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什么放弃新冠疫苗专利?背后的考量很复杂

5月6日,拜登政府做出重大决定:支持豁免新冠疫苗的专利,一石激起千层浪。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在一份声明中写道:“新冠疫情是一场全球卫生危机,需要采取非常措施。美方将积极参与世贸组织举行的相关文本谈判以促成上述目标,但“谈判需要时间”。

豁免提议意味着其他制药企业都能够生产仿制疫苗,而不必担心专利侵权诉讼。短期来看理论上或许能提高新冠疫苗的供应量。

受此消息影响,研发新冠疫苗的厂商股价当天应声下跌:Vaxart收跌近16%、OCGN收跌12.79%、Moderna收跌6.19%、BioNTech收跌3.45%。

然而,在决定之后,而疫苗厂商并未明确表态。此前,美国政府一直面临国内外有关豁免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的呼声,此次迫于压力转变态度,也招致疫苗研发企业的不满。

美国药物研究机构和制药厂商协会当天发表声明说,此举将进一步削弱承压的供应链,促进“假冒疫苗”的扩散,同时无法真正解决实现更多疫苗接种的挑战,包括“最后一英里的分配和有限的原材料供应”。

一些公共卫生专家指出,知识产权规则只是全球疫苗生产的瓶颈之一,如何帮助发展中国家提高生产能力、将相关专利技术转化成疫苗制造新增产能同样面临挑战。

印度、南非逼宫美欧

美国提出支持豁免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源于印度和南非提案。

4月,印度总理莫迪与拜登讨论解除冠状病毒疫苗的专利保护的问题。而印度和南非联手提交的一份新冠疫苗专利豁免提案,将此事推到了台面上。

在近期于WTO召开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理事会上,印度和南非提交了一份要求暂时放弃某些TRIPS义务(包括专利、版权以及工业品外观设计等)条款的有时限豁免提案,这份提案并得到了肯尼亚和斯瓦蒂尼等60个发展中国家的共同支持。

这份提议的核心要求是向WTO方面建议,“尽早”免除所有WTO成员方的义务,这样他们就不必在涉及新冠大流行的“预防,遏制或治疗”方面执行TRIPS协议的某些规定。不过在会议上,以欧盟和美国为代表的发达成员方纷纷反对这项豁免,并质疑其适用性和有效性。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则在社交媒体上表示:“WHO欢迎南非和印度最近向WTO提出的放宽有关新冠肺炎疫苗、治疗和测试的国际和知识产权协议,以便以可承受的价格向所有人提供治疗工具。”

随后,5月3日,谭德赛和英国前首相布朗一起共同呼吁暂时豁免新冠疫苗知识产权。谭德塞表示,如果要为大多数成年人接种疫苗以实现群体免疫,需要的疫苗将大大超过现有数量;为提高疫苗产量,暂时豁免疫苗知识产权非常重要,而这并不是一个“慈善问题”。

提案的背后,是印度等地日益严峻的疫情,以及该地区疫苗的低接种率。目前,印度每天的新增确诊超过了30万人,已经成为世界疫情的“震中”,并引领全球疫情走向另一个高峰。此外,印度疫苗的接种率依然不到2%,不及美国的十五分之一。

美国为何爽快答应

拜登政府爽快答应的背后,其实有着各方因素共同作用。

首先,美国并不缺少疫苗。目前,全球接种疫苗总剂次已超过10亿,其中主要以中国、美国、英国等高收入和强研发能力的国家为主,比如说美国已接种剂次已超过1.4亿,比例逼近50%。

其次,正是因为美国和欧盟的“疫苗民族主义”,间接导致了部分贫穷国家的疫情又一轮爆发。

在高接种率的背后,发达国家利用其市场力量预先购买了疫苗的使用权,部分地区还存在多买和囤积疫苗的现象。对于这种现象,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Terry
Fisher将其称为“疫苗民族主义”。

比如,美国政府曾承诺将为全世界供给疫苗,然而其实际行动却仍在践行“美国优先”原则,甚至表示只有当全体美国人都接种了疫苗才会开始帮助其他国家。直到最近,迫于舆论压力,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日前才表态说,美国将在今后几周内与其他国家“分享”60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

值得注意的是,几个月来,传染病专家一直警告称,允许病毒在任何国家无限制地传播和变异,都会对全世界构成威胁,因为出现的变种可能会对现有疫苗产生抗药性。

并且,若疫情继续在印度等主要经济体蔓延,并会对全球供应链的阻断,将继续重创全球经济。

放弃专利,真的有用吗?

在美国放弃新冠疫苗专利后,多数人大声叫好,但是豁免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真的有助于新冠疫苗的普及吗?

