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失宠”成靶子,北京醉翁之意何在?

华盛顿 — 

从唯一在华独资设厂的外国宠儿,变成中国官方和官媒的靶子,特斯拉近来在中国的遭遇引发业界和评论人士的关注。专家指出,特斯拉碰上的正是中共的惯用剧本-典型的 “诱饵与转折(bait-and-switch),” 即利用国内反美舆论对待具有关键技术的外国公司,增加迫使其技术转让的筹码。

专家呼吁美国对特斯拉事件提高警惕,因为北京的意图不仅仅是“限制市场份额”保护本国竞争者,还可能迫使特斯拉透露与美国政府合作的其他项目的信息,比如关乎美国国家安全的私有载人航空项目SpaceX。

“诱饵到转折”的剧本范式


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余茂春 (照片来源:哈德逊研究所)

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余茂春(Miles Yu)向美国之音归纳了中共对外国投资,特别是那些具有关键技术和专有创新的外国投资的整体手法。“这是一种“‘诱饵和转折’,即以初步的税收优惠和监管措施吸引你进入中国; 一旦上钩,在中国取得了初步的成功,中共就会毫不犹豫地利用其在中国的投资作为一种杠杆,直接或微妙地迫使它们遵守一系列要求。”

这几乎就是特斯拉在中国的发展蓝本。

2018年,特斯拉获批在上海建厂,成为上海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这打破了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对外国车企在华设立全资子公司的禁令,让特斯拉一度被视为外资在华运营的典范。

据彭博社报道,北京不仅向特斯拉打开庞大的中国电动汽车市场,还以优惠的利率向特斯拉提供了大量资本,为工业区提供了土地补贴,让曾经抱怨“在美国经历‘生产地狱’”的马斯克充分利用中国的工业制造实力。北京还承诺让特斯拉享受15%的有利税率至2023年。

特斯拉迅速在中国崛起。2020年,特斯拉在中国的收入同比增长124%,销量超过了137,000辆,销售额达到66亿美元。据中国乘用车协会称,这使其成为市场上最畅销的电动汽车。上海制造的Model 3更是销量中的明星。

就在特斯拉向年产50万辆汽车目标迈进时,“转折”悄然来临。

上个月,中国军方以车辆摄像头存在安全担忧为由,禁止特斯拉汽车进入军队营区和家属宿舍。

本月19日上海车展上,身穿印有“刹车失灵”T恤的女车主闹场,爬上一辆特斯拉车顶高喊“特斯拉刹车失灵”。在特斯拉高管回应“对不合理诉求不妥协”后,特斯拉遭到中国各大官媒,网络一面倒的砲轰。

新华社以“特斯拉,你该从根子上反思了”为题,批评特斯拉“缺乏诚意”,称其高管为“霸道总裁”;《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发微博称,特斯拉事件是要让在华的外国公司看懂,“准确领悟”。

美国前空军准将,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表示,特斯拉案例正是中共多次使用的剧本。“他们等待特斯拉等企业在中国成功建立自己的事业,等一切都交给他们后,工厂才能开始运作,然后他们开始对公司施加压力。最终,他们将确保特斯拉在中国不会成功。”

面对铺天盖地的中国媒体责难,特斯拉在中国一反一贯的强硬公关态度。在3月召开的一次中国高层经济论坛上,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向中国表态,特斯拉不会从事间谍活动,否则公司将被关闭。

女车主闹场事件后,特斯拉发表一连串声明,从19号的“不会妥协”到20号的“道歉与自我检讨”。到了21号晚上,特斯拉表示“正在配合监管部门的调查”。有评论称,马斯克越来越像最近马云的语气。


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扎克 ·库珀

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扎克·库珀(Zach Cooper)认为,特斯拉“服软”是在中国运营的私营企业普遍面临的现象,本土的“阿里巴巴和马云也无法幸免。”“要想在中国市场上取得显著成效……必须做出和支持(中国的)政治声明。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利用反美情绪促拐点,推进本土电动汽车?

特斯拉中国故事的转折恰逢多个本土竞争对手紧锣密鼓地进入这个世界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

中国国务院2020年底发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号召从“汽车大国迈向汽车强国,”“坚持纯电驱动战略取向。” 通过政府鼓励和补贴,政府希望到2025年电动汽车可以占所有汽车销量的五分之一。

中国众多电动车竞争对手已经瞄准了国内的巨大市场。其中包括在美国上市的Nio,Xpeng和Li Auto,以及欧洲沃尔沃汽车所有者吉利的高端电动汽车品牌Zeekr。华为,小米和百度等技术集团也加入其中,与传统汽车制造商成为合作伙伴。

这些本土电动汽车品牌去年的销量逆势大增,上市后迅速募集了十多亿美元的资金。尽管销量不如特斯拉,但都是快速发展的野心勃勃的竞争对手。

库珀认为,市场的参与者一定会推动政府对他们采取保护主义政策。“我绝对相信他们在这么做。中国的其他案例告诉我们,中国政府会应市场参与者委托进行非常有力地干预。”

余茂春认为,中共在这个时间点盯上特斯拉,“毫无疑问是通过官方控制的反美仇外舆论和心理挤压美国公司。”余茂春指出,这么做有多种原因:包括“特斯拉在中国取得的惊人成功,其先进的技术以及它在美国太空计划中的密切参与。”

马斯克的航空技术或才是最终目标

埃隆·马斯克既是特斯拉,也是载人航空航天制造商Space X的首席执行官。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国防部是其最重要的客户。NASA约三分之二的发射任务由SpaceX负责处理。

SpaceX也在美国国家安全系统中发挥重要作用。去年十月,SpaceX获得了五角大楼价值1.49亿美元的重要合同,为军方导弹预警系统的部分进行供货。

斯伯丁表示,“我非常担心SpaceX最终被中共控制。” “中共一向在寻找机会去影响某些事物,去寻求杠杆。对于特斯拉而言,就是股价。”

“(特斯拉)股价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在中国的销量,因此中共知道他们可以通过对股价施加风险来影响特斯拉”。 在这种情况下,“特斯拉别无选择,将按照中国共产党的意愿去做。”

余茂春认为,中共的这些意愿包括“共享专有技术和知识,禁止将资金移出中国,限制特斯拉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并可能要求公司透露与美国政府的其他业务中(如SpaceX)的国家安全秘密。”

去年,前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科里·加德纳(Sen. Cory Gardner, R-CO)曾拟议提出一项立法提案,要求调查美国航空航天局的承包商是否在从中国赚钱。加德纳重点提到SpaceX, 他表示,中国在与美国的太空竞争中,可能“尝试采用美国知识产权和创新,并通过购买或市场准入协议强迫这些技术的转让。”正因如此,加德纳说:“美国现在基本上成为推动中国在航空航天领域取得进步的同谋。”

不过,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库珀认为,关于航空技术的转让可能是过度的担心。“马斯克与SpaceX签订的合同一定会有信息上的限制,因为Space X的大力支持者和主要客户是美国政府。… 另外,仿制SpaceX是一项极具挑战的系统性的工作,最近有几家科技公司试图模仿…我认为SpaceX不是窃取零星的技术就能轻松复制的。”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特斯拉“失宠”成靶子,北京醉翁之意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