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政变超过3个月 记者被迫选边站

(德国之声中文网) 根据人权观察,缅甸目前约有48名记者被拘留,另有23名记者曾被拘留,但后来被释放。大多数人被指控违反了刑法的一个新条款,该条款将传播可能导致民众恐惧并可能煽动人们「攻击国家和公共秩序」或导致「不同阶层和社区之间的攻击」的声明、谣言或报告定为犯罪。

德国之声采访了几位记者,由于安全原因,他们不能透露真实姓名。他们已经有几个星期没有在家里睡觉了,并担心在军方的夜间搜查中被逮捕。3月1日,来自南部沿海城市麦伊克的缅甸民主之声记者龚妙奈 (音译,Kaung Myat Hlaing)在镇压行动中直播了警察在其公寓附近开枪的情景,结果遭到拘留至今。

一位记者告诉德国之声,「到目前为止过得都还好,」他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与其他记者住在一起。「但夜幕降临时就会开始感到恐惧。」 只要流浪狗的叫声或邻居的敲锅声宣布军队正在进入该社区,他们就会立即关闭电脑和灯光,希望保持隐蔽。

另一位记者表示,他跟同业经常在一起讨论工作,他说:「在群体中更容易承受这种情况。」但他的许多记者朋友已经离开了军事控制区,去支持地下或流亡媒体。

Shwe Phee Myay新闻社拍下5月2日缅甸掸邦皎美「全球缅甸春天革命日」反对政变示威时摩托车被烧毁的状况。

记者被迫站队

不仅仅是军方对媒体施加压力。大多数从地下报道的地方媒体无法在不招致抗议者愤怒的情况下对局势采取中立立场。比如说。他们不使用军政府自定的名称 「国家行政委员会」,而必须写「国家恐怖委员会」。人们不是被安全部队「逮捕」,而是「被绑架」。

一位记者告诉德国之声:「如果不对革命或军队做出明确的承诺,就不可能再写报告或分析。」他说,问题是现在许多记者不再写正在发生的事情,而是写人们想听的东西。

他说,基本上,几乎所有的当地媒体都有一个议程:不是新闻,而是有政治目的。他说:「我已经决定暂时不写任何东西,因为每一个声明都被曲解了。」

由于这种两极分化,只有军方的支持者或革命的支持者才有机会发言。但在缅甸,也有一些人虽然不是军方的朋友,但也不希望发生革命。他们担心国家会彻底崩溃,进入多年的混乱。

一位大学官员告诉德国之声,他希望局势能够很快稳定下来,银行能够重新开业,最终能够回去工作。即使这种稳定意味着停止对军队的抗议活动。

Shwe Phee Myay新闻社拍摄并发布5月2日在缅甸掸邦皎美的「全球缅甸春天革命日 」反对军事政变示威。

媒体自由受损

缅甸军政府在2月1日推翻了民选政府,继续对抗议者和反对派运动进行暴力镇压,并一直在试图控制相关信息。

当局一步步限制对社交媒体和互联网的访问,2月4日,脸书、脸书讯息和WhatsApp被封锁,第二天推特和Instagram也被封锁。其中,封锁脸书是一个关键举措,因为该国约有一半的居民将这个社交媒体巨头作为其主要新闻来源。

自2月15日以来,军方还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互联网封锁,封锁时间通常从凌晨1点持续到上午9点。移动互联网自3月15日以来被关闭,只有宽带连接提供互联网接入。但这几天以来,连剩下的连线都没了,大部分人现在几乎只能从军方允许的来源获得新闻。

除了切断在线通信,国家电视台MRTV也被军政府收编,经常播放活动人士和示威者的照片,并将他们称为国家的敌人。军事广播公司Myawaddy TV最近宣布,30年来第一次有19人因杀害士兵而被判处死刑。而国有报纸《缅甸全球新光报》则详细报道了军方推翻民选政府的法律和道德义务。

独立或私营媒体机构,如Mizzima、缅甸民主之声、Khit Thit Media、Myanmar Now、7Day News等都被禁止了。大多数媒体已经撤退到该国由少数民族及其军队控制的地区,如与泰国交界的克伦邦。在那里,他们继续发表反对军政府的观点。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缅甸政变超过3个月 记者被迫选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