业内人士指出,取消知识产权保护将无助于提高疫苗生产,因为原材料和疫苗生产权也是主要的障碍。

辉瑞公司发言人Sharon
Castillo表示,该公司的疫苗需要来自19个国家的86个供应商的280个部件,以及高度专业化的设备和人员。她表示,认为知识产权的豁免会促进疫苗供应迅速上升是不现实的。

比如,在疫情重灾区印度,尽管该国是全球最大的疫苗生产商,印度的血清学研究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疫苗制造商,但印度却不是疫苗研发强国,依靠“仿制”行走江湖,整个疫苗产业链上游基本由欧美企业控制,没有独立的技术、设备、材料等,即便拥有专利也无法立马生产疫苗。同时,印度目前还陷入了疫苗生产所需的原料瓶颈。

东兴证券认为,制约当前全球疫苗供应短缺主要是瓶颈仍是产能,对于向WTO提出该议案的印度,已经有腺病毒载体疫苗的授权,但由于美国的限制出口,仍缺少相关生产物资,仿制生产mRNA疫苗也将面临同样的问题,而且关键工艺并不公开,仿制的过程时间不确定。

海通医药余文心也认为,️mRNA疫苗的核心壁垒之一在于递送系统,即使此次专利放弃最终实现,也只会是对mRNA序列专利的放弃,影响有限。此外,mRNA生产技术仍具有壁垒,短期内难以被其他药企完全掌握。

当然,对许多国家来说,放开专利限制,总会比不放开限制要强。并且,有制药公司表示,通过培训技术人员、企业联合、采购稀有原料和加强质量检查,生产能力或许会在未来解决。

此前,根据麦肯锡2020年7月的报告,制造商通常需要18到30个月才能适应制造苗所需的技术。但专利豁免后这个时间可以压缩到只有六个月。

不过,美国放弃专利,也面临一个现实中的艰难困境。余文心认为,此决定只是登政府的暂时表态,仍需要国会通过,但在国会中可能会受到药企以及反对议员的阻力。

放开专利,疫苗研发的灾难?

即便部分发展中国家在呼吁,拜登政府也落实了专利豁免,但对于医药行业来讲,其高研发周期、高投入和高失败率的特性,意味着要想做到创新的可持续,就必须保护好专利。

此前,美国、英国和欧洲的制药商和政府强烈反对豁免疫苗专利权,他们认为不论是否有给予药企任何补偿,削减公司的回报就不利于创新。

疫苗开发公司Vaxine的技术领导者Nikolai
Petrovsky也表示,保护知识产权有助于使疫苗研究在经济上可行,控制专利的原因是为了奖励人们开发新技术所付出的努力。

他同时表示:“如果我们投入20年的努力和金钱,研发一种新疫苗,但这种疫苗所有人都可以获益,那将是不公平的,并且模仿者可能将我们赶出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国泰君安认为,英美疫苗厂商可能会因此损失巨额利润,甚至无法弥补前期高昂的研发投入。

即便如此,谭德塞指出,疫苗制造商仍会获得补偿。他认为暂时放弃专利并不意味着研发者就失去获利机会。就如艾滋病危机或战争时期,药企制造的产品将获得专利费。

而La Trobe大学公共卫生副教授Deborah
Gleeson也表示,专利使疫苗开发公司能够保持经济上可行的想法不一定是正确的,在疫情下这种逻辑并不成立,因为新冠疫苗研发公司已经在政府那里获得了大量资金支持。去年下半年,有机构估计,新冠疫苗研究的六个项目在疫情期间已获得了120亿美元的公共资金。

因此,疫苗知识产权豁免本身就涉及到底是“道德绑架”还是“慈善事业”的双重博弈。但无论如何,维持好疫苗创新的激励和疫情下的人道主义,是当今全球各国政府面临的一大难题。

未来会如何?

对于美国的新冠疫苗豁免将如何发酵,国泰君安覃汉从三个维度分析了该事件后续的各种可能性。

首先,豁免疫苗知识产权面临重重阻碍。

目前各国政府和卫生专家提出了两套解决方案:一种是搭建专利许可交易平台,新建共享技术、知识产权、数据的“专利池”;一种是疫情期间暂停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

但这两种方案都遭到疫苗生产商的强烈反对,拜登政府将要面对来自共和党和医药界的双重游说,美国疫苗厂商多为私企,要求其豁免专利本身就是在挑战知识产权权威,药企巨额沉没成本由谁承担?为研发疫苗所做的努力该如何弥补?因此疫苗专利豁免能否落地、何时落地、如何落地,还有诸多不确定因素。

其次,专利豁免后全球疫苗产能提高仍需时日。

虽然豁免后全球其他国家可以快速生产仿制疫苗,但疫苗生产线和供应链搭建仍需要克服时间和技术上的考验,豁免专利并不意味着任何制药企业都有技术和能力立即投入生产mRNA疫苗。

因此,即便放开知识产权,全球疫苗产能的提高仍是长周期的事情。

最后,专利豁免可能加速全球货币宽松退出预期。

专利豁免对资本市场的影响是双面的,全民免疫预期加强,将提高资本市场风险偏好,但短期内可能加速全球紧缩进程,例如,巴西疫情依然严峻,但通胀抬头、物价飞涨,导致巴西央行年内二次加息,5月5日将基准利率提高75个基点至3.5%,在疫情严峻+疫苗产能提高仍需时日+货币被迫收水的冲击下,专利豁免对疫情重灾区可能意味着股债双杀。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美国为什么放弃新冠疫苗专利?背后的考量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