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与恐惧 红二代与习近平形同水火

习近平上台后,中共红二代越来越不被重用及被边缘化。近年来,多名红二代被判重刑,凸显习与红二代之间的裂痕。多方报道显示,红二代们对习存在不满与恐惧。

  红二代陈小鲁对习多个行为有看法

  《纽约时报》今年4月26日刊登了该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的新书《北京分社》中文章《父与子》的节选,作者曾多次采访陈小鲁,该书提到了陈小鲁生前对习的看法。

  中共已故元老陈毅之子陈小鲁2018年2月28日因心脏病在海南去世,终年72岁。

  报道写道,“在我们头几次一起吃午餐时,小鲁(陈小鲁)比较小心谨慎,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对习近平有所保留。”

  报道表示,陈小鲁对9号文件发表了负面评论。9号文件是习近平上台后不久发布的,列出了中共定义为中国不可接受的西方思想——宪政民主、普世人权。9号文件是习近平发出的自由派人士将面临暴风骤雨的早期信号。它显示了习执行威权统治的决心。小鲁似乎深感失望。

  陈小鲁较为知名的一个行为,是其在2013年8月公开为在“文革”中身为高中生的他犯下的过错而道歉。此举与当前的习当局做法形成对比。在近日中共出版的《中国共产党简史》中,当局只用1页简略描述了文革经过,强调作为政治运动的文革与文革历史时期是有区别的,却用了7页描述中共的“各项工作在艰难中仍然取得了重要进展”.

  《纽时》的文章透露,陈小鲁认为,美中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这并不是我乐见的,但我无能为力。”他说。

  目前,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与美国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旅美独立学者吴祚来的文章曾提到,据前中共副总理罗瑞卿女儿在陈小鲁的追悼会上透露,陈小鲁被上海有关部门拘审一段时间,出来后告诉朋友们,自己没事,可以旅游了。但知情者都知道,他已被禁令出国,而且还有消息说,有关部门追问他消费的安邦数千万旅游经费(这些经费应该是替安邦当理事或站台获得的报销费用)。即便陈小鲁在海南旅游,仍然会被有关方面严格盯梢,以防大佬级红二代出国,带来不可测的影响。

  陈元多任秘书和“管家”被抓

  近年来,已故中共元老陈云长子陈元曾掌管的中共国家开发银行(简称“国开行”),重量级官员们相继被抓,其中包括多名陈元的“管家”(国开行办公厅主任)。

  今年4月19日,退休八年多的国开行前运行总监章茂龙被调查。章茂龙从2000年9月至2005年3月先后任国开行办公厅(党委办公室)主任,是时任国开行行长陈元的“管家”。

  1998年,陈元调任国家开发银行,担任行长职务;2008年,改任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2013年退休,成为全国政协副主席。

  今年1月,国开行前评审二局资深专家张林武被调查。张林武2012年3月至2014年12月,任国开行办公厅主任,也是时任国开行董事长陈元的“管家”。陆媒也爆出张林武“在国开行曾任领导秘书”。

  2019年2月28日,国开行前行务委员郭林被调查。郭林1994年10月到国开行办公厅行长办公室当了正处级秘书,直到2000年。

  此外,陈元与红二代任志强、薄熙来的关系密切。

  有海外中文媒体人爆料说,当年,任志强在北京西城区工作的时候,是陈元把他拉入到西城区成立的房地产公司(北京华远集团,当时董事长由区委书记陈元兼任)。所以说,陈元与任志强的关系,比王岐山与任的关系更加密切。

  2020年9月22日,北京华远集团前董事长任志强遭判刑18年。任志强于2016年2月19日曾批评“官媒姓党”,遭到中共“文革式”的围攻。

  大秘被抓 王岐山公开捧习被指“恐惧”

  任志强被判刑后,王岐山的“大秘”、中央巡视组前副部级巡视专员董宏被查,被外界视为中共最高层的内斗加剧,并认为王岐山的处境不妙。

  今年4月12日董宏被开除中共党籍,当局指其“大搞权钱交易、非法收受巨额财物”等。26日董宏被逮捕。

  4月20日,王岐山在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致辞时,他自称是“临时主持人”,自己不是致辞,致辞的是习近平,自己只是替习“报幕的”,引起舆论关注。

  多个媒体认为,这是王岐山公开对习“示弱”或对习存在“恐惧”的表现。

  据悉,任志强家族和王岐山家族几十年以来关系很好。任、王两人是“亦友亦师”的关系。

  习近平掌权后红二代遭全面边缘化

  习近平上台后,王岐山、刘源曾助习反腐打虎。此外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耿飙之女耿莹、胡乔木之女胡木英、陶铸之女陶斯亮等红二代一度公开挺习。

  随着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吴小晖、任志强被判刑及陈小鲁去世,习与红二代之间的裂痕明显。

  即使是对扳倒谷俊山、徐才厚有功的刘源,也没有像外界预期的跻身军委委员或任军委副主席,而是退休到中共人大任闲职;“打虎干将”王岐山,也没有留任常委和中纪委书记,只出任无实权的国家副主席。

  在军中的红二代上将中,空军司令员马晓天、中部战区政委殷方龙、海军政委刘晓江、二炮政委张海阳、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全部到点退休。

  目前在中共军界,只有红二代、中央军委副主席张又侠被重用。据报道,习近平和张又侠的父辈之间的关系比较亲密。

  红二代在中共政界也越来越被边缘化。

  毛泽东嫡孙毛新宇、李鹏之女李小琳、邓小平的女儿邓楠、陈云的儿子陈元、朱镕基的女儿朱燕来、万里之子万季飞等,都没有跻身2018年新一届中共全国政协委员。

  在中共部级官员中,目前前总理李鹏之子李小鹏,担任中共交通运输部部长、党组副书记。

  今年4月4日清明节,在当局要求下,已故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家人搬离北京富强胡同6号院;而在2019年5月19日,胡耀邦三子胡德华搬离了胡耀邦生前居住的西城区会计师胡同25号四合院。

  对习表忠的红二代们越来越少

  近年来,不少红二代鲜少露面,渐渐消失在新闻报道中。

  今年2月20日,中共当局在北京举行华国锋100周年诞辰座谈会。当天,久未露面的毛新宇、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等人现身。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习近平当局这次高调纪念华国锋的主要看点在于警告“红二代”。当时马云的蚂蚁集团被当局拒绝上市。而蚂蚁集团背后,很多官二代、红二代相关的人在控股,所以借这个会议,习有向这些人发出警告的意味。

  李林一说,毛新宇以前整天把“我爷爷”挂在嘴边,估计是不讨当局喜欢的原因之一。其实,只要毛把“我爷爷”换成“总书记”,当局就会不断让他露面。而这个巨大的红二代集团,近几年来对习表忠心的却看不见几个,由此也可见习与红二代之间的关系差到了何种地步。

  在习近平掌权初期,红二代一度频频挺习。如2014年、2015年、2016年在北京都举行了规模比较大的红二代“新年团拜会”挺习,2015年规模有近千人。

  中共“十九大”后,红二代大型集会挺习近平的事件再不见公开报道。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不满与恐惧 红二代与习近平形同水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