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如果马克思活到今天?

(德国之声中文网)马克思1835年10月就读于波恩大学和柏林洪堡大学。他的政治生涯始于1842年,担任新成立的激进民主的《莱茵报》的编辑,在普鲁士国家的审查条例下,该报不得不在第二年停止出版。然后他搬到了巴黎,1845年被驱逐到那里。1848年,他被驱逐出了他在比利时的新住所。回到德国后,马克思创办《新莱茵报》,并参与了莱茵地区的革命-民主潮流。虽然他在1849年”煽动叛乱”的审判中被宣告无罪,但随后他被作为无国籍人驱逐出境。他与家人在伦敦度过了最后的流亡生活,直到他去世。

由于马克思创造了百科全书式的理论,尤其是系统性地批判资本主义的理论,因而被后人捧为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创始人,他长期以来受到了许多人各个方面的赞美和非议。

非议者大多把马克思的理论与后来俄罗斯十月革命以来的马克思主义的实践等同起来。 笔者以为,把两者混淆在一起,这有点过分地冤枉了他。当然,马克思的理论远非十全十美,而且确实漏洞不少,但仍有很多值得思考回味之处。所以至今,他的思想火花不时被人提及,也是正常的。

  • 卡尔·马克思,来自摩泽尔的一位大师

    冷静的观察

    马克思不只是一位大思想家。他也是一位杰出的修辞学家。他的经济学分析同时也是对现代生活环境的敏锐描写。这位哲学家说,在经济压力下,人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他们的相互关系”。资本主义和启蒙悄悄结成私下联盟。

  • 卡尔·马克思,来自摩泽尔的一位大师

    思想家与河流

    马克思在浪漫有加的环境下长大。他的家乡城市—特里尔(Trier)所处的摩泽尔河谷(Moseltal)是德国最美丽的文化环境之一。这里与法国相距不远。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伟大理想—“自由、平等、博爱”,很快也传到了特里尔。

  • 卡尔·马克思,来自摩泽尔的一位大师

    美的心灵

    年轻时代的马克思曾是一位极浪漫的抒情诗作者。在一首诗中,他写道:“我内心充满永恒的冲动/永恒的激情,永恒的灼热。”这些诗行的对象是他的崇拜者燕妮·冯·威斯特法伦(Jenny von Westphalen)。她为之全然倾倒:1843年6月,这对青年永结连理。先是在登记处登记。不久后,尽管马克思不信教,仍还举行了教堂婚礼。

  • 卡尔·马克思,来自摩泽尔的一位大师

    挚友和出资者

    马克思终生不知如何与钱打交道。全家长期经济拮据。1840年代中期,他结识了富裕而又学识丰富的厂主之子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这对他不仅在作品出版上、也在经济上是一大幸事。恩格斯定期接济他。马克思虽仍继续被迫典当家物,但不再那么频繁了。

  • 卡尔·马克思,来自摩泽尔的一位大师

    “剥夺”“剥夺者”

    马克思在其主要著作《资本论》中写道,为束缚资本家,需要实现“生产资料社会化”,由此,“资本主义的外壳”才能最终被爆破,“剥削者们”才会受到钳制:“剥夺剥夺者”。顺便提一下,从这一用语中可以看到,老派社会主义者们熟谙拉丁文。

  • 卡尔·马克思,来自摩泽尔的一位大师

    作为悲剧及闹剧的历史

    1851年,查理·路易·拿破仑·波拿巴(Charles Louis Napoléon Bonaparte)步其榜样拿破仑帝后尘,在法国为自己黄袍加身;马克思对此作了仔细观察。他指出,“黑格尔在某处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过两次;他忘了补充说:第一次是作为悲剧,第二次是作为闹剧。”

  • 卡尔·马克思,来自摩泽尔的一位大师

    “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世上诸多专制政权也以马克思之名夺权,以暴力实践他们以为在其著作中所获得的那个政治学说。马克思本人似乎早早就感觉到了这一灾难。据传,他说过这样的话:“我只知道: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一说法虽难以确证,却对其著作中同样具有的自由主义观点表达了敬意。

  • 卡尔·马克思,来自摩泽尔的一位大师

    “红色”东方

    东方是“红”的— 非洲亦然。在埃塞俄比亚,人们就是这样称颂马、恩的。与列宁一道,他们被视为该国将为之奋斗的伟大未来的保障者。以这一未来的名义,马克思的著作被宣布为绝对正确的学说。就像1987年在亚的斯亚贝巴举行的蒙格斯图(Haile Mengistus)夺权13周年纪念庆典所示那样,大众必须对这一学说表达欢呼之情。

