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万的良善倡议,来自对现实的误判

撰文:树鸣(广州学者)

编辑:赵小鲁

 

在某音乐节上,歌手乃万邀请女孩子们“给心爱的男孩一些宽容和理解”,鼓励男孩女孩追求梦想做自己。她唱《Boy》时说的这些话,先是引发网友对她“媚男”的批评、谩骂,继而蔓延及一患病女孩,这女孩被诅咒“早日被病魔战胜”,她的水滴筹被举报。

 

几句话就引发蜂拥而至的辱骂、威胁和行动,被骂上热搜,造成网暴事件,这可谓网络时代的新景观。显然,乃万没有引发暴力的主观意图,也没有证据表明她支持粉丝采用暴力,她也设法让粉丝停止暴力。但网暴实实在在发生了,这一切围绕着网友如何领会她那几句话。

 

很多网友是有文本分析功力的,那就是找出词里行间的意思——乃万你言下之意,是女孩阻碍了男孩追求梦想吗?女孩让男孩为自己买车买房了吗?这时世,提到买房买车,就足以搅动焦虑之深湖了。大多数人买不起房,这已经够戳心了,对女孩来说更是揭伤疤,女生更难得到父母帮助买房,婚姻法对女性通过婚姻获得财产并不友好,你号召理解心爱男孩,这世间又有谁来心疼女生?女生所受的委屈,平日遭受的苛刻对待,很容易就变成汹涌的情绪。

 

这些年来,微博见证了由性别议题引发的各种舆论风暴。乃万写首歌来表达对男性困境的理解,很好的题材,如能促进男人与女人的理解,善莫大焉。如今却激发了两性“汉贼不两立”的掐架。如果仅就字面的意思,乃万呼吁女性承担更多责任,理解并支持伴侣实现梦想,这没有什么错,甚至有一定高度,肯定并展望女性宽容之力。乃万因此就这么刚着,坚持自己没有说错。

 

然而,网友的反应是,我平日里还不够理解宽容吗?可是,宽容换来真正的平等了吗?当下的现实,性别差距逐年增大,内卷日益严重,女性切切实实感受到爹妈不疼社会不爱。2021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国排107位,2008年时排在57位。曾几何时,中国女性还期待过,乘着中国经济迅速发展之列车,性别差距在2020年能升到全球前十呢。

 

当乃万以“这才是男女平等”作结,她展示了某种权威感、说教感。问题出在,在两性远没有达致平等的社会,乃万们假设平等马上就能实现,就只差女性略略提高觉悟。对现实判断有误,所提出的“良善”倡导就显得荒谬。奈何性别平等议程当中,女性与男性的位置并不一样。女性不管如何善意,愿意支持男性“做自己”——也就是放弃父权社会强加于男性的追求功名利禄的责任——也未见得真的有多少男性,愿意放弃与此一同赋予他们的性别红利,因为这往往意味着远离社会主流,成为边缘人和失败者。而另一方面,乃万假设“追梦男孩”厌弃的“买房买车”,在女性收入只及男性六成的今天,事实上是许多女性可望不可及的梦想,是中上层男性的特权。

 

网友们本来渴望在娱乐明星那里得到抚慰,却惹来暗含的谴责;本来想要得到释放,却被邀请去承担责任。他们不乐意了。爱豆与粉丝的关系是彼此牵制的,因而蕴含着反制的潜能与力度。爱豆也要宠着粉丝,讨好粉丝,控制与反制的策略微妙地发挥作用,投射日常的控制与反控制经验。

 

女粉出钱出力投票捧红了你,你凭什么评判我们?你怎么可以去讨好常常是白嫖明星的男人?讨好男人有用吗?还不是女粉最慷慨!这样的叛变是令人恶心的,很多网友表达的是对她的讨厌,本能的讨厌,那种孩子对偏心的母亲的莫名讨厌,偏心的母亲是卑贱的。既权威又卑贱的乃万形象因而塑造成型了。这个过程里,厌女机制潜在地发生了作用。有了这个缺口,造成了这么个粪坑,网暴之虫就找到了乐园。键盘侠的攻击不再是具体的个人,而是一个幻象。

 

女患者“白羊三月三”所遭受的网暴,源自她说的“我就看不得女的为男的发声,男人自有男人的代言人……”她没有用暴力语言,但她有软肋——她正在为治疗中的癌症筹款。于是,她激怒了两群人,男人和站在乃万一边的人。这些人为什么那么容易激怒?一种无意识的争夺,争宠;一种居高临下的权力快感。在网络暴力的等级体系中,靠水滴筹救命的人是最没有说教权利的。明星没有资格教导人,女明星更没有,求资助的病人不仅垫底,还欠着别人的教导呢。要求无条件的施与、忍让和崇拜,或许从家庭宠溺或从某个角色中得来的幻觉,幻想自己是丛林狮王,一找到机会就疯狂肆虐。网暴的逻辑大多如此。

 

一句话就会引发连环暴力事件,这些暴力均可读作症状。症状之下是伤口,是病毒,是失调的社会文化肌体。

 

如今,乃万和她的团队大抵也在分析,如何才能在易燃易爆的性别议题上不要踩雷?这就不仅仅是讨好粉丝的考量,而是能否理解性别不平等现实的考验。明星和名人想要为性别平等出力,就要找出关系中比较弱势的一方,助其一臂之力。了解真相和判断是非的能力是前提,基于真相而生发的同理心和正义感,才是经得起考验的。在性别议题上,最急迫、最重要的是什么?明星的营销团队也得学习学习吧。

 

这些年,媒体中的性别议题在走向琐碎化,冠名权、子宫道德等话题充斥着女利者的自私盘算。女性发展和权益保护等重大议题反而被冷落。女人们在现实中遭受到种种不公平的待遇,但却无以名之,找不到解决的途径,看不到改善的希望。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求女性跨过自身的处境为另一性别着想,必然缺乏心理基础。试想,如果女性能够充分地探讨自身的处境,并实际地团结起来,相互支持,有那样的社会文化基础和心理建设时,她们听到乃万的那些话时,必不会激发出那么多受害者式的回怼和质问。

 

其实,乃万的话里藏着一个值得肯定的思路——女人有能力去理解和宽容,女性是最终的改变促成者。很多情况下,女人同时是受害者、自救者和向他人伸出援手的拯救者。很多遭受性侵害、家庭暴力的女人,勇敢走出来之后,也热心帮助其他女人。同理,女人也有能力去共情男人的困境与压力,并提供真诚的支持。当越来越多的女人不再仅仅是受害者,而是支持者,能够在现实的情境之下缔造团结,我们离平等就近了一步。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乃万的良善倡议,来自对现实的误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