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中的印度共产党,喀拉拉邦疫情的危与机 一、印度共产党…们二、印共(马)执政下的喀拉拉邦三、威斯敏斯特连环套体制四、喀拉拉的危与机

  • 新闻

巴铁对中国人热情如火?我去过,别自作多情了

导读:对巴铁“如火热情”的误读和想象,折射出中国人内心深处的渴望:我们太渴望被别人真诚地对待了,太渴望被别人当一回事了。 对于要不要去巴基斯坦旅行一趟,我犹豫了很久。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曾经属于一个国家管辖的范围。二战结束之后,它分裂为三个国家,然而,在文…

粉丝留言精选: 若干年后,如果别人问我“新冠疫情对我有什么影响?”。我可能会回答,“我因此对印度的了解加深了许多。”


这已是“印度疫情”系列的第三集,请大家和我一起深入田间地头,来看看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

 

濒临阿拉伯海,位于印度次大陆最西南角的喀拉拉邦。

这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会感兴趣的邦,因为喀拉拉邦是由印度共产党(马)执政的。

2019年大选中高举印共(马)旗帜的民众

 

由于长期以来国人实在过于忽视印度,以至于喀拉拉邦,对于印共,都有不少“刻板印象”的误解。喀拉拉邦到底是什么样子?印共的执政水平如何?他们能成功度过疫情么?

 

一、印度共产党…们

 

先解释几个误区。

 

首先,从法律上的严格意义来说,喀拉拉邦目前并非由印度共产党,而是由一个名叫“左翼民主前线(Left Democratic Front, LDF)”的政党联盟进行执政。

 

此外,印共也并未在该邦长期执政。自1956年喀拉拉邦成立以来,一直由印度共产党及国大党轮流通过大选上台,只不过总体而言印共执政时间比国大党更长一些而已。

 

最后,印度可不止一个共产党。初略估算下来,现有的,历史曾存在的,登记在册,以及不被官方承认的,大约有50-60左右个共产党。

仅在喀拉拉邦执政联盟LDF之下就有两个,分别是:

印度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India)以及;

印度共产党(马)(CommunistParty of India(Marxist))

这两个党也是目前印度的共产党们之中,硕果仅存、在邦层面具备执政能力和影响力的“全国性政党”。而很多人念念不忘的印共(毛),由于一直在坚持武装斗争路线,到现在还依然在贫穷的印度东北部小邦打游击。

 

更何况在喀拉拉邦LDF中起到主导作用的印共(马),不仅担任了喀拉拉邦首席部长,是最大的执政党,而且与我党的渊源也是非比寻常。

 

这就涉及了一个有趣的往事,印度共产党的分裂。

 

印度共产党和印度共产党(马),其实原本是同一家。

 

作为印度最老资格的共产党,印共成立于1925年。虽然在成立之初就被英殖民当局强力打压,但也积极投身于反抗殖民主义。在争取印度人民独立的斗争中,其领导人还曾与甘地一起蹲过英帝国的大狱,与印度国大党并肩作战立下过汗马功劳。

 

在建国后,由于尼赫鲁与苏联交好,印共也曾经在印度政坛大放异彩,虽然无法通过议会斗争夺取政权,也长期担任议会的最大反对党。

 

直到1960年代,发生了两件大事,最终导致了印共的分裂。

 

一件是中苏分裂,这意味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从此有了两条路线。这件事教科书上都有学,本文就不多说了。

这件事情对印度的影响就是,印度共产党中第一次出现了亲苏派和亲中派,双方从此有了裂痕。

 

另外一件是1962年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这件事把当时的印共更推到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

 

印共中亲中派的力量很强大,人数不少。熟知历史和唯物主义辩证法的他们,对英殖民者留下的雷愤慨异常,部分激进者在中印边境冲突站在了中国兄弟的一边。

这些人要么发表过声明,反对马克马洪线,希望印度国大党政府约束边境部队;要么向双方呼吁,希望通过对话谈判解决双方争议。

 

但当时刚刚挥兵攻占果阿,从葡萄牙人手中收回前殖民地的尼赫鲁正是志得意满之时,一心想继承英属印度荣光的尼赫鲁哪里听得进去这些人的话。

而且中国军队的胜利得太快,双方胜负过于悬殊。

 

