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珍航空2020年因疫情亏损31亿澳元

维珍2020年的亏损增加了10倍,航班数量仅为此前水平的4.2%。

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一年里,维珍航空亏损了31亿澳元,在此期间,疫情导致航班停飞,这家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公司陷入自愿破产管理。

这个庞大的数字——几乎是该航空公司前一年3.15亿澳元亏损的10倍——是该公司连续第九个年度亏损。

维珍向ASIC (Australian Securities and Investments Commission,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提交的文件显示了疫情对航空公司的重大影响,航班数量下降至仅为此前水平的4.2%。

收入减少了22%,即13亿澳元 ,联邦政府的援助总额为1.658亿澳元,维珍获得的援助为5.5亿澳元。

政府向维珍支付的款项包括8050万澳元的JobKeeper员工工资补贴,5500万澳元的航空费用减免,以及约3000万澳元的国内航班补贴,以及国际遣返和货运服务补贴。

财报强调了未来预订减少和Velocity常旅客项目收入减少带来的代价高昂的影响,部分原因是COVID-19和行政管理导致赎回活动激增。

维珍航空2020年因疫情亏损31亿澳元

今年4月,该公司任命德勤(Deloitte)出售当时的公开上市公司维珍哈昂空。该航空公司后来以35亿澳元的价格出售给了私募公司贝恩资本(Bain Capital)。

该航空公司已裁员约3000人,其新任首席执行官、捷星前老板杰恩•赫德利卡(Jayne Hrdlicka)不排除在剩余的6000个职位中裁员更多。

该航空公司的波音737飞机数量降至58架,未来几个月还将租赁另外10架。

财报显示,6月30日,维珍的负债比其资产多78亿澳元,而前一年仅略高于10亿澳元,这主要是由于管理下报告要求发生了变化。

作为与昆州政府达成的协议的一部分,维珍获得了昆州投资公司(Queensland Investments Corporation)提供的1.25亿澳元无担保债务安排。

自去年11月脱离管理以来,维珍已转向以中小企业和高端休闲客户为目标的中端市场战略。

随着各国政府实施和/或放松限制以遏制病毒的传播,COVID-19继续影响经济状况和航空业的运营。

如今,维珍是一家未上市公司,其董事会主要由贝恩资本(Bain Capital)的高管组成,除了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维珍集团(Virgin Group)代表沃里克•内格斯(Warwick Negus)外。

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全球消费者和零售主管瑞恩•科顿(Ryan Cotton)担任董事长,他此前曾在波士顿红袜队(Boston Red Sox)的棒球运营部门工作。

除赫尔迪利卡外,报告中列出的这些董事的简短履历中,没有一个提到他们以前有过航空或航空公司的工作经验。

周二晚些时候,维珍航空的一名女发言人表示,2020年财报显示了该公司处于中期管理时期的财务状况。

自从维珍澳大利亚航空(Virgin Australia)脱离管理层,拥有新的所有者和强大的财务把昂朱以来,其资产负债表要强健得多,最近澳大利亚人重返领空的需求激增,上个月我们宣布将再租赁10架波音737-800飞机,招聘370名新的空乘人员。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维珍航空2020年因疫情亏损31亿澳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