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商人投毒报复前夫 在药瓶中偷偷注射敌敌畏百草枯

大理古城作为云南旅游的核心景区,每年都会迎来天南地北的各方游客,但占据了古城黄金位置的大理城隍城商业街却陷入了一片灰暗:大理城隍城总经理赵万军在2020年7月因故去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永均也消失了近一年。赵万军、王永均曾在大理长期以“夫妻档企业家”形象,频繁参加社会活动,两人突然缺位近一年,城隍城的生意也越发困难,牵扯进了多起司法案件成为老赖,员工工资也拖欠已久。

上游新闻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赵万军、王永均虽然以“夫妻”名义活动,但两人早在2009年就协议离婚,但离婚不离家,甚至在2013年赵万军再婚后仍然同居。王永均和再婚的前夫长期共同生活、经营过程中,时常遭受赵万军的当众打骂,加上生活中其他琐事,王永均便产生了报复赵万军的念头。2020年6月10日,赵万军在大理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期间,王永均被发现将准备好的“敌敌畏”直接通过静脉注射注入赵万军体内,导致其近一个月后因多器官损伤、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今年4月30日,大理州中院一审宣判,王永均因下毒杀害与自己共同生活的前夫赵万军,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两位核心老板王永均和赵万军的恩恩怨怨,城隍城的员工和商户都只是听说或猜测,大理城内对于此事的议论纷纷中,人们问得最多的是,已经和赵万军离婚近十年的王永均,为何一直没有离开赵万军?再婚之后的赵万军,又为何会对充当生意伙伴的前妻,多次暴力以待?“离婚不离家”的背后,又是怎样的怨念,会让一个女人下定多次投毒的决心?

消失的两个老板

赵万军和王永均两人长期以夫妻的形象对外经营,早年他们在大理、昆明等地开发了包括高端居住小区苍洱大观、商业综合体大理城隍城项目在内的多个地产项目,是大理较为知名的企业家。

赵万军在遇害前5个月的公司年会上对外披露,2019年全年大理城隍城共计接待游客达422.6万人次,大理老城隍庙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还当选了云南省民营企业家协会副会长单位。

2020年5月,王永均以大理城隍城负责人的身份接待了前来视察的当地领导。

4月29日,上游新闻记者走访了大理城隍城看到,这里的商业经营较为正常,商户们也都在正常经营。城隍城的员工李俊(化名)告诉记者,公司员工对于王永均下毒杀害赵万军一事都有所耳闻,“去年6月份两个老板都消失了,只知道是女老板杀了男老板”。

赵万军的老家——大理市小岑村多位村民证实,今年1月赵万军家在村里为其举行了葬礼,赵万军下葬在了村里的公墓。对于赵万军被害一事的具体经过,村里人和大理古城的商户们一样,都是知道赵万军被“妻子”杀害了,但对具体原因众说纷纭。

据大理当地媒体报道,2020年5月26日,赵万军以大理城隍城总经理的身份,出席了大理对接阿里巴巴公司的商务活动,照片里的赵万军面色红润,面对媒体镜头大谈自己对于数字经济、智慧文旅发展的看法。

持续下毒

赵万军没有想到的是,危险正在一步一步向他逼近。

前妻王永均的投毒开始于2020年5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她将一瓶写着“除草剂”的农药,倒入了“蓝岑口服液”瓶子里,将其交给赵万军喝下,当天赵万军身体并未出现异常。

半个月后的6月5日、6日连续两天,赵万军自称出现了拉肚子、脖子疼等症状;6月6日、7日,王永均再次给予了赵万军混有一毫升“除草剂”的蓝岑口服液,让其喝下;6月9日,王永均在母亲家中用注射器抽取了大约两毫升的农药敌敌畏,并将抽取的敌敌畏装在化妆用的小瓶中随身携带。

2020年6月10日10时30分许,因感冒及扁桃体发炎,赵万军在同事陪同下,来到了大理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就诊,医生对赵万军给予了输液治疗,王永均来到医院开始照看赵万军。

和赵万军一起输液的病友发现,以赵万军妻子身份示人的王永均行动十分奇怪,前来照顾病人的她手里还拿着注射器,并将注射器从输液瓶口拔下来,不知道干了什么。

司法机关认定,6月10日当天,王永均用准备好的注射针管,将大约0.5毫升的敌敌畏,注入了赵万军的输液瓶中,敌敌畏随即通过静脉注射的方式,直接注入了赵万军身体。两三分钟后,赵万军的身体出现了中毒反应,医院值班工作人员随即停止了输液并将输液管针头拔掉。

王永均的异常举动,引起了医院工作人员的注意。因赵万军输液过程中身体不适,医护人员处理赵万军的病情时,发现针水颜色不正常。医院工作人员证实,王永均在将敌敌畏注入赵万军身体后,不顾医院工作人员阻拦,将赵万军的输液瓶抢走并拒绝还给医护人员。在保安的帮助下,医护人员在厕所里从王永均手中抢到了赵万军使用的输液瓶,并从王永均的包里拿到了疑似装敌敌畏的小瓶,厕所的垃圾桶内也发现了王永均使用过的注射器。随后赶来的警方,控制了王永均和固定了相关证据。

