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份官媒疫情报道=寻衅滋事?端点星志工被控罪

  • 新闻

被他人冒名“盗窃卖淫” 女子“负罪”13年申请百万国家赔偿

近两年的维权后,山东邹城女子张伟华被他人冒名“盗窃卖淫”一事有了最新进展。 日前,张伟华向山东省邹城市人民法院申请了国家赔偿。张伟华说,鉴于邹城市人民法院在原盗窃案件中,未对冒名者身份信息进行严格审核等,导致张冠李戴,张伟华无辜背负了“盗窃罪、有期徒刑6个月缓…

“端点星”网站去年备份大量遭中国官方删除的疫情文章后,被控“寻衅滋事罪”的网站志工陈玫、蔡伟今天出庭。家属转述,检方建议量刑1年3个月,两人当庭认罪,但未宣判。

陈玫、蔡伟的案件今天上午9时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温榆河法庭开庭。庭审结束后,陈玫家属陈堃在推特(Twitter)转述陈玫母亲旁听时记下的庭审过程。

据转述,庭审约100分钟就结束,没有当庭宣判。陈玫、蔡伟两人都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只能听到声音,看到眼睛,无法看出神态和精神状况,并全程戴着手铐和脚镣。

推文表示,检方在庭上指控蔡伟是“端点星”的搭建者,陈玫是管理员,并指网站上有许多不实讯息,“煽动人心,侮辱国家领导人,对国家领导人和国家形象造成负面影响”。

推文提到,陈玫、蔡伟都当庭认罪,而检方建议刑期是1年3个月,但法官没有当庭宣判。

推文表示,陈玫透过官派律师向家人转达,如果判决结果和量刑建议相符,他就不会上诉;如果严重超出建议刑期,他会提出上诉。

而这名官派律师则告诉陈玫母亲,从开庭情况来看,超出建议刑期的可能性不大,缓刑的可能性也不大,有可能会实刑。

“端点星404之声”脸书(Facebook)专页中午则发文表示,有多名网友在庭外等候,关心询问两人父母庭审情况,有女性网友向陈玫的母亲送花。

“端点星”网站是一个建立在GitHub开放平台的站点,用多人协力的分散方式,备份在微信、微博上被删除的文章。新冠病毒严重肆虐期间,“端点星”备份了大量不符合中国官方主旋律的文章,例如武汉中心医院医师艾芬“发哨子的人”专访等。

父母呼吁“孩子无罪,判一天都不行!”

北京时间5月11日上午9时,“端点星”案应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温榆河法庭开庭。陈玫的母亲魏秀文、蔡伟的父亲蔡建礼会出席庭审。因备份新冠疫情文章而遭当局控罪、拖延一年之久的“端点星”案本周即将开庭。两名被捕义工陈玫和蔡伟的家人向自由亚洲表示,他们是在践行言论自由、保存历史真相,理应无罪释放,“判刑一天都不接受”。

“端点星”案今开审,陈玫、蔡伟家属吁“孩子无罪,判一天都不行”。据自由亚洲报道,陈玫的哥哥陈堃周一向该台表示,直到庭审前一天,家属对案情的了解几乎仍是一片空白。官派律师配合法官演出,这将是一场在黑暗中秘密审判、走过场的非法闹剧:“这个庭审就是走过场。官派律师一直拒绝给我们看起诉书,家属对案件几乎一无所知,除了寻衅滋事的罪名,每家只能有一个亲属旁听,也不允许公众旁听和网络直播,就是想完全阻断外界了解这个案子。我很担心,到底会判多久?”

“端点星”的两名志愿者陈玫、蔡伟于去年4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秘密抓捕,后来被控“寻衅滋事罪”;9月提交至法院,却迟迟不开庭审理。

“端点星”
(http://terminus2049.github.io)作为建立在GitHub开放平台的站点,用多人协力的去中心化方式,备份在微博、微信上被删除的文章和报道。两人被抓前,“端点星”已备份超过600则文档,其中约100则是与新冠疫情有关的文章,包括新闻报道、访谈和私人记述。比如,武汉中心医院医师艾芬专访《发哨子的人》、《追问卫健委第二批专家:为何没发现
“人传人”?》、《复阳疑云:新冠患者出院后死亡事件始末》、《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等等。

据家属介绍,去年六月,当局为了阻止陈玫家属聘请梁小军律师介入该案,曾指定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的姚艳姣和霍薇律师作为陈玫的法律援助。陈堃不断揭露二人迫害人权的黑历史,该律所去年六月被迫宣布退出代理。然而,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的官派律师南波、邢琦再次获得陈玫的辩护人席位。蔡伟的官派律师则是北京东环律师事务所的刘南征、方志。

