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剧本杀:月入百万暴利,大批关店血本无归

经过一晚上的思想斗争,小军还是决定放弃老家托关系给他安排的稳定工作,去北京开一家自己的剧本杀店。

25 万创业资金,小军和两个朋友走进了属于自己的 ” 剧本 “。

” 我玩过很多店,但总是感觉差点意思。进入这一行,就是来告诉玩家,什么是好的 DM(剧本杀主持人),什么是好的剧本杀店
“,小军说。

五年前,《明星大侦探》横空出世,开播月余,全网总播放量超 3
亿次,口碑收视双飞,带火了剧本杀行业。两年来,剧本杀市场早已达到百亿规模,截至 2020 年底,线下实体店已经突破 30000
家,上下游产业链日臻完善,辐射上亿人群。

越来越多的玩家争相入局,” 在北京玩一次盒装本就要近 200 元,更别说玩一次实景剧本杀,最低也得 400
元。”
阿瓒起初只是一名普通的剧本杀爱好者,每月花在剧本杀里的就有上千块钱,可这样的开销仍让他乐此不疲,开剧本杀店的念头逐渐在他脑海中萌芽。

在他眼里,剧本杀无疑是个暴利行业,他没有多想,只觉得租个场地找上几个朋友开一家店,一个剧本只要花一笔钱买下就可以反复开台。他计算着,一家店至少
5 桌,每桌至少 6 位玩家,每天翻台 2 次,每天近 2 万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年入百万不是梦。

然而,从前期的店面选址、人员培训,日常的客流维系,再到后期复购保障、客情维护,没有一样可以给予初入行业的商家,在如日中天的剧本杀大浪淘沙中一次试错机会。

从诞生到野蛮生长,有人入局赚了上亿,有人遗憾离场背负几十万债务。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剧本杀行业已经显现出明显的马太效应。

” 人间一日游 ” 的暴利生意:

一个剧本 600 万,疯抢剧本大打出手

” 我每天上班已经很累了,只有这几个小时里可以完全不用回任何人消息,活一次别人的人生。”

一位玩了 20 多场的剧本杀狂热爱好者,几乎每周都会去店里玩本,戏谑自己快成半个店员了。用 2-4
个小时的时间完全沉浸在别人的故事中,不为社交,只为能在情感本里放肆哭一场,或者借着恐怖本大喊几嗓子。

同时具备社交与解压属性的剧本杀,在年轻人群体中备受欢迎,线下门店遍地开花。头部玩家叁千世界自 2017 月 6
成都开业以来,仅用 9 个月的时间就成立了自己的发行工作室,签约作者突破 90 人,合作商家 540 家,全国授权加盟 148 家,获
600 万天使轮投资。

快速扩张的背后,既有不断增长的市场体量,也有完善的产业链支持。剧本杀核心竞争力在于内容,而剧本杀创作者就是整个流程中的第一环,也承担着最重要的角色。

” 网文发一章被封一章,我真的写不下去了
“,肖月是名网文作者。最近平台监管严了起来,最新章节怎么改都发不出去,看着已经写了几百字的小说和网友们的催更留言,深深的无力感让肖月透不过气。

” 听说《孤城》那个本,卖出去 1.2 万本,我按一个本售价 500 算了一下,大概是 600
万元,那个作者和平台五五分润,一个人狂赚 300
万。这可比网文赚得多多了,而且听说《孤城》作者一个月就写完了,怪不得我朋友中有好多人都弃更写起剧本杀了。”

越来越多的人,也看到了优质剧本在市场上供小于求的特点。北京星澜剧本杀老板告诉 Tech
星球,身边有很多朋友并不是专职的剧本杀作者,

” 像一些朋友会将自己的专业领域融入剧本杀创作。我知道的一位 IT
研发人员就将编码程序放到剧本杀的道具中,效果意外地不错。还有个心理医生因为太懂得拿捏玩家心理了,特擅长阵营对抗的类型,机制设置出了大反转,赚了不少。”

与此同时,市面上剧本杀写作训练营开始萌芽,日均近千的培训费,也昭示着行业红利对商家的诱惑。

” 我跟你说,你要是去过展会抢过本,就能知道什么叫‘行业有多热,商家有多难’了。”

拥有优质剧本,是商家具有竞争力的第一步,商家一般会选择线下跑展会的方式来选本购本。

数据显示,2020 一年之间全国举办的剧本杀展会共计 18 场,2021 年 10 月前排期的展会 16
场,而且还在持续增加中,每期展会的新本量在 100-200 部左右,仅 2020 一年的新本量约 2000-3000
部左右。

” 你能想象到几个大老爷们挤在一个小屋子里从早上玩到晚上么?”
北京星澜剧本杀老板下周就要带领团队跑到外地参加展会,提到展会他语气有些无奈。”
为了口碑,我们特别看重本子的选择,每次都要去十多个人测不同的本,那一周店铺就不能正常运作了。”

