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彩妆野蛮生长:声称是玩具,成分却与成人化妆品无差

▲ 一款在电商平台上销量较高的“儿童彩妆”,在公主马车的塑料玩具外壳内,装有口红、眼影、粉饼、唇彩等化妆品。(南方周末记者 崔慧莹/图)

全文共4318字,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

  • 在电商平台上,儿童化妆品套盒销量靠前的商铺有不少显示为玩具旗舰店。很多所谓的“儿童彩妆”并未进行化妆品备案,声称是装扮玩具,但原料成分和使用配方与成人化妆品几乎毫无差别。

  • 与成人相比,儿童皮肤娇嫩,防御屏障功能弱,对外界的刺激和伤害也较为敏感,因此儿童最好不要用成人化妆品。若确需使用,应仔细阅读说明书、成分表等,并做局部测试,没有异常情况方可使用。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崔慧莹
责任编辑 | 马肃平
几乎每个80、90后的童年相册里都有这样一张演出照片,无论穿着什么造型的衣服,眉心一定有一颗风靡全国的小红点。这个或用口红涂出,或用贴纸黏上的装饰,是当之无愧的互联网史前时代“儿童美妆”爆款。
近几年来,伴随着人们对美颜的追求,理应“天然去雕饰”的娃娃们也越来越关注化妆品——美妆产品日益凸显出低龄化趋势,市面上有大量以卡通、童话为IP设计的儿童彩妆盒、化妆手提箱热销。
这些将闪烁着晶晶亮片的口红唇彩、眼影盘、粉饼、指甲油等化妆品“打包”销售的产品,大多自称“儿童专用化妆品”“专为儿童设计”,但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有不少产品并未进行化妆品备案,仅属于“过家家”玩具。
“细看这些产品的成分表,其实有很多高风险的致敏性物质,彩妆类的化妆品也更容易出现重金属超标等问题,并不推荐儿童长期使用。”工作在广东省的资深化妆品研发工程师陆皓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年轻妈妈们应擦亮双眼,不要把颜值焦虑传递到下一代身上。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2021年2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展开针对儿童化妆品的专项治理行动,重点查处违法添加激素、无批准文号化妆品、三无化妆品等违法行为。亦有电商平台因儿童玩具店销售儿童彩妆被药监部门约谈。
从山西、青海、南京等省市已发布的儿童化妆品专项检查通知及行动安排来看,为治理“儿童化妆品”的市场乱象,一场从严要求的监管风暴,正陆续在全国各地展开。
1

儿童化妆品,多数无资质

 
“你看,这是爱莎公主的马车!”欣欣在炫耀自己的“宝贝”化妆盒时,总会推着这个橄榄球大小、带四个轮子的塑料盒在桌上咕噜咕噜地跑。
欣欣今年8岁,刚开始爱美的年纪,每次看到化了妆的漂亮小姐姐,总会凑过去细瞧人家的眉毛口红或珠光眼影,甚至用手去摸。如何拒绝撒娇耍赖也要化妆的女儿,成了90后“辣妈”李靳君经常要面对的难题。
“实在禁不住她软磨硬泡。”李靳君说,大概在一年之前,欣欣看到同学有属于自己的儿童化妆品套盒,非常羡慕,回家后吵着闹着要爸妈买。作为生日礼物,李靳君满足了女儿的愿望。
2021年4月28日,南方周末记者在京东网上购物商城搜索儿童彩妆,发现有2.4万余件相关产品,以“儿童彩妆盒”或“儿童彩妆玩具”为关键词的相关产品也有1.5万余件,有27件单品的消费者评论数超过5万,均将口红、指甲油等化妆品装入塑料模具后整体销售,价格在39-255元不等。在拼多多、淘宝网、小红书等电商平台上,类似的产品也为数不少。
多年前在日韩、欧美等国家出现的场景——化妆的低龄化趋势正在国内上演。南方周末记者在小红书上发现,与儿童彩妆相关的笔记已有超过1万篇,不仅有美国的Claire’s、英国的Miss Nella、韩国的Diel等一批专业面向儿童的化妆品品牌,通过跨境电商或海外代购在国内打响知名度,还有红色小象、莱索兔、雅儿童乐、捷雅妮等多个儿童彩妆品牌正在崛起。
南方周末记者发现,几乎所有儿童彩妆品牌都没有专门的线下专卖店,但在各大电商平台、连锁超市、儿童玩具店内均有销售。
据跨境电商考拉海购发布的数据,2020年儿童彩妆消费同比2019年增长了300%,85后的妈妈最爱给孩子买儿童彩妆。河北、山东、四川三个地区的销量已经超越北上广,成了儿童彩妆的前沿消费地区。
但不为消费者所知的是,很多被打包成套出售的儿童化妆品,实际是以“儿童玩具”之名进入市场的。
欣欣的“宝贝”化妆盒——“××系列华丽化妆车”,内含4色眼影、4色腮红、2色唇彩、5条毛刷等,但外包装上并未出现“儿童化妆品”或“儿童彩妆”字样。根据产品合格证信息,该产品名称为儿童装扮套装玩具,材质组成为塑胶。
一款儿童彩妆盒,商品介绍处写着“执行国家标准GB6675.1-2014、GB6675.2-2014、GB6675.3-2014、GB6675.4-2014”,乍看之下非常靠谱,但实际上这是玩具安全的国家标准,与化妆品没有任何关系。
有电商平台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会查看经营者的营业执照和宣传内容——一家玩具店出售“过家家”玩具是合规的,至于化妆道具的装扮对象,到底是布偶娃娃还是儿童自己,平台也说不好。
2

