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政府批评英国大学过份依赖收取中国留学生 英国政府批评英国大学过份依赖收取中国留学生

英国政府批评英国大学过份依赖收取中国留学生






发表时间:

约翰逊会见受到中方制裁的英国人士代表 © 网络图片

在校园举办声援香港活动时,不但遭校方百般阻挠;即使成功申请,又遭有中共背景的校内组织纠众包围骚扰,甚至用暴力抢夺文宣,迫使他们中止相关活动,而事后向校方投诉都不了了之。有香港留学生组织自发收集更多同类个案,以撰写报告向政府进一步反映情况,望能守护校园内的言论自由。 

今年将本科毕业的Jamie(化名),就读伦敦市内其中一所最顶级的大学,在反修例运动期间不少同学都不清楚香港正发生的事,Jamie本想与几位同样来自香港的留学生成立关注香港问题的学生组织,以便与同学加强沟通,却被学生会拒绝,“他们没具体说什么原因,有人说可能我们倡议的太敏感,但事实是校内有各个不同政治取态鲜明的学生组织,为何就独独针对香港议题?” 

无法成立学生组织,令Jamie她们无法循正常程序在校内申办活动,故只好与现有的学生组织合作,“刚好国际特赦组织的校内分部当年工作的主题是保障人权和示威权,我们就与他们商讨合作就香港议题发声。”最终她们可用国际特赦组织的名义,向校方申请一连两日在学生中心外举办香港示威与警暴的展览,说明有关反修例运动的前因后果,又播放片段展示期间涉及的警暴问题。 

展览在前年11月底首日展出,一个早上下来十分顺利,“来参观的同学来自世界各地,甚至有内地生,其中一个我印象很深刻,他曾在中大交流故有不少朋友,近日得知他们都十分惊恐,又不能上课被迫由宿舍返家,想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我们向他讲解中大事件后他亦表示愤慨。但中午过后,有内地生语带恐吓着她们小心,“我们学联会有人来。该学生口中的“学联”是全英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UK),据其网站所称是“受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英国大使馆教育处支持”,更号称是目前英国最大的华人社团。 

据Jamie观察,CSSAUK在校内势力颇大,可动员校内内地生在学生会投票否决不合中共意的议题,“他们会经WeChat号召内地生投票,讲明投票后会发红包。” 

她们曾表示反对,但内地生声称“英国冇肖像权”,故可随意拍摄她们大头。Jamie一方只有不足十人,渐渐对方纠集了近半百人,“他们不少挥舞五星旗,又持iPad播放警察使用武力清场的片段,我也不明白他们想表达什么。” 

当时现场火药味已浓,惊动校园保安,但保安的处理竟是要求Jamie腰斩展览,原因“太多人众集要清场”。Jamie形容当时感觉愤怒且无奈,“我们只是行使学生的权利发表意见和促进交流,但被人骚扰,为何不是要求搞事者离开,而要求我们走?” 

惟Jamie当时与同伴商量后,仍尊重校方决定,先行离去,“但我们都很怕被搞事者跟踪,故一行人都在其他教学楼中躲避数小时才返家。”当晚获校方告知原定翌日的展览亦被腰斩。 

Jamie等人事后向学生会投诉,质疑腰斩之决定,但学生会只与校园保安互相推卸责任:“其实我在英国读书近十年,从没想过在校园做一些正确的事会变得如此不安全,甚至被校方诸多阻挠。” 

事后亦有英国学生向他们表示同情及不满,认为英国作为一个自由的国度,她们要被迫蒙面发表意见,已是不应该出现的情况,何况校方处理手法实有损言论自由。Jamie表示经此役后明白在校园可做的已相当有限,故改投身校外组织希望可继续在英支援港人。 

在伦敦一所罗素集团的名校就读的Kitty(化名)亦有类似遭遇,她前年10月1日在校内与几位港人学生即兴发起Stand with HK集会,邀请所有支持香港人的学生参与,当时出席的有十数个香港和本地学生,各人手持自制文宣及高叫支持香港的口号,未几即有内地生到场,用普通话指骂他们是“曱甴”、“汉奸”等:“我还记得他们当中有人挥动反转了的五星红旗,当场有种很滑稽的感觉。” 

但随着对方纠众渐多近百,气氛亦开始紧张,保安即时介入并分开两团人,并要求Kitty等人离开,“但明明我们什么都没做,只是坐着并喊口号,是他们来骚扰我们,为何不是要求他们离开?” 

Kitty当时手持自制的反修例运动时序表,“突然有个脸容十分凶悍的内地生闪出到我身前,瞪着我的时序表,之后对我怒目相向,发难一手扯下我的文宣丢在地上。”保安即时将涉事人带走,并又再要求Kitty等人先行离去,Kitty一伙担心情况会失控,只好屈服。 

事后与Kitty同住的内地生友人发现,Kitty和其身旁的同伴均被起底,将全名发布在内地的社交群组并指她们是“港独分子”、“曱甴”等。 

Kitty相当担心,并多次向校方委派负责照顾她学业以外问题的导师发电邮求助,但都如泥牛入海。直至Kitty到其办公室要求面谈,才获告知他不懂得如何处理,并转介她予一位高级导师,“他态度比之前的积极得多,也开解了我,不过也无法解决。最令我失望的是,就是在校园发表意见竟变得如此不安全。” 

事实上,Kitty等人在事件后再向校方申请声援港人的活动都屡延,最后获有条件批准,“条件是我们不能发出声音,这令我意识到在校内其实我们已无甚空间去就香港议题发声。”Kitty直指校方是“买中共怕” :“因为怕冇咗内地生学费。” 

由执政保守党资助的智库ONWARD去年发表研究报告,指英国大学过份依赖来自中国留学生的学费,并有充份证据显示中共及其操控组织正损害英国学界的学术自由和研究。 

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图根达特(Tom Tugendhat)曾表示,中共会透过不同途径,以撤出对英国学术界提供研究资金或撤出中国留学生等威吓手段来迫使英国学术界在敏感议题上噤声,并直言“英国的学术自由遭到侵蚀 

有见及此,香港留学生组织“香港思源”去年起开始收集大学生在校园发表有关支持香港运动而遭受疑似中共组织骚扰的个案,希望可向政府提交报告以作进一行动。发起人之一的Basil表示,目前收到个案甚少,“我们猜测是因为部份人认为他们的遭遇太微不足道,但其实我们都会需要以反映中共渗透英国校园的情况。” 

Basil强调,参与者身份绝对保密,且数据会在使用后销毁,希望有类似Jamie和Kitty遭遇的学生,无论是否来自香港,都可联络他们并提供资料。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英国政府批评英国大学过份依赖收取中国留学生 英国政府批评英国大学过份依赖收取中国留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