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总统:我们是否都看错了他?

拜登总统:我们是否都看错了他?

图像来源,AFP

对于在眼花缭乱的特朗普秀场上狂欢了四年的白宫记者团来说,过去三个月一直是个挑战。

正如我一天晚上对一位观众说的,也许这个比喻不太恰当,但从特朗普(Donald Trump)到拜登(Joe
Biden)的转变就像从过去每天吸食霹雳可卡因,变成每周喝一小瓶低度数的啤酒。

现在每天的白宫简报会都让人昏昏欲睡。不再有争斗,不再有谩骂。

不再有午夜的推特风暴,不再有向色情明星转账,也不再有喧闹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集会。

那么,这一切是否意味着一个无聊的总统任期开始了?绝对不是。到目前为止,这是一个比我们任何人想象的都更有趣的总统任期,我甚至认为它相当精彩。

从纯粹自私的角度来看,可惜的是它不再是为电视打造的盛宴,不能像过去四年一样让人大块朵颐。

特朗普总是对视觉效果和离谱的东西情有独钟,他知道如何让自己成为注意力的中心,而拜登似乎对此没有兴趣,他似乎更想让人们关注他做了什么,而不是说了什么。这多么奇怪。

我们报道说过78岁的拜登将成为一名过渡性总统。他将在任期内为政治降温,并试图弥合一个分裂的国家。

我们期待他在应对新冠疫情时,将荒谬的政治因素剔除,加快疫苗的推广,排除政治机构中的毒素……但似乎也只有这些了。

他任命了一个技术官僚为主的内阁,大概是为了履行管理职能。这也许能让火车更准点一些,但不能改变所有的车辆,更不能改变铁路的轨距。对于有着“美铁乔”(Amtrak
Joe)绰号的他来说,这是一个合适的雄心壮志。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拜登有着“美铁乔”(Amtrak Joe)的绰号。

但是,也许我们搞错了这一切。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 不但没有一丝过渡的意味, 他简直就是一位变革性的的总统?

变革性这个词并不带有正面或负面的含义——它只是基于我们迄今为止所看到的雄心的一种推测。选民们很快就会决定这是好是坏。

让我们从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开始。

这项浩大的立法最直观的结果是,几乎所有的美国成年人都将收到一张1400美元的支票,以帮助他们应对新冠大流行带来的困难。这对许多美国人来说是到手的现金,因此赢得了民主党和共和党选民的广泛支持,尽管没有一名共和党议员支持这项提议。

但不要只看表面,进一步揭开该政策的面纱,还有很多东西值得一看。也许最重要的是对儿童税收抵免的扩展。贫困家庭可能很快就会得到对每个孩子每年提供的高达3000美元的补助。据估计,该项措施将使数以百万计的年轻人摆脱贫困。就目前情况而言,这项措施仅适用于2021年,但白宫内部很清楚,拜登希望让这项措施永久生效。

这是一项重要的社会政策,不容小觑。

随着经济刺激计划(或更恰当地称为“美国救助计划”)的通过,拜登想纠正一些他认为奥巴马(Barack
Obama)在2009年上台并接手金融危机的烂摊子时所犯的错误。是的,奥巴马当时通过一系列措施,但事后看来,很多被认为过于谨慎,不够大刀阔斧。

奥巴马是美国第一位非裔美国总统。
做为其副手的拜登学到的一点是,不要浪费一场危机带来的机遇。疫情的紧迫性给了拜登推动大规模计划所需的理由,他成功了。

再看看他在重振美国基建方面的计划吧,数字同样达到万亿,同样雄心勃勃。该计划不只是呆板地修复桥梁和道路(尽管这至关重要),它致力于让数字接入更合理,并且涉及的范围不止于此,非常广泛。

“这不是一个小修小补的计划,”拜登在匹兹堡郊外对民众说。“这是美国千载难逢的投资。”

对于共和党人来说,这是典型的政府贪功的行为,比通常与公路修缮有关的民间工程更有社会工程的味道。

拜登希望通过这一基建计划实现的愿望不胜枚举。它渴望在短期内创造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并从长期上加强美国的竞争力。它希望能推进种族平等。对新的、更清洁的能源的关注,有望帮助国家应对气候变化。