10月初边境开打,11月初已经全面失败的国大党政权恼羞成怒,将怒火发泄到了印共中的“亲中”人士上,共有约1000人被捕,很多人被关押到63年才被释放。

 

被关押的人中,党内职务最高,最有名气和人望的,是一位名叫南布迪里巴德(Elamkulam Manakal Sankaran Namboodiripad)的印共政治家。

他的名字实在太长,印度人民简称为EMS,这个人是值得大家记住的重要人物。

以上两件国际大事导致了印共内部裂痕越来越大,两派之间理念不一样,信仰有分歧,到1964年时双方已经无法继续合作。

 

EMS同志于是痛下决心,带领着愿意跟随自己的人(主要都是当年被捕的亲中派人士),于1964年10月在加尔各答宣布另组一党,正式与印共分裂。

 

EMS和创党元勋们认为印共的那帮人已经丢掉了马克思主义的传统,为了表示自己不忘初心,也为了和原来的印度共产党有区别,他们在自己的党名后面增加了一个(Marxist),这就是印共(马)的来历。

经过60多年的发展,印共(马)不仅超越原来的印共成为该国最大的左翼政党,拥有了上千万党员。

虽然印共(马)多次对外强调,不仅是中国,也要参考世界上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经验,并探索出适合印度的道路。

 

但是和我党在历史上的渊源,却总是会留下蛛丝马迹。

 

例如印共(马)的党章中,关于民主集中制的描述,有些段落虽然是英文,但中国人一看就觉得很眼熟:

 

The minority shall carry out the decisions of the majority; thelower Party organisations shall carry out the decision and directives of thehigher Party organs, the individual shall subordinate himself to the will ofthe collective.

 

我党党章第二章第十条第(一)款中“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这既是我党原创,也是党章中的精华部分。

 

印共(马)的拿来主义搞得不错。

 

二、印共(马)执政下的喀拉拉邦

 

创立了印共(马)的EMS同志,在1957-59年成为喀拉拉邦第一任首席部长(Chief Minister),并且在1967-69年第二次当选。

 

在他主政期间,主持推进了一系列重大改革措施,包括土地改革和教育法案,发起了喀拉拉扫盲运动(Kerala Literacy Movement)。

喀拉拉邦后续的多位印共(马)出生的部长也坚持了EMS同志留下来的光荣传统,并不断在教育、经济、医疗卫生方面发挥共产党的独特优势,经过13个喀拉拉邦五年计划的洗礼,当初种下的种子已经长成高耸的大树。

就经济体量而言,喀拉拉邦已成为印度的第十一大经济邦,人均GDP达3700美元,远高于印度的平均水平。

 

该邦有全印最高的人类发展指数(HDI),2018年为0.784(2015年为0.712);

在印度国家统计局进行的2018年扫盲调查中,识字率最高,为96.2%:

全印性别比例最高,每千名男性有1084名女性(这点比中国都强)。

这里城市里的贫民窟比印度任何一个邦都少,村庄也是全印度最干净的地方;

拥有厕所的家庭比例高达97%,大大高于印度整体50%的水平,是印度各邦之中拥有厕所比例最高的一个;

公共卫生状况良好,喀拉拉邦人均预期寿命为77岁,位居印度全国第一位。

令人最印象深刻的,是喀拉拉邦为民众的公立教育和医疗卫生投入了大量资源。根据该邦2020-21年财政预算,在教育和公共卫生方面的总预算合476亿美元,占邦总支出1047亿的32%。喀拉拉邦教育部下属16028 所学校,169373 名教师以及4542678 名学生,学生入学率和成人识字率都在印度名列前茅。

 

总体而言,喀拉拉邦根本不像是一个落后混乱的印度邦,印共对该邦的治理还算卓有成效。

 

既然如此独特,各方面都在印度各邦中名列前茅,那么喀拉拉邦能否在本轮印度疫情中依然独树一帜,逃脱升天呢?