以“玩具”之名规避监管

 
南方周末记者发现,此类所谓的“儿童彩妆”大多产自同一地区——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这座面积仅367平方公里的玩具之城,2018年玩具礼品产业产值达546亿元。在业界素有“世界玩具看中国,中国玩具看广东,广东玩具看澄海”的说法。
在这里,可以找到包括设计研发、模具制作、生产加工、印刷包装、展览贸易、货物运输等完整的产业链。中国小朋友最熟悉的喜羊羊、超级飞侠,都是澄海玩具企业的IP。
定价上百元的所谓“儿童彩妆”大多出自化妆品代工厂之手,占据着下沉市场。甚至有一些小作坊生产的三无产品,以十元左右的低价在线上及线下渠道销售。
“以儿童玩具之名销售儿童化妆品,想出这种办法的企业实在太聪明了。”提供化妆品备案指导服务的北京天健华成国际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化妆品注册部一位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
根据我国《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儿童化妆品指供年龄在12岁以下(含12岁)儿童使用的化妆品。所有明示适用于儿童的化妆品,均应按照要求申报。未明示适用于儿童的化妆品,其产品包装不得以图案或其他形式显示或暗示为儿童化妆品。
前述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将儿童化妆品打包成“过家家”玩具进行销售,确实可能规避国家对化妆品行业的监管。
由于儿童皮肤对外界刺激的易感性更强,儿童化妆品的要求比一般化妆品更严格。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版)规定,在原料、配方、生产过程、使用方式和质量安全控制等方面,除了满足正常的化妆品安全性要求外,还应满足相关的特定要求,以保证产品的安全性。
以往,通过备案的儿童化妆品多为供儿童使用的沐浴露、保湿乳霜、痱子粉等,彩妆类的产品很难拿到批文。
为避开儿童化妆品的严格监管,这些以化妆舞鞋、化妆车、闪亮手提盒为名称的产品,大多未经化妆品备案或按普通成人用化妆品进行备案。其产品标示的原料成分、使用的配方和生产工艺与成人产品无异,并非大批品牌宣称的所谓“专为儿童设计”。
伴随着人们对美颜的追求,理应“天然去雕饰”的娃娃们也越来越关注化妆品。图为参加演出的小朋友正在化妆。(IC photo/图)
3