  • 卡尔·马克思,来自摩泽尔的一位大师

    只想离开

    直至1989年,马克思的哲学一直被东欧专制政权所用。终于,它们在财政上难以为继了。社会主义诸国出乎意料地一朝瓦解。先是匈牙利开放了通往西方的边界,已逗留在那里的东德公民们只有一个念头:离境。自1989年起,马克思暂时不再被人提起。

  • 卡尔·马克思,来自摩泽尔的一位大师

    未完成的革命项目

    共产主义破产后数年,马克思再度出现。此处是在柏林,作为涂鸦人物。他的体恤衫上写着:“我向你们解释过,你们如何能改变世界。”他自己,早已进入退休年龄,不得不以收集瓶子为生。人们或许会认为,革命成了一种未完结的项目。但首先是,它得先启动。

  • 卡尔·马克思,来自摩泽尔的一位大师

    超人

    中国艺术家吴蔚山创作的这个马克思雕像高4米。吴蔚山一边打量着这位哲学家,一边解释说,“他长长的发须和大衣体现了他的智慧。”在特里尔,人们曾犹豫了很长时间,是否该接受来自中国的这一塑像,因为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马克思是否想到过这一点?

  • 卡尔·马克思,来自摩泽尔的一位大师

    最后的呼呼

    1883年,马克思在伦敦逝世,终年64岁。从此,他长眠于那里的海格特公墓(Highgate Cemetery)。“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雕塑家布拉德肖(Laurence Bradshaw)将其或许最著名的呼吁镌刻于墓碑上。斗转星移,此言未易。但是否也会有实际行动?若然,是否又是正确的行动呢?

    作者: Kersten Knipp

记得笔者在80年代上海大学期间,跟一些志同道合的同龄人成立了一个”马克思主义研究小组”,那时专门请复旦大学哲学系的导师们来讲课,同时一起讨论马克思的文献和时政。可以说,那时是我比较紧密地接触马克思思想的阶段。

86年后,我特地去了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念哲学专业,因为那里有以哈贝马斯为主的著名的新马克思主义的法兰克福学派。从本科、硕士到博士,学到了不少东西,而最主要的就是马克思的批判精神。正是因为对马克思的敬仰,还在当初的东德特意购买了43卷的德语版的马恩全集。

柏林墙倒塌后,西欧的几个国家的学者继续努力编辑出版马恩全集。在”国际马克思恩格斯基金会”(Internationale Marx-Engels-Stiftung,IMES)带领下,准备在2025年之前编辑出版114卷的马恩全集。目前已出版了65卷。

在当今的中国,尽管当局依然把马克思看成是马克思主义的奠基者,并时常强调学习马克思主义。但事实是,即便在共产党高级干部内,真正去认真地探索马克思思想、看马克思原著的已是寥寥无几。至于在百姓的眼中,”马克思主义”无疑已成了说教或是讽嘲。

“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马克思把工人推翻资本主义的革命看成是解决资本主义矛盾唯一的途径,这也许是他的理论中一大败笔。由于他认定了资产阶级与劳工阶级的矛盾不可调和,所以他默认了残酷的、血迹斑斑的革命运动的合法性。这似乎也违背他把人的生命、人的价值置于最高的原则。而且,他的革命论似乎为后来列宁领导的俄罗斯革命和中国革命提供了一定的理论基础。但同时,应该承认,马克思当初聚焦的是西欧特别是英国的资本主义,换言之,他是个欧洲中心主义者,他对欧洲以外(包括俄罗斯和亚洲)的地区并非感兴趣,更谈不上深入的研究了。 在1881年写给维·伊·查苏利奇的信中,就俄罗斯的现象,尽管他声称”它能够不通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而占有资本主义制度所创造的一切积极的成果。”但并没有提供像他对于西欧资本主义研究那种系统性的论据。

列宁等共产主义领袖是否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这种情况必然导致了后来的政治领袖们(列宁、斯大林以至与毛泽东)有很大空间”发展马克思主义”。实际上,马克思也许已经意料到他的理论会被后人”继承发展”后,走上教条化,甚至可能歪曲他的本意,所以他跟自己朋友多次说过,他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如果马克思活到今天,可能有一个对他来说很大的困惑:即那些自称”社会主义”的国家,照理是应该已经消灭资本、消灭了私有制,杜绝了人类不平等,政治比传统的资本主义更自由的社会,不仅保留了资本主义的一切,而且拜金主义、商品拜物主义比比皆是,好多公司996如同正常,试图维护劳工利益的律师、记者被镇压。至于言论自由,可能还比不上马克思后期居住的英国。这样的社会主义,马克思能接受吗?

