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踩踏惨案升至45死:谁让10万人挤上山?

以色列踩踏惨案升至45死:谁让10万人挤上山?

(新华社)

「好不容易撑过瘟疫,却碰上了这种死亡灾难…」以色列北境的犹太教名胜莫兰山,29日晚间发生了死伤惨烈的大规模踩踏事故。为庆祝年度宗教大日、去年因疫被迫取消的「篝火节」,超过10万名正统派犹太教徒,大举涌进莫兰山彻夜庆祝。但现场山路拥挤,出入口地势狭窄陡坡,因此在警方防疫管控失败、人潮严重爆满的状况下,上万参拜者突然恐慌失控、彼此窄路踩踏。

尽管惨案发生后,以色列紧急出动数千军队封锁周边交通、禁止人潮继续涌入;但截至30日清晨为止,现场已知至少44人被活活踩死,恐成近20年来死伤最惨的公安事件。

一年一度的「篝火节」( Lag B’omer
),是犹太信仰习俗「数算俄梅珥」(逾越节至五旬节50天)中的第33日,其传统上会有盛大的篝火庆典,各地也都会趁着仪式举行婚礼,是一个聚集人潮、彻夜狂欢歌舞的欢腾节日。而本回事发的莫兰山,则又是篝火节庆典活动中,宗教意义最为浓厚的犹太教贤者圣墓。

由于去年此际,以色列与全世界都遭遇了COVID-19的瘟疫侵袭,为避免宗教群聚恶化感染,2020年的篝火节活动,也在各方的自肃呼吁与压力下,因防疫问题全境取消。然而一年过后,以色列已有53%的人口完成两剂疫苗注射,并于4月开始大规模解封——于是,本年度举办于4月29~30日深夜的篝火节,也成为疫情爆发以来,以色列国内第一个被允许大规模人潮群聚的「正常宗教庆典」。

(路透)

篝火节的活动,原本是唱歌跳舞、围火狂欢的欢欣祭典,作为「疫情解封」的庆祝也再适合不过——没想到无法收拾的死亡悲剧,却无妄降临。

综合以色列《国土报》、《耶路撒冷邮报》、《以色列时报》与国内电视台的目击说法。莫兰山的人群死亡惨案,发生在4月29日晚间,当时以色列的急救与民防单位突然接到了大型事故通报,指莫兰山篝火节的庆祝活动「发生了舞台崩塌意外…现场死伤狼藉」。

消息传出的第一时间,状况极为混乱。各路媒体只知道「莫兰山出事」,却都联系不上现场单位——这是因为光是29日夜间,莫兰山的篝火节活动就涌入超过10万信众。现场狭窄陡长的山路,被万头钻动、如海浪一半的人潮给严重塞爆,这不仅瘫痪了交通出入,更让区域电信系统超载中断,网络、电话完全无法使用。

前线资讯的混乱,第一时间也引发了后方支持的资讯恐慌。直到现场警力回报之后,以色列中央政府才获知大事不妙,因为现场回传的画面并不是舞台倒塌,而是重载失控的人群在山路上「山崩式地彼此踩踏」。

(路透)

莫兰山的事发现场,起初乱成一团,现场警力、大会广播都无法阻止采踏海啸的恐慌。在此期间,前线指挥链没有办法有效疏散人潮,直到中央紧急调来了军队支持——医疗兵团紧急空降救人;陆军部队紧急封锁莫兰山的联外道路、阻止人潮继续涌入祭典;工兵部队紧急搭设野战医院兼前线救灾指挥中心,

「…一方面指挥医疗后送,但更重要的任务是疏散人潮,并从混乱的踩踏现场寻回罹难者尸体。」

截至4月30日清晨为止,以色列当局已在莫兰山庆典周边,寻获至少44具尸体;因踩踏、窒息、或其他健康因素而送医者,更超过百人——但由于悲剧爆发当下,会场内外至少有10万人群聚(24小时内预计的总参与人数预计有20万人),因此光是疏散、疏运、后送与清理现场,各路的民防单位与以色列军团,就已乱得不可开交,切确的死伤资讯、事故原因,亦难以在第一时间确认厘清。

