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懒虫”模特如何成为中国的“丧文化”偶像?

俄罗斯“懒虫”模特如何成为中国的“丧文化”偶像?

在电视真人秀中被踢走可能不是值得庆祝的事情,但是对于这个俄罗斯人来说,这是梦想成真,他的不寻常经历让他成为中国“丧文化”的偶像之一。

弗拉迪斯拉夫·伊万诺夫(Vladislav Ivanov)以他的艺名利路修而成名,他是目前在中国网路上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之一。

他那感到厌闷、冷漠无情的脸孔占据了社交媒体,成为了各种标签和表情包。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把这位27岁的年轻人视作“丧文化”的新象征,这是一种以悲观和冷漠为中心的青年亚文化。

这一切始于他做出一生中最糟糕(又可能是最好)的决定。

被困真人秀

今年稍早,利路修被邀请为参加腾讯真人秀《创造营2021》的两位日本选手教授中文,这个真人秀希望创造中国下一个轰动的男子组合。

这位在中国生活了几年能说流利中文的俄罗斯模特同意了。

接下来,利路修的俊朗外表引起了节目制作人的注意。在2月初节目开始录制的前几天,制作团队问他:你也想参加(真人秀)吗?

他觉得自己没什么损失,就答应了。往后的采访中他承认,当时他想尝试新生活。

作为该节目90名参赛者之一,他旋即参加了男子组合的训练营,经历多个小时反复的唱歌和舞蹈训练,他的一举一动传播到中国各个角落。

根据报道,参赛者无法离开在海南岛上设置的住所,他们被切断了与网路世界的联系,无法使用电脑,甚至要交出手机。

利路修直截了当地承认,这不符合他的期望。

他在一次采访中直言不讳地说:“我不想跳舞,也不太适合成为男子组合。所以我真的很累。我想在这个月回家。”

但想要离开办法不多,据报参赛者签署的合同列明,如果他们决定离开,将被处以巨额罚款,他们唯一能够逃脱的方法就是观众们不投票给他们,让他们离开。

因此,利路修决定要成为比赛中表现最烂的选手。

在一周又一周的时间里,他都睡得很晚,在节目访谈中表现得闷闷不乐,无精打采地上课,抓紧一切机会在排练中偷懒。

正当其他参赛者满怀感情唱出浪漫歌曲,或是以充满活力的参加舞蹈竞赛时,利路修两度以低沉哀怨的方式唱俄语饶舌歌,希望随便应付比赛。

可悲的是,出乎他意料,观众们爱死了他的一切:疲态、面无表情的回答、被困在21世纪卡夫卡式噩梦中的低调沮丧。

该节目的制作团队感受到他是观众的焦点,因此在编制真人秀时,刻意呈现他在节目中的不情不愿。与此同时,他的粉丝暴增,他们让给自己取名“笋丝”,多次投票给他,以确保他在演出中可以多待几周,让大家可以观赏他在节目中苦恼的样子。

就是这样,这只不愿涅槃的凤凰脱颖而出,成为了中国的懒惰新星。

“丧文化”

中国的“丧文化”近年冒起,这是一种对无目的无希望行为的推崇,大多体现在网上流行的笑话或表情包。这种网红事物还被用于奶茶等商品的推广之中。

一些网路文章分析称,这种文化可以追溯到2016年7月“葛优躺”剧照的走红。这张剧照出自1993年播出的情景喜剧《我爱我家》的第17、18集《不速之客》,剧照中由葛优饰演纪春生身着碎花短袖衫瘫躺在沙发上,眼神空洞迷离,随后该剧照被广泛传播并配上文字制作成表情包。之后扩展至漫画角色佩佩蛙(Pepe
the Frog)、日本漫画角色懒蛋蛋(fried egg)、美国动画马男波杰克(Bojack Horseman)等。

中国共产党近年来以“正能量”作宣传口号,为中国建构了成就导向的文化,一些分析认为,“丧文化”的出现,是一种不抱幻想的态度展现对这种主流思想的抗拒。

专家们说,与前几代人相比,现今年轻人面对不平等和失业率恶化的问题,加上主要城市的房价上涨,许多人发现传统的打工赚钱买房子的目标,变得越来越难以实现。

宁波诺丁汉大学的数字媒体与文化研究副教授陈志伟博士(K Cohen
Tan)说:“中国的大部分地区已经摆脱贫困,但是青年人实现梦想的愿望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与父母和祖父母辈相比,社会不平等程度更大。”

“因此,这是一个巨大的障碍,但与此同时,希望他们做好的期望并没有变。”

堪萨斯大学中国现代文学与文化副教授脊肖慧博士说,“丧文化”代表着“一种虚幻的乌托邦,让年轻人可以摆脱日常疲惫、充满焦虑的生活”。

肖博士告诉BBC,新冠大流行加剧了2021年中国观众的无力感,与利路修表现出的那种寻求放松的精神产生了共呜。

利路修的表情包在网上走红,表情包上有他演出时经常使用的短语,例如“我真的很累”、“我们何时下课”和“我想请假”,都变得风靡一时。

陈志伟博士说,利路修对于必须努力工作感厌倦,反映了许多年轻人面对中国臭名昭著的“996”工作文化时的挫败感,即一周工作六天,从早上九点工作到晚上九点。

他对BBC说:“这种被困无助的感觉,是许多年轻人的感受,他们工时很长,但即使心底里想却也无法辞职。”

节目一个转折点是利路修因平平无奇的表现而被评为F级,他回应说:“F代表自由(Freedom)。”

陈志伟博士说,利路修的说法立刻改变了一种看法,许多中国年轻人害怕取得不好的成绩,但现在这个不好的成绩讽刺地成了一种集体呼唤,反映大家想“从许多人面对的压力中获得解放的渴望”。


 

“如果你爱我,就不要支持我”

也许唯一讨厌利路修成为懒惰偶像的人是利路修自己。

在节目中他透过一段又一段视频恳求粉丝说:“如果你爱我,请不要支持我。”

两周前他终于实现愿望,松一口气,因为他在待了三个月的节目中,终于被投票踢走。

在那一集,他与其他参赛者一起在舞台上挥手,然后他赶紧冲向出口,制作人员紧追不舍。

不久之后,他的官方微博上弹出了一个新帖子,尽管不知道是他还是该节目的制片人所写的:“谢谢大家的支持,我终于可以下班了。”

自从离开节目以来,他一直保持低调,不太跟媒体讲话。他没有回应BBC的采访要求。

他拒绝告诉中国媒体下一步的打算,只是含糊地说:“我不想自由受到限制。”

但是,有迹象表明,他打算凭借新冒起的名声赚钱。上周末,他在自己的微博帐户上插入了一个手机游戏,并加上具有讽刺意味的标签:“在劳动节工作的利路修”,他与另一位游戏开发商达成了协议。

当然,中国新加冕的懒神目前似乎正在享受当之无愧的休息时光。

本周,他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自己躺在床上的照片,用英语,普通话和俄语混合:“终于可休息和放松”。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俄罗斯“懒虫”模特如何成为中国的“丧文化”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