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朝鲜“脱北者”到英国政坛选举新人的奇特历程

朴智贤(Jihyun Park 音译)和提摩西·曹(Timothy
Cho音译)在朝鲜忍饥挨饿、无家可归、并曾被投进监牢,他们逃了出来。现在两人都作为候选人参加本月的英国地方选举。他们告诉BBC为什么想成为有史以来率先在韩国以外的民主国家赢得选举的朝鲜叛逃者。

朴智贤和提摩西·曹向BBC讲述了他们大胆逃亡、到英国的艰难旅程,以及他们为什么想进入英国政界。

“不逃只有死路一条”

朴智贤和她的弟弟并肩站在边境旁,凝视着对面的中国。她认识到自己别无选择。父亲病得很重,叔父已经饿死。她觉得自己必须出逃,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那是1998年,苏联解体后朝鲜失去关键的援助,出现一场遍及全国的严重饥荒。饿死的朝鲜人总数不为外界所知,但估计高达300万。

但她的问题并没有随着她第一次叛逃而结束。

到中国后,朴智贤被人贩子以大约700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中国农民,被迫结婚。

人权组织说,许多朝鲜妇女像朴智贤一样被绑架后被强迫嫁给了中国男人。通常,她们被困在当地,因为如果被发现抓到,中国当局会把她们送回朝鲜。

奴隶般的囚禁生活

朴智贤与丈夫一家生活在一起,过着奴隶般的生活,她甚至与酗酒的丈夫生下了一个儿子。由于担心自己在中国的非法身份而被捕,她不得不将自己和儿子藏起来,以避免被送回朝鲜的风险。

然而,在中国过了五年悲惨的生活后,她还是被中国当局抓获,与儿子分开,并被驱逐回朝鲜。

尽管中国是1951年联合国难民公约的签署国,该公约禁止将难民送回他们面临迫害或酷刑风险的国家,但中国将朝鲜叛逃者视为非法移民,而不是难民。因此如果朝鲜人被抓获,中国会将他们强行遣返。

朴智贤说:“我在朝鲜和中国都遭受过家庭分离之苦,我知道那种痛苦的滋味”。

朴智贤2004年被送回朝鲜,被囚禁在一个强制劳动营,在那里她面对的是酷刑和迫害。

劳动营里恶劣的条件导致她的腿部出现严重的坏疽,由于无法做工、生命难保,她被释放了。

在一位好心的陌生人的帮助下,她恢复了健康,再次决定冒着生命危险越过边境前往中国。她急切地想看看自己留下的儿子。

于是,她第二次逃亡,终于见到了被家人疏于照顾的孩子。

“我知道自由的真正含义”

2005年,她与其他朝鲜叛逃者前往蒙古的一次计划以失败告终,但途中她遇到现在的丈夫。

他们在沙漠中忍饥挨饿多日之后返回北京,不敢见人躲躲藏藏,直到一位韩国牧师引导他们来到联合国。

2008年他们一家人终于获得了庇护并在英国定居。然而,面对包括语言障碍在内的许多困难,要适应新的生活并不容易。

“我在英格兰西北部的伯利(Bury)呆了13年。在这个社区生活,我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尽管我一句英语不会说,也从来没有受过歧视。当他们热情地对我说‘欢迎’时,我的眼泪流了下来。他们的这些话给了我很大的勇气。”

朴智贤以前在朝鲜是一名教师,她到英国后在曼彻斯特的一家韩国餐馆工作,并在成人学习中心学习英语。此后,她积极参加争取人权的活动,并开始帮助其他朝鲜叛逃者在英国定居。

2016年当她决定加入英国保守党时,有人质疑她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她说她最看重的是自由,而在她看来自由和家庭生活是保守党推崇的核心价值。

保守党选定朴智贤作为本月地方选举的候选人之一。

“作为一名候选人,我认为我的优势是对自由的切身体会。人们经常谈论自由,但我认为没有多少人知道它的真正含义。我曾在朝鲜和中国生活过,我知道自由的真正含义。自由就是知道我是谁,这是我最关心的价值。”

在乞讨中长大的孩子

33岁的提摩西·曹(Timothy
Cho)在朝鲜大饥荒期间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在朝鲜的街头流浪。2004年叛逃到中国之前,这个孤儿在街上游荡,居无定所食不果腹。

“我从小就与父母分开了。他们两人都是教师,我父亲在学校教历史。但他觉得教假历史很可耻,这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就这样,他们不得不逃离朝鲜,把我一个人留了下来。”

20世纪90年代朝鲜的灾难性饥荒中,许多人饿死了,曹努力找亲戚们帮忙总算没有饿死。

在流落街头多年后,他去了祖母家帮她干农活,但他很快意识到,他今后过正常生活的希望不大——他将永远被称为 “叛徒”的儿子。

“我发现由于我父亲的原因,我在朝鲜属于最被人看不起的群体。有一次,我哭着告诉我的老师,即使我的父亲是一个背叛者,也不意味着我也是。但他们不听。”

曹决定逃离朝鲜,这是一个非常痛苦决定,因为没有回头的余地和希望。当时只有十几岁的他设法越过了中国边境,但他对前面的情况一无所知。

在试图穿越蒙古边境时,他被警察抓获,被遣返回朝鲜并被监禁。这将给他留下一个很难抚平的创伤。

曹说:“最可怕的事情是听到监狱里的尖叫声。被打死比饿死更令人恐惧。这种心理创伤持续了很久——甚至在我定居英国之后,还是经常在晚上醒来不知道自己人在哪里。我觉得我可以听到那些被毒打的人的尖叫声。”

他从监狱中活了下来,并再次去到中国,但第二次被抓。

然而,外国媒体报道了包括他在内的等待强制遣返的朝鲜叛逃者的故事,中国当局被说服不把他们送回朝鲜。

他说:“我除了祈祷什么也做不了。我仍然认为这样的结果是一个奇迹。”

“我想代表邻居们走出去工作”

2008年,曹被英国接收为难民,找到了新的生活。与朴智贤一样,他在适应新社会的过程中遇到了困难。在等待学校注册时,曹加入了一个帮助无家可归者的志愿者团体。

“那是我第一次学习英语,与那些与我处境相同的无家可归者生活在一起。”

然后他开始学习政治,并在利物浦大学获得了国际关系和安全的硕士学位。完成学位后,他于2018年作为英国议会议员的助手进入政界。他目前担任
“各党派议会朝鲜问题小组”的调查员。

曹说:“在研究政治和社会结构时,我看到了朝鲜半岛的痛苦。我理解了政治和意识形态因素,例如为什么它被一分为二,为什么南方成为一个民主国家,而北方仍然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

在政治领域工作,曹对挨家挨户走街串巷拜访选民拉选票的做法非常着迷。今年,曹开始为自己拉票,因为他被提名为保守党在英格兰北部的一个地区议会席位的候选人。

“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社区的仆人,为社区里的人服务’。在英国,一个地方的政治家就是一个信使。我想代表我的邻居们走出去工作。”

无论这次选举结果如何,曹打算继续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帮助朝鲜人民。他认为,他的使命就是致力于为朝鲜半岛带来和平,而学习政治是他实现这一目标培养能力的途径之一。

曹说:“我从小就没有家庭。因此,我长大后不知道自己是谁。我认为,一个健康的社区始于一个健康的家庭,而一个健康的社区会造就一个强大的国家。”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从朝鲜“脱北者”到英国政坛选举新人的奇特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