「当时我正找到路边的位置坐下来打算吃些东西,接着我就听到了震耳欲聋的人群惨叫。」一名参与祭典的几名目击者艾维,对《国土报》惊恐地回忆:

(新华社)

「我们冲到现场想要帮忙,结果只看见满地挤压成一团的人体。当时大概是晚间10点左右,现在几具尸体已经变成了几十具尸体了…事故发生得太过突然,才几秒钟的时间,原本走得好好的人群,就像骨牌海浪一般前冲跌倒、彼此恐慌踩踏,一切真的太恐怖了。」

以色列警方表示,莫兰山之所以会爆发死亡事故,很可能是因为现场山路信道狭窄、事发的下坡路段又湿滑,因此才会有人失足跌倒,并「意外触发」大规模的踩踏悲剧。但切确的原因与具体经过,「就现阶段而言还没办法确认,目前的重点是急救与疏散,肇事原因与悲剧经过,只能静待检察官事后调查。」

但对此,现场生还的目击者们与大会医疗队,却有不一样的灾难说法。

(路透)

警方认为,莫兰山会场挤入过量信众、超过10万人的超载数量,恐是造成悲剧的主因;但像是《以色列时报》等保守派媒体却质疑:莫兰山的篝火节庆典,虽然是疫情爆发以来、以色列境内最大的单一群聚人潮,「但10万人的数字,比起往年常态却已是『相对人少』。」为何过往20年都没有出过意外,今日却一发不可收拾?

目击者们对媒体表示:悲剧爆发当时,山路信道上之所以会「人潮塞爆」,是因为现场调控人潮出入的以色列警察,「为了管制山上人潮,而封锁主要出入口。」因此众人才会被引导到狭窄下坡的停车场临时便道,谁知水泄不通的人龙反因此爆发推挤踩踏的死亡惨剧。

那么警察为什么要突然在典礼高潮之际,无端封锁主要信道呢?这是因为以色列虽然已经松绑防疫限制,但内政部仍对篝火节祭典,设有至多1,000人的「群聚限制」——虽然此一门槛老早就被冲破而无法控制,但当时庆典会场的收容人数也已超过公共安全上限,因此现场警队才会为了「减缓人流进入」出此下策。

不过对此,警队方面却也不满地向《国土报》抱屈:

「警队指挥官真的已经很尽力了,这就是意外!谁能避免有人在走路时摔倒所触发的连锁意外?莫兰山的维安警队已经花了好几个星期的时间,缜密的来安排疏散与人潮管控,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这是貌似人祸的天灾,我们真的没办法预防这种悲剧。」

莫兰山的踩踏悲剧,已成为以色列承平时代遭遇最严重的公共安全事故之一。但由于现场参与祭典的十万信众,大多是犹太教极端正统派、奉神秘主义的「哈西迪犹太教徒」。因此整起事件所引起的各方反应,也让教派族群关系颇为敏感的以色列犹太教社群,掀起了颇为微妙的各方回应。

(路透)

哈西迪犹太教徒之所以要趁着篝火节在莫兰山大集结,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纪念这个节日由来的宗教贤者、安葬于此山的2世纪传奇拉比——西蒙.巴尔.约海(Shimon
bar Yochai,又称「拉西比」)。

根据犹太教的经典传说,拉希比生于「犹太战争」、犹太人的第二圣殿被罗马军团攻占焚毁后。当时他因为对罗马统治者发表了不满言论,因而遭到追捕通缉,之后才与儿子一同躲入荒野山洞12年,直到上帝降示后他才离开山洞,但却见到人类农民「勤于农耕、荒废学经」而极为愤怒,并与儿子纵火试图惩罚这些「为了糊口而忘了追求侍奉真神的愚民」。

谁知拉希比到处放火的行为,反倒惹毛了上帝。于是耶和华从天大骂拉西比父子:「汝等出山是来毁灭我的世界吗?回到你们的洞穴去。」于是拉西比父子才重返山洞思过12个月,并自始修正了对于信仰修道的态度。

拉西比后来成为了犹太教神秘主义哲学卡巴拉的传承者,据说编着了重要的《光辉之书》。因此其逝世之日,才会成为今天犹太人的「篝火节」。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以色列踩踏惨案升至45死:谁让10万人挤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