案发当晚,主治医生怀疑赵万军可能是磷中毒,第二天早上会诊后将赵万军转到肾内科。6月12日,普通病房里的呼吸机已不能维持赵万军正常呼吸,遂将其转到重症监护室。6月25日,赵万军转院到大理州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治疗,同时出现了肺部衰竭的情况,高度怀疑是百草枯中毒,医院对其进行了手术等治疗。2020年7月7日,赵万军因腹腔出血经抢救无效死亡。

毒药物检测结果证实,赵万军6月10日在医院使用过的输液瓶、王永均包中发现的化妆用小瓶、小注射器中均检出了敌敌畏成分,赵万军的血样中没有检出敌敌畏成分,赵万军曾服用的四季抗病毒合剂包装药瓶中也检出了百草枯成分,其体内心血、肝脏组织、肺脏组织中均检出百草枯成分。

鉴定人员分析后认为,根据敌敌畏在生物体内吸收、代谢规律,赵万军体内摄入的敌敌畏含量较少,同时也存在代谢后分解的情况,这些都导致了赵万军血样中没有检出敌敌畏成分。鉴定意见确认,殁年52岁的赵万军死亡原因为百草枯、敌敌畏中毒导致的多器官损伤、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离婚后的“家暴”

上游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王永均、赵万军于2005年9月9日结婚,2009年5月11日因感情不和离婚。离婚协议载明,女方原经营的大理港城建材经营部、大理港城经贸有限公司、大理万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仍归女方所有,债权债务也归女方承担。男方向上述三家公司借支款项67万余元用于归还婚前债务,在男方无力偿还的情况下,女方不得进行追索,男方承诺有偿还能力时予以偿还本金,不计利息。

权威消息证实,2013年8月,赵万军同另一名女性陈红(化名)结婚,但两人婚后,赵万军仍同前妻王永均同居,保持着“离婚不离家”的状态。赵万军同陈红结婚后不到两年,因同前妻仍然关系密切,两人就离婚了,但2017年复婚,还生育有三个孩子。

赵万军现任妻子陈红长居昆明,较少见到赵万军,担任了赵万军投资的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包括王永均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昆明万诚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对于自己的婚姻,赵万军在中毒后曾向警方作出过一份口供,他自认为平时和王永均会有点小矛盾,“但是没有大的矛盾”,两人还一起开办了万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对于2020年6月10日在医院抢救室里发生的一切,赵万军只知道前妻王永均同医护人员发生了争执,并不知道她曾给自己下毒。

对于王永均做出投毒行为的原因,熟悉两人的朋友、员工的答案十分一致。一位王永均公司的员工透露,赵万军和王永均早已离婚的事实很少有人知道,并没有对外宣布,赵万军的现任妻子陈红也是带着三个孩子住在昆明,“赵万军、王永均关系不是很好,为点小事赵万军就骂王永均,有时直接动手打”。另一位员工也证实,赵万军和王永均因为公司的事经常争吵,“开会时王永均插话,赵万军就拿旁边的东西砸王永均”。另一位知情人也表示,曾看见赵万军开会时拿烟缸、凳子砸过王永均,“还有一次在食堂,赵万军将一盆菜汤从王永均头上倒下来”。

准备上诉要求死刑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信息显示,王永均因为牵涉多笔借贷纠纷,已经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仅公开的欠债金额就超过了千万元,城隍城内部员工的统计则显示王永均相关公司的负债已经超过亿元,经营压力十分巨大。

王永均身边的朋友表示,王永均经常抱怨赵万军支出混乱,每月要帮他偿还十多万元的信用卡。赵万军还多次将大理万诚公司的款项转往其实际控制的多个公司,每次涉及的金额都多达数百万,“借而不还”的行为直接导致了城隍城公司拖欠员工工资,“昆明两个公司的法人是陈红,之前以为公司为了方便管理才让陈红作法人,直到赵万军出事后才知道陈红与赵万军已经结婚,而且还生了几个娃娃。”

对于王永均行凶的原因,大理州中院审查后认为,是因“赵万军在公司经营方面过于独断,时常当众打骂王永均,且双方日常生活中时有矛盾”,王永均便心生报复赵万军的念头。法院认为,案件的起因是婚姻家庭关系处理不当引发,被害人对案件的发生有一定的过错,但不属于明显或重大过错,王永均辩护人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不能成立。王永均被传唤归案后,未及时供述注射敌敌畏的事实,其辩护人据此提出的王永均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也不能成立。

大理州中院一审判决,被告人王永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永均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万军现任妻子及其子女相关费用共计57万余元。

赵万军的家属表示,他们准备向云南高院提出上诉,要求判处王永均死刑立即执行。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女商人投毒报复前夫 在药瓶中偷偷注射敌敌畏百草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