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 | 鲁迅文章里的一句话

大红老师作头图。

看了电影《悬崖之上》,忽然想到一桩历史事件,并且还牵涉到鲁迅爷爷说的一句话,我觉得很耐人深思的,可以和大家聊一聊。

《悬崖之上》这部戏,讲的是爱国志士抗击日寇侵略的故事。里面有一个情节:抗日志士们要救一个人,名字我忘了,这个人亲历和见证了日本731部队的罪行,咱们必须救他出来,向国际社会揭发日本的罪恶。

那么,具体这个“国际社会”是谁呢?咱们是要向谁去揭发日本的罪恶呢?其中主要就是“国际联盟”,简称国联。

有些读者不大知道国联,你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就是当时的联合国,或者叫联合国1.0版。因为当时只是1932年,还没有联合国,而是叫做国联。

电影里还提到,当时国联已经派出了一个调查团,正在远东调查日本强占满洲的问题。如果咱们能救出一个有力的证人,公开揭发日寇罪行,就能影响这一次调查,得出对中国更有利的结果。

不扯电影的事了。我们就从国联的这个调查团说起,来聊一些真实的历史片段。

话说,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日本强占了东北。中国于是向国联告状,控诉日本侵略。

次年一月份,国联派出了调查团,由英、美、法、德、意等5国代表组成,来远东调查“九一八”事变问题。调查团的团长叫李顿,是英国人,所以这个调查团往往又被叫做“李顿调查团”。

注意,这个“李顿调查团”,在中国当时是被痛骂的。

鲁迅爷爷的文章里就多次提到这个调查团。鲁迅的《友邦惊诧论》里面劈头就是这样一句话:

“日本占据了辽吉,南京政府束手无策,单会去哀求国联,而国联却正和日本是一伙。”

国联“和日本是一伙”,这是明确定性了,就是蛇鼠一窝王八蛋。

鲁迅另一篇文章《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又讽刺国联:

“中国人……先前信‘地’,信‘物’,后来信‘国联’,都没有相信过‘自己’”。

可以说是对国联的鄙夷和愤懑溢于言表。

鲁迅爷爷的态度不只代表他一个人,其实也代表了当时普遍的国内民意。当是时也,稍微关心国事的普通老百姓基本都对国际社会感到失望,鄙视乃至是痛恨这个国联的调查团。

何以会如此呢?

话说,“李顿调查团”倒是也来来去去调查了几个月,最后形成了一个《报告书》,在东京、南京和日内瓦同时发表。

《报告书》长篇大论,长272页,一共有14.4万字,主要意见是两部分:

第一部分,建议日本撤出占领满洲的军队,恢复中国的主权;认为“九一八”事变乃是阴谋侵略,并非日本所声称的“自卫行为”;认为“满洲国”脱离中国独立不是当地人民的真实想法,而是日军以武力强加的。

这一部分对“九一八”的定性,还算是比较客观公允的,基本符合事实。

第二部分,则是绥靖的,也是我们最不满的模糊是非、混淆黑白的。

《报告书》提出,国联尊重日本人在东北的居住权、经商权,并建议在保持中国主权的前提下实行“满洲自治”,由国联派专人指导。中日两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东北变成非军事区,双方撤军,由国联设特别警署维持治安,等等。

对于这个《报告书》的这一部分建议,国人非常失望、愤慨,这也是鲁迅说出“国联和日本是一伙”的由来。

当时的国人产生这种情绪,是完全有理由的。事实上我在看电影《悬崖之上》,看到志士们流血牺牲,只为了向国际社会揭露日本的罪行,也油然而生一种悲怆之感,自然而然会想到:在那个时局之下,揭露了又有什么用呢,国人的苦难并不会减少,接下来还不是旷日持久的血海一样的抗战?

好了,关于我们这边的民意和情绪,简单聊到这,大家也大致明白了。

可另一个问题不知道各位有没想过:对于国联的调查,日本那边是什么态度呢?日本普通老百姓怎么看待国联的调查结论呢?

答案可能和你想的不一样。

对于《报告书》,日本国内民意汹涌,也是普遍地愤怒和愤慨,甚至感到是奇耻大辱。他们认为列强又来欺侮和压迫日本了。

举个例子,日本思想家加藤周一先生就客观地回忆了自己父亲当时的态度。

他的父亲是一个医生,开了一个家庭医馆,用今天的话说是一个典型的中产阶级。他父亲关心国家大事,每天喜欢读报,然后在晚饭时间发表意见。

对于“李顿调查团”发布的《报告书》,加藤先生的父亲非常愤慨。他认为:“这份报告书曲解了大日本帝国的意图,是施加给日本的一种不正当的迫害。”

你没看错,日本人认为国际社会一直在迫害他们。

加藤先生的父亲是知识阶层,有文化,有技术,生活中也富有同情心,绝不是坏人,更不是什么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但在彼时彼刻,他就真心地觉得和相信,国际社会在迫害日本。

这个普通的父亲,正代表了当时日本千千万万的老百姓的态度。

在举国的情绪鼓噪下,日本作出了一个让国际社会哗然的举动,就是退出国联。你们迫害我?我不跟你们玩了。

在1932年12月的国联大会上,日本代表团一身黑衣,表现得活像是一群仁人志士。矮小的代表松冈洋右昂然作了发言,控诉国际社会对日本的“迫害”。

松冈洋右甚至把日本比作耶稣,声称:“虽然欧美国家要将日本钉死在十字架上,但正如耶稣在后世会为人所理解一样,日本的正当性也一定会在日后得以彰显!”

他的发言于事无补。很快地,次年2月,国联对《报告》进行表决,以四十二票赞成、一票反对获得了通过。唯一的反对票来自日本,反对无效。

松冈洋右大声斥责,愤然退场。日本态度强硬地宣布,退出国联。

此举让各国都看懵了。合众社24日当天在日内瓦的报道便称:

“日本代表团藐视世界公论,今天在国联大会通过一份谴责日本在满洲所作所为的报告之后,竟然退出了国联大会。”

不管外国怎么懵逼,退出国联此举却深得日本国内民心。

大家都觉得很痛快,“早该这样了!”当松冈洋右开完会,从瑞士日内瓦回到东京时,受到老百姓热烈欢迎。据记载,在火车站,他像英雄一样从人群中走过,接受着民众的欢呼。

而彼时,那些持欢呼态度的国民之中,也有加藤周一先生的父亲,一个普通的日本医生。

这是何等荒诞的场面。在真正的受害者——中国人民包括鲁迅先生眼中,国联和日本是一伙的。可荒诞的是,在对面,日本民众却愤怒地反对着和自己作“一伙”的伙伴,为双方的决裂而欢呼。

看到这里,你多半能得出结论,疯了,他们都疯了。

日本民众肯定是多数都疯了。而被日本撂在一边的国联大概也疯了:

老子到底和谁是一伙?

而那一年距离日本全面侵华,仅有4年;距离日本偷袭珍珠港,发动太平洋战争,仅有8年。

以上这些都是历史。多看了历史,才能学会真正地反思。

比如日本要反思,假如只反思所谓“野心”,那是很肤浅的。真正该反思的是,是什么让日本举国人都疯了?是什么让日本被极端的军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所吞噬?

而且我还一直觉得,看历史,不要只看一边的历史,最好也看看对面的历史。

两边信息一对照,才能看出更深刻的东西,才会给我们以更深的启发和启迪,至少能弄明白,谁在发疯。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六神磊磊 | 鲁迅文章里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