马克思也许没有预料到传统资本主义的自我转型,即从残酷的原始资本主义到今天的”社会资本主义”(social capitalism),当然也没预料到民主制度与市场经济的结合。这并非是说,今天的资本主义完全人道化了,也不是说,当今的西方民主制度到达了完美的地步,相反,问题依然很多。但是,相比较,如果从马克思对人类的异化的批判角度来看,当今哪个社会制度更异化,应该是一目了然的。至于一个与世界资本主义共存的所谓的社会主义,同样地存在着资本、劳动者、管理者的冲突和矛盾,但执政者大多明显地站在资本的一方。为工人阶级服务成了一个空洞的口号。如果马克思活到今天,想必肯定不会沉默。

马克思著名的异化理论

在此,笔者并不想细谈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倒是想特别介绍一下马克思的对资本主义批判另一个视角,这就是他著名的异化理论。 所谓异化,即本来事物或人类有其自然的发展轨道,但是,由于外界的作用,改变其发展的正常性。马克思揭示了异化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基础性的、普遍的表现形式,即”物化”(Verdinglichung)或”商品拜物教”(der Fetischismus der Ware)现象。物化与商品拜物教这两个概念是有差别的。就物化概念来说,它本来是一个中性的概念,因为任何性质的劳动,包括马克思所肯定的作为自由自觉活动的劳动,都会把人的精力物化在劳动的产品中。马克思这里所批判的物化同时也是异化的物化。

劳动产品一旦作为商品来生产,就带上拜物教性质,因此,拜物教是同商品生产分不开的。商品拜物教还有两个衍生物:一是货币拜物教。二是资本拜物教。

不管物化还是商品拜物教,其根源是私有制。马克思说,私有制使人愚蠢而片面,”以致一个对象,只有当它为我们拥有的时候,就是说,当它对我们来说作为资本而存在,或者它被我们直接占有,被我们吃、喝、穿、住等等的时候,简言之,在它被我们使用的时候,才是我们的。”

马克思认为,跟私有制相辅相成的,就是分工。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由于马克思认识到分工是和物质生产力的发展联系在一起的,即”分工,分工的阶段依赖于当时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即马克思理论中,工人感到自己失去对自己从事的劳动的控制的状况。随着流水线作业和分工的细化,劳动异化作为结果之一在现代社会体现得越来越明显。

总之,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异化主要体现在劳动的异化,进而也体现在人的本身的异化。那么什么样的劳动才是正常的劳动呢? “我的劳动将是自由的生命表现,因此是生活的乐趣。在私有制的前提下,它是生命的外化,因为我劳动是为了生存,为了得到生活资料。”

共产主义的生活方式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阐述了自己对共产主义的理解:”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人向自身、向社会的(即人的)人的复归,这种复归是完全的、自觉的而且保存了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的。

实现人类劳动从谋生劳动向乐生劳动的转变,才能彻底扬弃异化需要。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努力发展生产力,只有当物质财富极大丰富时,人类才有可能使其劳动超越谋生的水平,进而成为乐生的需要。

笔者以为,尽管共产主义作为一个全球的图像,也许是一种美好的憧憬,但仅仅从实现这个美好社会需要的几乎是无限制的资源来看,难以想象是否能成真。但马克思描述的共产主义的生活方式,值得我们进一步的思考。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提供了如下的一个共产主义的生活方式:

在共产主义的社会,”…我有可能随自己的兴趣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这样就不会使我老是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

换言之,共产主义的社会由于物资资源相当丰富,谋生劳动也成为多余,所有的劳动都是乐生劳动。 只有这样,人的价值才体现出来。而在当今人类只有一个地球的情况下,马克思想象的那种物质丰富的情景大概永远不会出现。但是,如果强调,如果一个人能把谋生劳动与乐生劳动化为一体,那岂不是也体现了马克思的倡导的生活方式?

  • 马克思在哪些国家是大明星?

    捡瓶换钱

    如今,马克思也成为警告贫富差距的标志。图中是柏林的街头涂鸦,马克思在街边垃圾桶寻找旧瓶子换钱,他的T恤上写着:“我告诉过你要如何改变世界。”当然,做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 马克思在哪些国家是大明星?

    伟大导师

    一些政治家在行动时也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尽管很多时候人民并没有从中受益。这里是1969年4月的中共九大,其中不乏“全世界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的身影,与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肖像并排在一起。

  • 马克思在哪些国家是大明星?

    统治工具

    马克思理论也被人出于私利而解读、滥用。如果马克思知道,毛泽东这样造成无数生灵涂炭的独裁者将其理论作为统治工具的话,应该不会很高兴。马克思理论可能确实带有革命性,然而在实践时,他是主张温和手段的。

  • 马克思在哪些国家是大明星?