” 一场剧本杀展会,发行方参展门票价格在 3000-8000 元不等,商家入场票价在 400-500 元之间。我们一年会去 20
多次展会。去了就一定要亲自玩本。既然花了钱,每一个人在展会期间都舍不得睡觉,像开了 3
倍速一样,玩完一个本一窝蜂从房间出来紧接着到下一个房间。” 他曾经一晚上一口气玩了四个本,出房间的那一刻有瞬间晕厥。


剧本是要靠抢的,我看过很多商家和发行商直接在展会上吵架甚至大打出手。但是还有很多限定本,是你根本抢不到的。不是你有钱,发行商就把本给你,他们优先把本出售给在这买过的商家
,三线城市的剧本杀创业者小于,经常来回跑展会却抢不到一个好本。

混乱、无序竞争与关店:

一个城市半年倒闭几百家

行业门槛低,市场体量大,自然催生了剧本杀的百亿市场,在急速扩张的背后,还有更多追逐快钱、盲目开店的入局者,鱼龙混杂的行业生态中,劣币驱逐良币的故事也并不鲜见。

蘑菇是 Q&A
北京侦探推理剧本社的老板,她的店铺位于北京朝阳望京商圈,这里是北京剧本杀业态最火热的区域之一,在旺季,每天都有千余个互联网、媒体从业者通过团建、拼桌等方式进入剧本杀店,逃离写字楼,置换人生。

去年初,蘑菇从自媒体转行后,与热爱剧本杀的朋友门合伙开店,现已慢慢步入正规,且拥有了自己的发行公司枫叶发行工作室。

蘑菇的望京剧本杀店处在底下一层,店内有 7 间独立屋子,经常有年轻人来这里组团玩,” 我的店里,估计一年成了
300 对情侣了 “,蘑菇提到,情感剧本非常容易促进感情,很多年轻人就这样在一起了。

但她告诉我们,并非所有门店都这样幸运。虽然望京区域目前有近三十家剧本杀店,但是不到一年间,仅仅望京,她目睹了十几家门店经营不善倒闭。

这并非一线城市的个例,据之前媒体报道,贵州某个城市曾有 300
多家剧本杀店,为获客纷纷采取低价竞争策略,加之当地市场体量有限,半年后大量门店倒闭,仅剩几十家。毕竟,在激烈的竞争态势下,要规范经营,剧本杀门店的成本并不低。

放弃了家里安排好的国企工作,一腔热血经营起剧本杀店的小军告诉 Tech
星球,目前的盈利状况并不理想,快一年了多仍没有回本。


北京生活节奏太快了,大家都很忙,没有时间,客流并没有那么理想,旺季和淡季差异明显,淡季几乎是没法盈利的。虽然假期一天可以有十来场,但是工作日场数特别少,像我们已经是美团上的金牌门店,但工作日一般也只有三四场。”

一方面,成本较高、生活节奏快的一线城市,并非剧本杀的宠儿;另一方面,剧本杀门店的经营,本身成本也并不低。


剧本杀是重资本行业,在北京这种地方,前期投入都在几十万到百万,这个成本已经很大了。再加上买剧本得去展会,我们一年光去展会买剧本的机票钱就要十万,而且一年去二十多次展会,这些时间都是无法开店,没有收入的。”

线下剧本杀门店单价高、客户复购率高,但成本并不小,层出不穷的竞争对手更是加剧了盈利压力。”
成都、贵州这些二线城市,是剧本杀发展得最好得地方了,但是在那里开店的朋友说,每天都有倒闭的店,因为竞争太激烈了,太多人想进来玩了。”

小军翻开朋友圈,刷到一位开剧本杀店的朋友前一天刚发布的店铺转让信息,他并不觉得可惜,因为 ”
虽然当时也是一头热血开店了,也确实是喜欢剧本杀,但我觉得这个行业确实需要洗牌。”

在行业生态尚未完善的下沉市场,剧本杀门店的盈利困局更是难解,亏损倒闭的故事并不鲜见。宇鹏做过自媒体,开过桌游店,作为剧本杀爱好者,在线下玩了一百多场剧本杀后,决定回到老家县城开店,未曾想遭遇了创业滑铁卢。


生意最好的时候是暑期,每天可以保证八九场,一个月的利润能有五六万。但是假期一结束,大学生返校、高中生去上学,根本就没有客人,除了周末外,工作日一天有一场就不错了,有的时候甚至一天都没有一点收入。”

下沉市场的客流并不理想,此外,恶性竞争、DM(剧本杀中的法官角色)流动率高,等更是令他的经营情况雪上加霜。

” 开店之后的三个月,一共招了 18 个 DM,有的同行会专门装作来我这里玩剧本杀,看到自己欣赏的
DM,就要到他们的联系方式慢慢熟络起来,然后把我们店的金牌 DM 挖走。我有一个金牌 DM
就跟着别人去合伙开店了,因为当时闹得不愉快,所以他专门搬到 60
公里外的其他城市去开店,可是他在那边也没有自己的客源,听说现在也准备关门。”