安全隐患重重

 
对化妆盒里的可撕拉指甲油、果冻唇彩、珠光眼影等美妆产品,欣欣都能如数家珍地熟练描述及使用。但孩子的清洁意识较差,李靳君介绍,在一个比小指尖更纤细的化妆刷上,已经沾了不少蓝紫色眼影,因为不防尘密封,刷头跟粉饼上也落了一层灰尘。
李靳君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她其实并不反对孩子化妆,但担心孩子是否能在洗脸时把化妆品洗干净,化妆品原料是否安全无刺激,如何避免孩子误吞或误服这些化妆品。
南方周末记者在亲身体验后发现,尽管众多儿童化妆品都自称水溶性配方,无需卸妆油即可用清水洗净,但实际洁面后仍会有部分极细闪的粉末残留在皮肤上,用湿纸巾或毛巾擦拭后才能洗净。
更难以甄别的问题是,这些所谓“儿童化妆品”使用的化学成分是否足够安全。
一项由美国非营利组织BCPP开展的针对187种儿童化妆品的调查研究中,给出了12种安全风险极高的常见物质,包括二苯酮、防腐剂丁基羟基甲苯(BHT)、化学香料苯乙烯(Styrene)、香精和滑石粉等。
在南方周末记者查阅的几十款儿童彩妆套盒的成分表中,无一例外都发现了滑石粉的身影。陆皓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滑石粉是腮红、眼影、粉底液等许多化妆品常用的填充物。柔软的矿物质可以使化妆品更易涂抹,还可以吸收油脂,令妆面更丝滑、清透。
而在滑石粉原料中,经常相伴而生的石棉杂质,则是世卫组织公布的1类致癌物,可能导致肺癌、喉癌和卵巢癌等多种疾病,难免令人心生恐惧。
陆皓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滑石粉是天然的滑石矿磨成的,但有的地区石头里就含有石棉。而我国在《化妆品用滑石粉原料要求》中有明确标准:滑石粉中不得检出石棉。在化妆品中也不得检出石棉。
2019年3月,美国FDA在知名青少年化妆品公司Claire’s的化妆品样品中,检测出石棉,要求禁止使用涉事化妆品,而该公司在2018-2019年已累计召回20款被发现有石棉成分的产品。2017年11月初,亦有一批在中国制造的化妆品因为含石棉成分在美国被召回,包括品牌名为Tween Brands的腮红刷、5色眼影等。
2020年底,福建省药监局发布《2020年儿童化妆品生产企业专项检查公告》,包括知名儿童化妆品企业青蛙王子在内的26家儿童化妆品生产企业被点名,原因包括企业批生产记录不完整、原料与生产车间管理制度落地不到位、产品未按儿童标准备案且宣传防蚊功效等。
此前,化妆品专家阎世翔就曾指出,化妆品对儿童的皮肤刺激较大,更大的危害在于化妆品可能含有的重金属和有毒物质,给儿童的健康带来风险。与成人相比,儿童皮肤娇嫩,皮脂腺尚未成熟,皮脂分泌量少,防御屏障功能弱,对外界的刺激和伤害也较为敏感,因此儿童最好不要用成人化妆品。若确需使用,用前应仔细阅读说明书、成分表等,并做局部测试,没有异常情况方可使用。
4

多地出手整治

 
尽管与一般化妆品相比,儿童化妆品在生产各方面的要求更高,但法规体系仍比较空白。
首个针对儿童化妆品的国家级规范《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提到,“儿童化妆品应最大限度地减少配方原料的种类,尽量少用或不用香精、着色剂、防腐剂及表面活性剂等”,不仅表述较为模糊,在实际执行中被厂家进一步打折扣——“尽量少用”,并无强制的限量要求。
近年来,随着儿童化妆品尤其是彩妆产品越来越普及,国家相关部门对儿童化妆品的管理有望进一步完善。
2021年3月4日,国家药监局在发布的《化妆品注册备案资料规范》中就明确,宣称为婴幼儿、儿童使用的产品,应同时提交毒理学试验报告和产品安全评估报告。在提供化妆品备案检验报告服务的广州海关技术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对于企业而言意味着耗费更久时间、上万元甚至更高的花费。以往,完成一项非特殊化妆品备案时必须要做的5项微生物和4种重金属的检测(俗称非特9项),仅需几百元。
2020年4月,国家药监局在发布的《化妆品安全评估技术导则》中也特别提出,在进行儿童化妆品评估时,在危害识别、暴露量计算等方面应结合儿童生理特点。
从生产企业到经营单位,各地方监管部门针对儿童化妆品的专项检查也已经拉开大网。2020年3月底,辽宁省药监局已启动针对儿童化妆品的专项检查,时间将持续至9月。此外,安徽、四川、山西等多地也开始对儿童化妆品市场进行监管整顿。
按照计划,从2021年5月1日起,我国首部专门针对化妆品注册备案管理的部门规章《化妆品注册备案管理办法》就将正式施行,南方周末记者在信息平台上查询发现,有一批曾经以儿童玩具为名的儿童彩妆盒产品,在2020-2021年间密集地申报备案“上户口”。
(文中陆皓、李靳君为化名)
其他人都在看:
南方周末
在这里,读懂中国 infzm.com
3082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儿童彩妆野蛮生长:声称是玩具,成分却与成人化妆品无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