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透明有效打假 台湾成新闻自由典范

台北 — 

5月3日各国迎来“世界新闻自由日”之际,亚洲地区日益紧缩的新闻环境不但没有缓解的迹象,反而因疫情的缘故使包括中共当局在内的威权政府更有借口扩权来限制新闻自由。评论人士指出,尽管如此,受到中共当局虚假信息攻击的台湾却因朝野的通力合作,在亚洲地区依旧保持了高水平的新闻自由,不仅如此,它还向逃离中国的新闻工作者开放,堪称亚太地区新闻自由的楷模。

联合国1993年将5月3日定为世界新闻自由日,旨在提高新闻自由的意识,提醒政府尊重和提升言论自由的权利。然而近年来,亚太地区非民主国家以疫情为由打压新闻自由的情形愈发严重。

台湾被誉为亚洲新闻自由典范

“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在“2021世界新闻自由指数”的报告中指出,自由指数最高的前3名都在北欧。台湾名列第43,仅次于韩国,位居亚洲第2。中国则在180个国家中排名倒数第4。

评论人士说,近年来,中共动用新科技和网军等各种手段,不仅在国内将网络审查、监控、社群内宣发展至前所未见的规模,还把新闻审查和虚假信息的传播伸向全球,其中与中国大陆语言文化共通性最高的台湾是遭受中国虚假信息渗透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尽管如此,台湾被赞誉在亚太地区依旧保持了高水平的新闻自由。2017年,RSF在台北设立亚洲第一个总部时说:“选择台湾不仅考虑其中心的地理位置和易于行政管理,还因为台湾在我们年度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中是亚洲最好的。”RSF指出,亚太地区的威权政权利用疫情以极权方式控制信息,手法也变得更完善,而该地区少数真民主国家的行为显示,新闻自由是对抗造假信息的最佳良方。


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edric Alviani)

RSF的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edric Alviani)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事实上,东亚地区真正的民主政体很少,因此台湾不只是新闻自由的典范,也是对抗中国操控新闻自由的最佳代表。RSF在东亚设立外媒总部时也考虑过日本、韩国、蒙古以及香港,但由于香港的言论自由受到北京干预,媒体总部必须要有完整的法治保护。所以,语言与文化上最接近中国的台湾成为最佳选择。”

台湾对逃离中国记者持欢迎态度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埃莉诺·奥尔科特(Eleanor Olcott)本月报道说,大批记者从中国逃离至台湾,成为提高台湾知名度并获得国际支持的好机会。她表示,许多记者因发表文章批评中国政府侵犯新疆维吾尔族人权的行为,以及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处理不当,而在中国境内遭受困扰,甚至受到威胁,他们纷纷逃至享有新闻自由的台湾。英国广播公司驻中国北京的记者沙磊(John Sudworth)就是一例。

台湾总统府发言人于今年3月31日在推特(Twitter)表示:“非常欢迎来到台湾,相信待在我们这个自由民主国家,能自在地继续重要工作,包括揭露那些当权者试图向世界隐瞒的故事。”

对此,艾玮昂说:“我们正在要求台湾政府为国际媒体提供更好的的环境与服务,让他们能安定地在台湾工作。以台湾在地理上邻近中国、对中国情形熟悉的特点和高度的新闻自由度,我们相信未来台湾会是对国际媒体与NGO一个很理想的据点。”

防疫成就反映台湾的新闻自由

RSF今年特别点出至少有10个国家以防疫由借口,进行言论审查和政治宣传,阻碍新闻与信息自由。分析人士指出,台湾没有藉疫情趁机扩张政府权力,反而以防疫上的成功彰显了其新闻自由度。


卓越新闻奖基金会执行长邱家宜(照片提供:邱家宜)

台湾“卓越新闻奖基金会”执行长邱家宜对美国之音说:“台湾在防疫上的成功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反证。这是因为我们的媒体基本上是自由的,是不受政府控制的。之前有人在讲说,你是不是有隐匿确诊或死亡数字? 但只要生活在台湾的人都知道这不可能,因为政府只要做这种事情,马上就会有人去踢爆,它绝对不可能隐瞒住。”