该报道称,“逼他们认罪、官派律师、庭审不让外界进入……,种种组合拳来看,一定是判他们罪成。寻衅滋事最高可以判五年。上个礼拜五通知开庭,星期六通知旁听,想通知媒体的话,整个时间卡得非常赶。”陈堃忧心忡忡地说,“主审法官李轶凡竟然反问,‘哪条法律允许家属看起诉书?’我在网络上查出,她好像参与迫害过法轮功学员。”

蔡伟和陈玫都出生于1993年。蔡伟2018年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热衷于社会公益。陈玫2016年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的动物科学专业,任职于北京听力协会。他曾积极参与立人图书馆的活动,在哥哥陈堃被拘留时为他多番奔走。

“我最想说的是,明天要判他们无罪。它说你犯罪就犯罪了,不给我们说话、反抗的机会。他就是想让更多人了解中国的现状。但是在国外的网站上,中国认为这是家丑,不能让外人知道。”
蔡伟的父亲蔡建礼曾致信检查官王巍,抗议公安违法办案。他告诉自由亚洲,蔡伟从小就是一个正直善良、心地单纯的人,不料在践行理想时,踩踏到中共的统治红线。

过去一年,陈玫五十八岁的母亲魏秀文夜夜以泪洗面,眼睛哭得视力模糊,看不清一米开外的东西,“我最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不让家属找的律师介入?现在就是官派律师和公检法把案子控制住。你们心里有鬼,用违法的办案形式迫害陈玫!”

过往的母亲节,陈玫会送她脊椎按摩器、全自动和面机,献上无微不至的关爱。退休后的魏秀文在陕西咸阳的物业公司打工,赚取两千多元的补贴,曾为乳腺癌手术遭尽了苦头。去年5月10日,她听到儿子入狱的消息,瞬间晕厥过去。二人两年九个月来未曾谋面,如今要在审判椅上重逢。

“官派律师说,只能听、不能说,叫我不要激动。我只能暗暗地流泪。我只想在法庭上看我儿子一眼。我的陈玫向来很胆小,说话都不敢大声,不知道怎么走到这一步?我想对陈玫说,不要害怕,无论判多少都会上诉。我想对法官说,要凭良心办案。陈玫无罪,判一天我都不接受!”

“端点星”位于银河螺旋臂的最前缘,是离银河中心最远的行星。魏秀文记忆中的陈玫腼腆而善良,他看到衣着单薄的老人会主动脱下自己的衣裳,不愿回乡当公务员,永远和弱者站在一起,不吝惜一个人的微光。

“他可能没有那么有本事,做最远的一颗星星。中国十四亿人口,他小小的一个人。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的未来,人生污点永远消失不了,他才二十八岁,现在送外卖的有犯罪记录都不要。我有些后悔,如果不供他们上大学、少读一点书,也许走不到今天。”

该报道说,长期关注此案的香港大律师、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对自由亚洲表示,“端点星”案在疫情之下的历史和公共意义非常深远,牵动着所有人的健康与命运。邹幸彤说:“全世界不想被中国一而再、再而三地害死,一定要关注端点星案。中共用很严厉的手段对付一些有热心的年轻人,控制疫情的方法就是去压,一旦灾难再次发生,民间的声音不能记录,有心有力有想法的年轻人一个个被打压得不敢说话,谁还敢再站出来?”

官派律师去年九月就告知家人,陈玫、蔡伟两人已经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旅美人权律师陈建刚认为,中国现阶段人权案件的庭审已经沦为文革批斗大会:“签不签认罪书都没有影响,任何人在胁迫酷刑之下都会屈服。中国已经不存在司法审判,和文革一样。当年开群众批斗大会,现在只不过高级一点,有一个法院的台子,其实是共产党决定一切。”

据自由亚洲引述陈建刚说,“这些人是英雄、是勇者,所谓智、仁、勇三者具备的人。对这些人不甘心做奴隶,共产党一定要镇压。如果中国人将来自由了,不该忘记这些被中共迫害的、勇敢的人。”陈建刚律师坚信,无论庭审结果如何,陈玫和蔡伟代表着中国的热血和良心,不会被历史遗忘。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备份官媒疫情报道=寻衅滋事?端点星志工被控罪

学霸人设遭质疑?杨幂念错词 粉丝称是二次元叫法

杨幂在娱乐圈中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人物,靠着自己的实力和努力,有了自己的公司,旗下的艺人也很优秀,外加自己每年都会有几部好戏上映,算得上是人生大赢家! 她除了演技还不错外,杨幂的情商和智商也是公认的好!不过最近,杨幂在直播时连续两次犯错,让网友开始对她的智商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