 

可惜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就能下结论的。

 

喀拉拉邦的疫情目前是风雨飘摇,该邦以印度各邦中位列13的人口数量,确诊病例却排名全印第二,仅次于全印疫情最核心的马哈拉施特拉邦。

 

 

新冠病毒是不讲政治的,哪怕执政水平远超印人党和国大党的印共执政地区,只要犯错就会被病毒抓住机会。

 

 

从上图看得很清楚,喀拉拉邦的疫情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2020年初到到下半年,在这段时间内喀拉拉疫情相当平稳,在印度国内也很受赞誉。国内媒体关于“喀拉拉抗疫情况良好”的报道也多出自这一时期。

 

但转折点出现在今年初年,特别是4月中旬以后,每日新增确诊数高达三万以上,占据印度每日新增的十分之一强。疫情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问题是,喀拉拉邦从21年年初到4月中旬这段时间,到底都在干什么?

 

看一下当地新闻就明白,这段时间正好赶上当地大选如火如荼的开展。各政治人物深入城市乡村,召集支持者进行宣讲,举办群众集会,挨家挨户拉票。

 

 

这么一通折腾下来,加上双重变异病毒,疫情就这样爆发了。

 

也许有人会问,印共(马)执政下,喀拉拉邦发展不错,为什么却像昏了头一样,明知疫情还未结束,也要开展大选,让新冠病毒抓住机会呢?

 

因为印度版的政治体制,让精明的印共(马)也不得不随波逐流,在一段时间内放下一切日常事务去进行选战。

 

这是世界上最大,却也最复杂繁琐的印度版民主体制,我称之为“威斯敏斯特连环套体制”

 

三、威斯敏斯特连环套体制

 

威斯敏斯特体制起源于英国,用最简单的模型来描述,该体制主要包含以下要素。

 

1. 一个不掌实权的国家元首(head ofthe state);

2. 一个掌握立法权的议会,其成员为各选区选民投票选出的代议士。

3. 一个掌握行政权的执行机构,其首脑为占据议会席位多数的党派或党派联盟的党魁。

4. 一个由掌握司法权的法律体系,由行政首脑任命大法官。

 

其中第1项即为英联邦各国独有的君主立宪制,第2,3,4项内容合起来就是著名的三权分立。

 

对于这个复杂而又互相制约的体制,英国人认为其完美无缺,且颇为之而自豪。早在大英帝国时期就将其适用于例如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白人自治领,后续也将这套体系在即将独立的前殖民地各国进行了复制粘贴。

 

但是英国人也没想到的是,在被移植到印度之前,威斯敏斯特体制从未在这种多民族,多宗教,种姓制度,以及人口高达十多亿的国家试行过。

 

而当时新取得独立地位的印度精英们,也是用于用国家前途做试验,他们所制定的印度宪法,将从欧洲边缘小岛国继承来,其实并不适合自己的政治体系玩出了新花样。

 

首先,印度人在国家层面复制了威斯敏斯特体系。

 

例如很多人知道印度的总理是莫迪,但不知道在莫迪上面还有一个职位对应着伊丽莎白女王类似的“印度总统(President  of India)”作为不掌权的国家元首。

 

此外,立法机构方面印度也照搬英国,居然也同时设置了上议院和下议院,印度人分别叫做Rajya Sabha和Lok Sabha。

 

这两个议院每隔 5年举行一次全国范围内大选,十几亿印度人都发动起来给各党派投票,争夺下议院543个席位。任何党派或党派联盟取得超过272个席位者,党首就将自动当选政府总理。

 

以2019年印度大选为例,一共有650个党派,8039名候选人参加候选。总共有上亿张选票需要组织投票和清点,光是走完流程大半年就过去了,把印度全国上下都折腾一遍。

 

学英国学得如此之像,宗主国上下齐声赞颂伟大的印度民主。对于印度人来说,简直是如饮甘露一样舒爽。他们再接再厉,印度人在政治上的新花样,还远未结束。

 

在邦层面,印度人也不厌其烦的将这套体系像套环一样重构了一遍。

 

以喀拉拉邦为例,在这个西南角的小邦也设置了一位“邦层级的无权君主”(Governor),也设立了邦层级的三权分立,重点是拥有141个席位的喀拉拉立法会(Kerala Legislative Assembly)。

 

