑都是正当的。通过这种“真相”把一切质疑都证明为“谣言”,更是荒唐的做法。

官媒垄断的“真相”,只对官方有利的“真相”,无论长得多么像真相,它们也只是一只“死老鼠”,显示了官方操控媒体这个真相。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长平观察:官媒垄断的“真相”

“汉人是中国的白人吗?”:美国种族议题引发部分汉人反思

华盛顿 —  面对新疆维吾尔人遭受的残酷待遇,海外的一些中国汉人知识分子开始在社交媒体等平台发声,反思汉人作为主体民族,被中国政府的民族政策给予的身份优势。他们鼓励其他的海外汉人也能意识到自己在中国生活时拥有的隐性“特权”。 在美国,过去一年以来,黑人男子乔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