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通胀面临三大推手 前景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儘管美联储(Fed)一直在淡化通胀预期,但是随着国际大宗商品的普遍上涨,美国正在面临着「输入型通胀」(指由于国外商品或生产要素价格的上涨引起国内物价的持续上涨现象)。

坐拥九家建筑公司的「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对此深有体会。在5月1日举行的巴郡哈撒韦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表示,房产建筑业的钢铁和木材等原材料一直在涨价,供应链完全被扭曲,现在通胀比人们预期要高得多,未来会接着涨。

目前,美国实体经济面临的通胀主要有三大推手。

一是,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导致全球产业链供应能力下降。

一方面,主要向全球输出大宗商品的发展中国家受疫情衝击较为严重,部分大宗商品的产能受到限制。例如,铜产量超过全球四分之一的智利疫情发生恶化,工人集会抗议和罢工频发,导致全球铜供应十分不稳定,铜价也因此创下历史新高。

另一方面,产业链的全球化放大了局部供应断裂或短缺对整体供给的衝击。例如,受疫情等因素的影响,部分国家的晶片製造时断时续,导致产业链下游的各类终端产品缺「芯」,尤以汽车产业最为严重。晶片製造商趁机提高售价,而福特、通用、大众等多家车企则纷纷被迫减产。

二是,美元信用仍处于扩张期。

货币政策方面,为了应对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美联储已经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范围的下限调整为零,且每月购买800亿美元的国债和400亿美元的资产支持证券(MBS)。财政政策方面,2021年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台后通过了约1.9万亿美元的疫情援助法案,随后又推出了总计4万亿美元左右的长期财政支出计划。

此前,发达经济体实施货币宽鬆政策的效果主要是推升资产价格。也就是説,超发的美元大部分流入了虚拟经济,体现更多的是其交易属性而非支付属性。然而,本轮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在大宗商品市场产生交集。超发的美元加剧了对大宗商品价格的投机行为,进而通过产业链传导至整个实体经济。

三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趋势已经陷入一种顺周期的自我实现机制。

大宗商品价格的快速上涨引发市场恐慌和投机行为,而市场恐慌和投机行为进一步推高大宗商品价格。这种自我实现机制在某种程度上会扭曲供需关係。例如,国际铜研究小组(ICSG)预测,随着矿山供应的增加,到2022年金属铜供应将会超过需求,而这一预测与当前市场的看法正相反,表明市场或许高估了当前大宗商品供需之间不平衡。

儘管美国实体经济面临的通胀推手有很多,但是这些推手能否长期持续下去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首先,随着疫苗接种进度的不断推进,疫情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将越来越小,大宗商品的供应量有望持续攀升。其次,美国的资本和生产资料都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积极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只会带来短暂的需求爆发,不会长期提高大多数美国人的消费能力,也就不足以支撑通胀长期上行。最后,美国面临的输入型通胀还未彻底成型,3月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仅为1.6%,距离美联储的通胀目标还有一定差距。

美国学术界对未来的通胀预期也存在较大分歧。美国经济学家奥利维尔·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和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认为,美国的财政政策可能将引起经济过热和通货膨胀。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研究员劳伦斯·鲍尔(Laurence
Ball)等人则认为,当前美国政府用于大流行救助的临时支出不太可能导致通胀大幅上升,并预测通货膨胀只会适度而短暂地上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美国通胀面临三大推手 前景存在很多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