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向晨出任WTO副总干事 美中继续角力国际组织

世界贸易组织(WTO)任命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张向晨为副总干事,这也是这个组织自2013年以来
任命的第二位中国籍副总干事。在四位新任副总干事中,还有美国籍的艾拉德(Angela
Ellard),美中各占一人,也反映双方在国际组织中的持续角力。而中国融入国际体系,是更好的维护了规则的运行,还是让国际组织变得中国化?这是国际社会最大的担忧。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让许多联合国机构不少议事日程都慢了下来,但中国确保WTO像其它国际组织一样有自己人的努力一刻都没放松过。

张向晨是继前WTO副总干事易小准之后第二位中国籍的WTO高管,两人都是中国长年在国际经贸体系与谈判中培养出的官员。

中国籍人士二度担任WTO要职,在美国前驻WTO大使习达难(Dennis
Shea)眼中,反映了中国作为世界最大出口国的地位,并非不寻常,但于公于私,他对张向晨有不同的评价。

“就个人层面来说,我们的关系算是一直蛮友善的,尽管我们的看法有很多分歧;在公共领域里,我会说,张大使对中国而言是派驻WTO的有力人选。在WTO亟需有意义的改革时,中国反对所有的提案,也反对美国提出的改革议程。”习达难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张向晨其人

2018年,美国对中国制产品祭出关税而启动美中贸易战;美中在国际组织上的角力,也因美国拒绝WTO上诉机构(Appellate
Body)的法官任命,习达难和张向晨在日内瓦曾激烈交锋。

张向晨当时指责美国否决WTO上诉机构的新法官任命,让争端解决机制瘫痪,也批评美国对中国祭出的301关税制裁,是“单边主义怪兽”在肆虐。

习达难则反驳,美国是“全世界最开放且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之一”,实行全球最低关税,也否认美国的做法是“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而美国对WTO的功能有担忧,WTO改革势在必行。

但当时美国拒绝委派上诉法官的做法,也让美国独自面对各国责难,包括欧洲联盟与日本都表示关切,形同和张向晨站在同一阵线。

张向晨1992年就参与中国入世谈判,在当时的中国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带领下,深度参与谈判工作,也深知WTO的“共识决原则”,导致达成决议旷日废时。美国认为,这是对中国有利。

另一方面,中国外交官员在谈判桌上坚持底线原则的强势态度,也同样在张向晨身上展露无遗。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主政时期,一度扬言美国要退出WTO,因为WTO对美国不公平,让中国加入WTO是严重错误,而时任中国驻WTO大使的张向晨则多次主动出击,去年曾数次在华盛顿主办的研讨会上说: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不能接受‘世贸组织陷入危机是中国的错’这样的叙述。”

举世无双    UN机构领导班子的众多中国面孔

中国官方从国家主席习近平到外交部长王毅都曾说过拒绝“脱钩”与冷战思维,习近平更曾指出,“中国绝不走历史回头路,不谋求‘脱钩’,或是搞排他的‘小圈子’。

但习达难说,中国不想离开UN或是WTO这样的多边体系大圈子,坚决与国际社会挂勾,享受全球化的好处,但不遵守承诺却不用付出代价,对中国而言,这是性价比非常高的投资;对WTO来说,却是重创声誉。

“WTO作为成立二十五年的国际组织,你有一个重要成员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与其他成员国相较,它基本上是遵循一套不一样的规则,作为一个不透明、非市场的经济体,不遵循规则也没有后果,这就是WTO的最大挑战与问题所在。”习达难告诉记者。

习达难在担任美国驻WTO大使前,是国会辖下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主席。

这个委员会在2020年度报告中就整理出,在联合国现有的十五个专门机构与组织中,有四个是由中国籍的代表担任机构的最高领导职务,其他各国公民担任联合国辖下机构要职的数量,都只有一个。

目前由中国人担任最高主管职务的联合国辖下机构包括了国际电信联盟(ITU)的总干事赵厚麟、国际民航组织(ICAO)总干事柳芳、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总干事李勇以及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总干事屈冬玉。

尽管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作为所谓“发展中国家”,中国缴纳的联合国会费远远低于美国。根据联合国资料,2018年,中国向联合国系统出资十三亿美元,远低于美国每年承诺提供的一百亿美元。

中国在外交舞台上日渐扩大的影响力,随着美中关系走向竞争多、合作少的局面,两国在国际舞台的对抗升高,也难以避免。

《华盛顿邮报》前北京分社社长潘文(John
Pomfret)就形容,“北京现在有一种自认是胜利者的观点,中国已经不觉得自己有必要和美国合作,不论是在中国的国内政策、经济政策或是国际事务上。”

WTO改革前景黯淡

美国去年就和欧盟与日本推动要在WTO更新全球贸易规范,限制成员经济体的“补贴”作为,并且修正中国在WTO架构下享有的发展中国家优惠待遇。

对此,新上任的WTO总干事伊韦阿拉(Ngozi
Okonjo-Iweala)已公开表示,“WTO的改革要避免让中国感到自己成为被大国针对的目标,这样中国可能会更有意愿配合。”

在开放市场方面,外界对中国入世后却没有兑现承诺多有批评,就更不要说中国多次违反WTO规则,对贸易伙伴动辄片面实行制裁,例如近期对澳大利亚,以及过去对韩国与日本的制裁。

然而,中国作为不善尽责任的国际贸易参与者,伊韦阿拉仍坚持展现“不针对”且“说好话”的耐心。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加速中国经济改革,遵守当年入世时在市场准入上许下的承诺,成了缘木求鱼。

伊韦阿拉5月4日宣布四名副秘书长人选,除了张向晨与来自美国的艾拉德(Angela Ellard),还有法国的波冈(Jean-Marie
Paugam)与哥斯达黎加的龚萨雷兹( Anabel Gonzalez)。

该拿中国怎么办?

要怎么避免中国主导国际贸易规则?前美国贸易副代表柯特勒(Wendy
Cutler)就说,美国应该对中国想要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表示担忧。

“谁晓得呢,中国已经表达他们感兴趣,虽然大家都认为中国还没准备好,但我不认为这是故事的结局。”柯特勒在华盛顿国际贸易协会(WITA)的一场线上活动上说。

为了加入国际组织,中国不怕做出承诺,等到外界批评承诺“说多做少”时,再解释国情不同,这是美国引领中国入世得到的教训。

也难怪主导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的日本仍寄望于美国参加,首相菅义伟更含蓄地说,日本会审慎考虑中国表达的意愿,但这个协定对中国而言,门槛相当高。如果还让中国在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上使出同样招数,世界将是连错两次。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张向晨出任WTO副总干事 美中继续角力国际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