    与谁为伍

    如果说向马克思致敬还是可以理解的,这个问题就更值得质疑:都有谁和他一起受到人们的追捧。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为庆祝独立日,街头摆上了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的雕像。

  • 马克思在哪些国家是大明星?

    写入党名

    在印度喀拉拉邦的马拉巴尔海岸也是类似的情况:马克思又和列宁以及“暴君”斯大林并列在一起。1964年印度共产党人内部闹分裂,从印共(CPI)中分裂出“印共(马)”,其中的“马”就代表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在哪些国家是大明星?

    精神领袖

    尽管共产主义发展历史与压迫紧密相连,然而马克思对无阶级社会的构想至今仍是世界上左派的政治理想。在2012年斯里兰卡的五一示威中,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头像也出现在宣传牌上。

  • 马克思在哪些国家是大明星?

    哈瓦那的卡尔·马克思剧院

    在古巴革命后,该国最大的、有八千座位的剧院在1959年改名为卡尔·马克思剧院。图上是2017年庆祝十月革命百年演出时的场景,古巴领袖也前来观看了演出。

  • 马克思在哪些国家是大明星?

    反资本主义的圣诞“马克思”

    圣诞老人被看作是圣诞节商业化的象征。有传言称是某饮料公司发明了圣诞老人。来自19世纪的图画证明这个说法是站不住脚的,然而马克思是否会像图中在巴西圣保罗一样,将自己看作是圣诞老人,是非常值得质疑的。

  • 马克思在哪些国家是大明星?

    庄严蜡像

    杜莎夫人蜡像馆的北京分馆,显然更严肃地呈现了这位德国哲学家:两眼炯炯有神的思想家,随时准备为其观点而争论。不过,如果戴上眼镜、伸出舌头,你也可以说这是爱因斯坦。

  • 马克思在哪些国家是大明星?

    故乡地标前

    世界还有一个地方满是对马克思的疯狂展示:其家乡特里尔。5年前,一名概念艺术家在特里尔的标志性建筑尼格拉城门前摆出了多达500个马克思人物雕像,以便向今年将迎来诞辰200周年的马克思致敬。

  • 马克思在哪些国家是大明星?

    故乡交通灯上

    家乡特里尔也让这位无产阶级精神领袖上了交通灯。除了图上的(革命)红灯时能看到马克思,绿灯时也是行走的“马克思”。光这样还不够,特里尔也用马克思赚钱,请看下图……

  • 马克思在哪些国家是大明星?

    马克思小黄鸭

    这些浴缸小黄鸭手中拿的正是《资本论》。此外,也能买到写有“卡尔刚刚向你发出了好友请求”的鼠标垫。不知特里尔人当年是不是也对这位哲学家如此狂热,以至于年轻的马克思中学一毕业就立刻离开了这里呢?

    作者: Torsten Landsberg

同时要指出的是,马克思关心的共产主义的生活方式,直接关系到每个人实实在在的自我实现。而不是徒有虚名的集体。

从马克思的描述中看,一个人有选择权是一个很重要的实现人的价值的前提。 一个社会给个人提供的选择(工作、爱好等)越多,异化的可能性也就越小。

另外,从马克思的描述来看,在有一定的物质条件保证情况下,一个社会提供给社会成员的有闲时间越多,个人的自我实现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关心社会的投入也会越大。

马克思在他的描述中提到”批判者”,也就是有政治评论或艺术批评能力的人,这并非随意。马克思的一生就是一个典型的”批判者”。而批判是需要自由的。这就意味着,有充分的政治自由,是共产主义社会的一个重要标志。

当然,马克思描述的共产主义的生活方式隐含一个明显的错误,那就是严重忽视了专业分工的积极意义。要知道,做一个高质量的猎人、牧人、批判者,都需要专业的训练,更不用说一个牙医、建筑设计师了。但总体来说,他想象的共产主义的生活方式确实是人”正常化”而非”异化”的体现。

马克思与当今世界

很难说,当今世界的左派们在那些所谓”社会主义国家”里能找到马克思想象的共产主义社会哪怕是一点的痕迹。如果马克思活到今天,那他会说,今天的国际政治矛盾的主体依然是现代的资本主义,但是,现在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资本主义的竞争,即市场资本主义与国家资本主义。打着社会主义名义的国家资本主义,在劳动以及人类异化方面不比市场资本主义更弱。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也许会很欣慰,因为正是有这两种不同类型的资本主义的存在,他的批判资本主义的思想火花将不断被后人传接。

 

本文作者张俊华为徳籍华人政治学者,在德国生活三十余年。他曾就读于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并获得哲学博士学位。此后曾执教于柏林自由大学等高校。现为法国Ecole Universitaire de Management客座教授。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客座评论:如果马克思活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