同样也是每5年举行一次邦大选,各党派争夺140个议席,根据历史原因,剩余的一个议席自动分配给英国人在印度的混血后代群体。同样也是占据立法会多数席位的党派联盟的党首,当选为喀拉拉邦首席部长(Chief Minister)。

上一次喀拉拉邦选举在2016年举行,当年由印共(马)领头的左翼民主前线(LDF)击败了由印度国大党领头的联合民主前线(UDF),一举夺得喀拉拉立法会91席,由印共(马)的Pinarayi Vijayan同志担任首席部长。

这种“套环”体制乍看起来层次分明,分工明确,相互制衡,能在14亿人口的混乱次大陆推行,简直是民主的奇迹,得到了西方媒体的一致赞誉。

 

但如果身处套环内部,那就两说了。

 

假设你是有着雄心壮志,力图追求民族平等的印共(马)成员,你会发现大部分精力都被折腾到这种套环中去。

 

2016年是邦立法会选举,你需要发动党内资源参选,折腾半年左右;

 

好容易喀拉拉邦的三权分立机制确定下来,各项工作才开展两年左右,2019年又来了全国大选。你不仅要再次进入混乱的全国性选举继续去争取在Lok Sabha中的席位,邦内很多政治力量也会重新打散组合,工作又要停滞半年甚至一年左右;

 

转眼到了2021年,喀拉拉邦又要重新选举,你也只能停下绝大部分工作投入选战。

 

在这种机制下,选战是检验政治家的唯一方法,而要想赢得选战的方法很多,治理和成绩反而退居二线了。

 

整个喀拉拉邦,2021年初直到5月2日,在干的都是邦选举这件事。

 

而选战是政治家的生命线,在选战期间其他所有一切都为选举让路,基层党员都被动员去拉票宣传,一方面加大了人员聚集力度,也放松甚至忽略了防疫措施。

       

四、喀拉拉的危与机

 

喀拉拉邦选举从年初开始准备,到4月中旬疫情开始爆发。但好在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点票结果基本也已明确,政客们也都能腾出手来把资源投入防疫了。

 

从近期发展来看,共产党执政的邦,确实防疫水平要高过宗教民族主义政党(印度人民党)和民族资产阶级政党(国大党)的。

 

印度教民族主义者:拒绝联合国援助,去神庙祈祷,弯腰磕头,祈求神灵保佑。

 

 

 

民族资产阶级国大党(甘地和尼赫鲁的那个党),现任党魁直接宣布感染新冠,谁最近和我有接触的自求多福吧。

 

印度共产党(马):氧气作战室,数据仪表图,协调各部门,提前预谋,统一安排调度。

积极去联邦争夺疫苗,而且来了就马上给民众打疫苗,有多少打多少。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简直是高下立判。

 

喀拉拉人民还是很明白事理的。在过去的5年中,印共(马)带领当地人民完成了Ockhi热带气旋的救灾,抗击尼帕病毒,抗击两次大洪水,以及新冠疫情等重大突发灾害,将体制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虽然这次因为选举的关系,导致疫情失控,但当地人觉得也非印共(马)之过错。

5月2日正式确认,印共(马)牵头的左翼民主前线(LDF)获得了99席立法会席位,再次连任,而且是大胜,Pinarayi Vijayan同志将再次担任首席部长5年。

最有趣的是,本次莫迪所在的印度人民党在喀拉拉选举中被剃了光头,一个立法会席位也没有争到。也许受过教育,识字率高的喀拉拉人民,对于卖弄宗教情绪,挑拨民粹的印度人民党的本质看得很清楚。

 

虽然未来很艰苦,抗疫局面很难收拾,而且难免被套环式选举体制折腾,但还是祝愿喀拉拉邦在印共(马)和Pinarayi Vijayan同志的带领下,能早日走出疫情的泥潭。

全文完

一玶海岸

2021年5月7日

请大家转发、点赞、点在看(能看到下一篇文章更新)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新冠中的印度共产党,喀拉拉邦疫情的危与机 一、印度共产党…们二、印共(马)执政下的喀拉拉邦三、威斯敏斯特连环套体制四、喀拉拉的危与机

你的名字4k高清剧照图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你的名字4k高清剧照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