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现代“鲁滨逊” 32年隐居孤岛成传奇 却没逃过….

《鲁滨逊漂流记》(Robinson
Crusoe)是许多人熟知和喜爱的探险小说,描述一位叫鲁滨逊的海难幸存者在一个荒凉的小岛上自食其力生活多年的故事。

那毕竟是小说,而且是在300年前。现在,意大利男子莫罗·莫兰迪(Mauro Morandi)被人称为现代版“鲁滨逊”。

81岁的莫兰迪在一个孤岛上生活了32年。最近,迫于意大利当局的压力,他不得不离开那里。

他当年为什么选择远离尘嚣去孤岛离群索居?30多年,他目睹了多少传奇故事?体验过哪些酸甜苦辣?沉淀出怎样的人生感悟?

2018年时,莫兰迪向BBC
Outlook节目讲述了自己在意大利撒丁岛北部的布德利小岛(Budelli)生活的经历和感受。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总是有点叛逆”

我的名字叫莫兰迪,我是布德利岛上唯一的居民。

没有人再使用我的真名,人们都叫我布德利的莫罗,就像列奥纳多·达·芬奇一样。人们说我是一名艺术家,但我并不这样认为。

我总是有点叛逆,从小就喜欢室外生活,在森林中自由奔跑、爬树、享受室外新鲜空气。我热爱大自然。

我曾是一名体育老师。我喜欢上体育课时播放音乐,因为我觉得这样更有趣。但当时在意大利是不允许这样做的。我总是为此收到寄到校长那里的投诉信。因此,最后我决定辞职不干了。

我当时对社会上的许多事都感到厌烦:消费主义和意大利的政治局势。于是,我决定远离所有文明,搬到波利尼西亚(又译玻里尼西亚,Polynesia)一个无人居住的荒岛上生活。

我希望开始贴近大自然的全新生活。

“我可以接替你的职位吗?”

当时,我有四、五个朋友也和我有同样的想法。我们学习航行,还买了只旧船修整了一下。

但我们没什么钱,在抵达波利尼西亚前到了意大利拉马达莱纳群岛(the Italian archipelago of La
Maddalena)。这是位于撒丁岛北部的一系列风景美丽的岛屿。

本来,我们计划在那里做些跟游客有关的工作赚些钱,然后继续前行。在这一带航行、探索这一神奇的地方时,我们来到了一个叫布德利的小岛。

这是一个美丽的小环礁岛,以其特有的粉色海滩而出名。这是因为那里的沙滩是由碾碎的小珊瑚和微观海洋生物构成,当它们与海水接触时就变成了粉色。这一景观令人叹为观止。

所以,当我们靠近这个小岛时就决定停下来,去看一看。

我们到达那里后跟岛上的守岛人聊了起来。他告诉我们2天后他就要退休了。当他说这话时我感到心潮澎湃,我问他:“你觉我我可以代替你的位置吗?”

他说,可以安排一下。他让我和岛主人取得了联系。之后,我就搬到了岛上,一住就是29年。

我在自家门口找到了波利尼西亚。

“我想让世界看到小岛的美丽”

以前布德利岛是开放的,直到1994年它成为国家公园的一部分。现在只有一小部分游人可以在白天的时候到岛上来游览。但已经不允许任何人到海滩上来。

过去有超过3千名游客曾到岛上来旅游,他们曾偷走海滩上的粉红色沙子。

当你看到美好的东西时,你想把它带走。但当你把它带回家、摆在你客厅时,你会发现并不会显现同样的效果。你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的贪婪偷了一点大自然回家而已。

我如果看见有人想到海滩上去我会斥责他们,当然这并不是我的义务。只不过当有人不尊重大自然时会让我感到不开心。

在岛上的最初两年,我生活的像隐士那样。我不想见任何人,也不允许任何人接近我的房屋住处。后来我意识到这样很自私,我开始与游客讲话,并带他们在岛上转转,为他们解释这些神奇粉沙子背后的科学道理。

我也希望表达自己对这里的热爱,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定拍一些照片,并把它们放到社交媒体上与人分享。

之前很长时间,我不希望岛上有无线上网。但我意识到要感谢互联网让我可以与世界分享我的信息,以便让人们看到这里是多么美丽,让他们明白这里为什么需要保护。

“我并不孤独”

夏季这里非常繁忙,但到了冬季很不好过。冬天,这里的海上条件非常恶劣,因此没有人来。

瞬息万变的天气让人根本无法预测,但这也正是我爱这里的原因。由于天气变化如此之快,才形成了这里迷人的海浪和云朵。

在冬季,我通常黎明就醒来,然后出去拍照。我还喜欢在岛上漫步,欣赏美丽的色彩、听风声和闻海岛的气味。

布德利岛散发着桃金娘和迷迭香的味道,这两种植物在岛上到处都是。

晚饭后,我会坐在房间里听外面的海风呼啸。我会听音乐。我喜欢古典音乐:巴赫、莫扎特。我也不介意爵士乐。

但我并不觉得孤独。我有两只猫。从猫的名字你可以猜到她们的性格特点:一只叫不想让人摸的黑猫;另一只叫不介意被人摸的黑猫。

我还有书,它们是永远不会背叛你的朋友。

“我一点也不后悔”

我过去曾有过一只橡皮船,但自从岛变成了国家公园的一部分后我就不能再保留自己的船了。

在夏季,往岛上载游客的水手们也会帮我购物并带回来。

冬天的时候,我有一位渔民朋友,他要到我这里附近打鱼时会事先给我打电话。我们商量好,他就会给我带些食品和其他供给。但去年冬天非常艰难,天气极其恶劣。我在3个月中只见到过他3次。

幸运的是我现在有一个冰柜,但过去我只能靠罐头食品糊口。

这是我很久以前所作出的一个人生选择,我想坚持到底,虽然不容易,但我一点也不后悔。

说句实话,当我回到大陆看我女儿时,去超市购物以及跟许多朋友见面、吃饭让我觉得压力很大。

在繁忙的城市中令我感觉很焦虑。只有当我在岛上的时候,我才感到彻底的自由。

我彻底爱上了布德利岛,我觉得布德利岛也同样给予我厚爱。我在过去29年从来没生过病,布德利关爱我的健康,待我不薄。

在我心目中,这是世界上最特别的地方。

后续:“我仍将可以看到大海”

去年,莫兰迪接到布德利岛主的通知,让他搬离。其实,过去几年莫兰迪已经多次受到让他搬迁的威胁。

2020年,拉马达莱纳群岛国家公园负责人法布里奇奥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表示,莫兰迪对自己居住的小屋进行了违法改造,这个小屋曾是二战时期的一个无线电台。

有人发起请愿签名活动,要求意大利政府允许莫兰迪继续留在岛上,已经有7万人在请愿书上签了名。

尽管如此,上周日(4月25日),莫兰迪宣布他决定离开布德利岛。他告诉英国《卫报》,他会搬到附近拉马达莱纳群岛上的一处小公寓中。

“我的生活不会改变太大,我仍将可以看到大海,”他说。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意大利现代“鲁滨逊” 32年隐居孤岛成传奇 却没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