宇鹏告诉 Tech
星球,当地大部分门店一个合伙人的月收入都无法达到一万元,而自己由于前期投入过多,已经营一年多还无法回本,与传闻中半年即可回本的剧本杀生意完全不符。

除了倒闭亏损的无奈外,还有想走捷径、急于发财的入局者搅乱行业生态,盗版横行、无序竞争的阴影,笼罩在这个稚嫩的行业上。

千羽在 2018 年在成都开店,目前与合伙人一同打造自己的剧本杀品牌,其品牌在全国已有 200 左右家加盟分店。3
年行业经验,也让他目睹了这个行业从萌芽、兴盛到乱象,而盗版剧本的肆虐是他最厌恶的事情。

” 购买剧本是剧本杀门店很大的开销,商家从正规渠道购买普通的盒装剧本价格在 400-600 元,但是盗版成本只需要几十到 100
元,目前行业内对剧本的产权保护并不完善,于是购买盗版剧本、压缩经营成本成为这些投机者的不二之选,有很多地方一多半剧本杀店都是盗版。”

劣币驱逐良币的风气下,购买盗版剧本的捷径并没有帮助这些从业者,实现暴利的生意经。

” 很多卖盗版剧本的都不会长久,只想赚快钱,为了客流把价格压到三四十,根本不去考虑剧本体验、DM
培训这些问题,结果一窝蜂地就倒闭了,剧本杀是体验型消费,我们要意识到自己是服务行业,还是得为爱发电啊。”

千羽这样总结目前的盗版现象,他认为在乱象下,剧本杀的行业正在洗牌。

品牌、IP 与文旅项目:

剧本杀帝国还有多久

目睹了剧本杀行业从萌芽、爆发到乱象频出的千羽,正期待一个剧本杀帝国的产生。

千羽的剧本杀品牌发展还不算不错,且在去年拿到了一笔 600
万的融资,这对于尚未引起资本注意的剧本杀行业来说,实属罕见。但这个行业,四年从零快速发展到百亿规模产业后,却面临尴尬的发展瓶颈。

相比桌游和密室逃脱,剧本杀产业应该是一个更具想象力的赛道。剧本杀产业链齐全,上至 IP 打造,生产影视项目,下到
VR+ 剧本杀、沉浸式文旅项目等,经历过增长爆发期后,这个产业将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帝国。


这个行业是需要有品牌走出来的,一方面,剧本杀是游戏体验行业,塑造品牌的体验感对于消费者来说很重要,另一方面,可以减少剧本购买的资金成本和沟通成本,比如,自己工作室发行的剧本肯定会给本品牌的店优先购买权,像我们可以有
5-6 折的优惠,同时,还可以通过公开各个品牌店测试剧本的结论,避免大家花费时间和精力去测试不满意的剧本。”

纵观整个行业,扩张速度之快,但几乎都是分散经营,行业集中度低,千羽认为,”
我觉得做品牌可以让这个行业更好,虽然我们现在品牌效应还没有凸显出来。很多顾客在寻找玩剧本杀时,更多考虑的是店铺是否拥有自己想玩的剧本,而不是说这个品牌我是不是熟悉,但是我坚信品牌效应的形成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市场上已有诸多剧本杀品牌蓄势待发,除 ” 我是谜 ” 这样拥有互联网基因的剧本杀品牌外,” 叁仟世界 “、” 剧本部落 ”
等加盟店也已在全国遍地开花,随着各个品牌整合自己的发行资源和门店资源,形成竞争优势,剧本杀行业的品牌效应将会逐渐发酵。

当行业集中度提升,实力强大的剧本杀品牌崛起去整合产业链上下游资源,将给予这个产业更多变现模式。千羽向 Tech
星球介绍,目前,其已开始在 ” 剧本杀 + 沉浸式文旅项目 ”
上发力,在山西、青海、甘肃等地与政府合作打造了五个沉浸式文旅项目,未来,这将作为企业非常重要的一笔收入来源。

同时,很多从业者已经开始摸索剧本中 IP
的打造和变现,早前帮助编剧实现百万收益的爆火剧本《年轮》,已经开始和北京超自然力量公司合作制作影视项目。

” 剧本杀商业模式的核心驱动力是内容,好的剧本经过传播有成为 IP 的可能性,成为了 IP
将会得到更多的曝光,带来粉丝效应并且变现。”

2020
年是剧本杀野蛮生长的元年,在经历过暴利的想象和乱象后,剧本杀正在从简单的生意变成拥有野望的产业,蓄势待发成为资本的宠儿,Z
世代撑起的百亿规模的剧本杀市场也远远未达上限。

扮演另一个角色跳脱、游离于现实世界的畅想,这种新的体验形式正在商业世界落地,并将可能形成自己的产业帝国。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疯狂的剧本杀:月入百万暴利,大批关店血本无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