她表示,台湾的表现证明,民主的社会与机制,透过人民对政府的信任,以及整个社会有效的沟通,完全可以做到成功防疫。

另外,中央疫情指挥中心的记者会与官方社群在防疫信息的传播上也发挥了作用。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教授王泰俐告诉美国之音:“只要(疫情)有比较重要的变化,就会开记者会。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学到了怎么用社交媒体与民众沟通。我们会发现中央疫情指挥中心也有很多小编,他们会做很多图片直接传给民众,让民众转发。”

政府民间合力对付虚假信息


台湾民主实验室理事长沈伯洋(照片提供:沈伯洋脸书)

台湾民主实验室理事长沈伯洋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中国在台湾大选与新冠病毒爆发后,不断地以“民主是失败的”的基调散播各种虚假信息,企图造成台湾社会的分化,最近更出现“在地化”的传播模式,在台湾的社群媒体上利用台湾人大量释放对中国有利的虚假信息。对此,台湾采取了政府与民间分工的方式加以应对。

沈伯洋说:“政府已经告诉大家,这个假消息现在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在大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反而在运作的很多都是公民团体。因为公民团体有很多个,大家就会去找自己信任的公民团体来辟谣,所以反而是比较去中心化的作法。这个做法我觉得反而是现在台湾的一个优势,因为比较不容易落入像是政府要辟谣的窠臼。”


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林宗弘(照片提供: 台湾中央研究院)

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林宗弘指出,从2018年至2019年间台湾是全球遭受虚假信息攻击最多的地方,但是,自去年起开始情况有所缓解。例如,对疫情散播假信息者可依法处罚,以及因通过反渗透相关的国安法令,通过调查可达到吓阻效果。

不过他提醒,只要碰到选举,虚假信息的渗透就会卷土重来。他说:“当然选举结束后很快地就会发现,这些讯息的源头,也就是产制者很快就消失了,很显然是有境外势力资助,才会形成一个大规模的假讯息信息战。这也是未来可能要面对信息攻击时,台湾社会要注意的。因为它一定是跟选举连动,比如公投或是地方选举一起来,会跟这些周期产生连动,它的攻击时机点是特定的。”

评论人士说,民主社会必然面临选举,而政党政治也造成台湾的媒体在公正、客观上的问题。

体制结构尚有改善空间

台湾“卓越新闻奖基金会”执行长邱家宜表示,台湾自1988年解严之后,媒体呈现百发齐放的情形,但在民间资本投入,商业经营模式进入媒体之后,逐渐让媒体的底层结构产生问题。由于市场竞争,媒体在资本上倾向集团化,又因民主政治的特点,使得媒体在政治态度上呈现党派化趋势。

她说:“当然党派化也可以说是多元的一种,但党派化的多元有一个隐忧,即两极化的问题。所以,台湾现在的媒体是有两极化的问题,就是非蓝即绿,似乎很难有所谓公正、客观、比较没有偏见的媒体在政治上的态度。”邱家宜认为,这两点成为红色力量渗透的破口,同时给台湾的民主基石造成最大的破坏。

去年11月,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以多次违规为由,通过决议驳回了中天新闻台换照申请,成为台湾有线电视时代以来的首例。而后中天原来的频道换成公共广播媒体,引起许多讨论。委员会议认定,中天新闻的内控与自律机制失灵,有害内部新闻自主。


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教授王泰俐(照片提供:王泰俐)

王泰俐说:“换照没有通过之后,4个月内又由公广集团接替其频道的位置。支持公广集团的人认为,这是改善台湾不要再那么走向两极化,认为所谓的公广集团是没有颜色,没有聚合性的问题,是属于一个全民的新闻电视频道,或许可以改善台湾的新闻质量。”

艾玮昂认为,改善媒体环境是台湾民主的最后一里路:“大部分台湾媒体属于大财团,而财团对新闻的选择握有主导权,这会造成商业利益影响,产生更多刺激耸动性议题的需求,使媒体质量降低。”

RSF与许多国际媒体,都期待台湾政府能在法令与执行上约束媒体所有者,让新闻能更公平、公正的为大众服务。艾玮昂深信台湾有潜力进入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最高的前20名。不过,他强调,台湾应渐渐做到媒体完全独立,并更积极地邀请国际媒体与NGO进驻,让国际社会更有机会认识到,台湾的进步不亚于香港或其它亚太先进国家,是一个能提供高度自由与法治的地方。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制度透明有效打假 台湾成新闻自由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