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潜逃20年,让他落网的竟是一个“祖传”绰号

“终于不用再东躲西藏了!”在新疆的一个建筑工地,一名正忙着搬砖的中年男子被突然出现的几名便衣民警控制。当得知民警来自广州后,该男子长舒了一口气,供认了作案后潜逃20年的事实。

近日,广州海珠警方在深入推进“飓风2021”专项行动中,从嫌疑人绰号入手,重新梳理案件线索,并远赴新疆、湖北等地,将涉案的夏某(男,现年54岁)、刘某(男,现年47岁)抓获归案,最终侦破这起20年前的命案积案。

酒后赌气,一张木凳夺走一条人命

2001年底的一天晚上,海珠警方接报一宗故意伤害案件:几名男子在海珠区某大街的一家士多店前打架斗殴,其中一名男子被击中头部要害,经抢救无效于次日死亡,伤人男子已逃离现场。

民警经询问多名目击群众后,初步还原了作案经过:案发当天傍晚,年约30岁、绰号“阿丙”(化名)的男子与朋友在士多店喝酒聊天。至20时许,男子老金(化名)来到士多店想赊账买烟,但因曾多次赊账被士多店老板拒绝,双方因此发生口角。在旁的“阿丙”借着酒劲上前帮老板出头,却被老金当众扇了一个耳光。“阿丙”的同乡刘某见状,立即上前劝架。但两人不听劝阻,继续相互推搡并发生了肢体冲突。其间,“阿丙”手持路边的一张长木凳击中老金的前额要害,致其倒地昏迷。“阿丙”和刘某马上逃离现场,老金经抢救无效于次日死亡。

经走访调查,民警确定了刘某的身份为海珠区某小型制衣厂的老板,于是依法传唤其到案并询问案件相关情况。据刘某供述,其与“阿丙”是同乡,案发时其只是上前劝架,未参与打架,且不知道“阿丙”的真实姓名及去向。因证据不足,刘某经询问后被释放。

受当时客观条件限制,民警只能通过大量的走访调查,进一步寻找线索以确定“阿丙”的真实身份。其后的20年间,民警走访多地展开调查,但“阿丙”杳无音讯,不知所踪,案件一度无法取得突破。

“祖传”绰号现端倪 警方千里擒凶手

直至今年3月,海珠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借助智慧新侦查,对命案积案重新梳理线索,展开深入研判,从嫌疑人的绰号“阿丙”中发现了端倪。

民警经筛查比对,发现有一名与嫌疑人同户籍的男子十分可疑。该男子的绰号谐音同为“阿丙”,且名字中带有“丙”字,但却已经70多岁,与嫌疑人年龄不符。专案组凭着敏锐的侦查直觉,围绕该男子展开侦查,经过多次实地走访调查,从中发现了端倪。

原来,该男子的家族有一个特别的传统,就是将父辈绰号或者名字中的某个字作为下一代男丁的小名,以此作为家族传承。掌握到这条关键线索后,民警立即将侦查目标转到其儿子夏某身上,并最终确定,夏某就是20年前的命案凶手。

4月9日,在新疆警方的全力协助下,民警最终将夏某抓获归案。经审讯,夏某对其作案行为供认不讳。4月16日,民警根据侦查,将涉嫌故意伤害的同案刘某抓获归案。

民警远赴新疆抓获命案逃犯夏某

民警在湖北抓获同案刘某

四处藏匿逃亡廿载 ,不敢回乡见父母妻儿

据夏某供述,20年前,他从老家来到广州打工赚钱,原本以为能过上一些安稳的日子,谁知因为酒后一时冲动,令自己过上了20年的逃亡生活。

夏某回忆,案发当晚,他错手杀人后,便向亲友凑钱潜逃至外地。20年间,为了逃避警方抓捕,他辗转北方多地,从来不敢在一个地方久呆,而且只能在一些建筑工地或小型工厂打零工维持生计。

夏某坦言,多年来,他最对不起家中年事已高的父母,以及独自在家乡抚养儿女的妻子。他从不敢与家人有任何联系,更不敢回家见父母妻儿。当便衣民警出现在面前时,他觉得多年来的心头大石终于落地,不用再过东躲西藏的日子了。

目前,警方已依法对犯罪嫌疑人夏某、刘某执行刑事强制措施。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杀人潜逃20年,让他落网的竟是一个“祖传”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