在这一问题上,看看他上周在华盛顿举行的视频峰会上为气候变化设定的宏大目标,这些都不是一个稳扎稳打的总统应做的事。到下个十年结束时,减排52%的目标是艰巨的。

谁也不知道他能否实现这个目标——这将要求美国人改变他们的开车方式、给房子供暖和制冷的方式、工业运作的方式。但如果他的雄心是为了显示美国人的雄心,那么,嗯,它是雄心勃勃的。

很明显,这一系列改变带来的益处不容置疑,但要过国会这一关。这还没有发生。

不过,我常听人们说“且看下文”, 我要补充一点是, 把注意力聚焦在首个100天略显可笑。

头100天是一份意向声明,是你在剩余任期内可能做的事的首付。但坦率地说,如果之后的1360天玩完,演砸了,谁会在乎你的前100天是否光彩夺目呢?

综上所述,意向声明很重要,而这正是让乏味的老拜登如此有趣的原因。

这是一个博客专栏而非一本书,但可以说过去40年美国政治的主导思想是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低税收、放松经济管制、预算平衡、鼓励竞争和限制工会的小政府。

撒切尔主义在英国的影响也是如此。是的,在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之后,工党政府执政了13年,就像自里根以后克林顿和奥巴马的当选一样。但可以说,它们是在货币主义经济学家的正统观念中运作的,并且由他们定义。从芝加哥学派的弥尔顿·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到亚伦·华特爵士(Sir Alan Walters),这些经济学家在大西洋两岸都拥有如此重要的学术影响力。

如果奥巴马的救助计划还不够深入(正如拜登所认为的那样),那肯定是因为他看到了保守派茶党运动的破坏性和不断增长的力量。克林顿(Bill
Clinton)和布莱尔(Tony
Blair)都通过难以捉摸的“第三种道路”看到了他们的胜利之路:自由市场的经济自由主义和对最不富裕人群的大量关注。

在经历了20世纪80年代英国工党和美国民主党人都遭遇了挫败,士气低落后,人们对他们需要做什么来赢得胜利感到非常困惑,克林顿和布莱尔都坚信,增税和大政府的承诺不会扭转这一趋势。

但无论好坏,拜登似乎正利用疫情和美国基础设施的糟糕状况,毫不掩饰地对美国人民说:“是的,大政府回来了。”这也是仍试图厘清自己后特朗普时代身份的共和党对手们热衷放手一搏的领域。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罗斯福签署银行法案。

之前帮助拜登的民调专家甚至更乐观,认为总统应该更直接地表示有必要对最富有的人增税,以支持这一雄心壮志。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重大的突破,也是一场巨大的赌博。到目前为止,从处理新冠疫情,到经济刺激以及基建计划,他的支持率在他所选择挑战的地方一直是非常积极的。

南部边境的混乱情况就不一样了;总统现在承认这是一场危机。枪支控制这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将会引发很多怨气,但考虑到参议院的微妙平衡,很难看到他能通过立法取得什么成果。

拜登一直对保持社交距离和戴口罩非常执著,与他的前任背道而驰。
后者随心而为,甚至让白宫变成一个新冠超级传播场所。拜登总统在其参与的会面都需要保持社交距离,并严格遵守规定。

上月的这个时候,在东厅举行了一场有趣的会议。

总统史学家乔恩·米查姆(Jon
Meacham)带着他的一些杰出同事来参加拜登急于召开的一个座谈会。在这个阶段,拜登仅担任总统仅60天左右,他已经在考虑身后遗产和他下面要做的事情:总统权力的限度是什么,他能从他的前任那里学到什么?

其中某一时刻,他转向也许是这些总统学者中最受尊敬的多丽丝·卡恩斯·古德温(Doris Kearns
Goodwin),并说:“我不是罗斯福,但是……”

或许,拜登正将现在看做是他在大萧条后推行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新政”的时刻,或者是林登·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在20世纪60年代倡导的向贫困和种族不平等宣战的时刻。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嘲讽拜登,他已经从政40多年了,但他有什么表现呢?

看起来,掌权的他正试图对这个问题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即使看上去并不精彩。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拜登总统:我们是否都看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