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之后轮到腾讯 中国科技巨头间的“狗咬狗”式竞争

中国政府对阿里巴巴开出了创纪录的182亿元罚单,几小时后,一名资深互联网企业家呼吁监管机构对其最大的竞争对手采取类似措施。

TikTok的中国姊妹平台抖音正在起诉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腾讯,要求其允许用户把视频分享到无处不在的腾讯即时通讯服务微信上去。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申请在微信上建立自己的应用程序,说到底,这是在激腾讯说不。

在拥有全球最大互联网用户群体的中国互联网上,诉讼满天飞,怒火在燃烧。去年年底,中国政府非常明确地表示,将认真考虑限制主导中国网络生活的少数公司的权力。现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对北京表示唯命是从的同时,正试图让它们的竞争对手看起来更糟,而不是纠正自己的反竞争行为。

如果中国政府的反垄断行动奏效的话,中国的消费者将从中受益。但公司之间的这场混战可能最终会让已经对网上内容进行严格控制的中国政府的权力更大。

这可能会让控制着政府和法院系统的中共成为互联网行业的最终仲裁者。胜者由北京来决定,而不是靠竞争。

美国大型科技企业之间也有自己的争吵,比如Facebook和苹果(Apple)之间不断加剧的宿怨。这些争吵有时也涉及政府,比如微软(Microsoft)和谷歌(Google)在国会听证会上吵架。但没有一家美国公司正试图让美国政府成为该行业未来的最终仲裁者。

中国政府有充分理由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影响力进行限制。这些公司建设的数码基础设施,包括购物、银行、餐饮和娱乐,已在中国老百姓的生活中变得必不可少。

它们做到这一步并不只是靠创新。它们还修了高墙、挖了宽宽的护城河,让中国的互联网成为数码世界中可能最分崩离析的地方。

据北京的互联网数据服务公司易观千帆,以中国活跃用户数量为计的前十大移动应用中,四个的开发者或战略投资者是腾讯,三个是阿里巴巴,两个是搜索引擎百度,一个是字节跳动的抖音。

在前30大移动应用中,有14个属于中国用户所说的腾讯系,五个属于阿里系,四个由百度拥有,三个由字节跳动拥有。只有四个应用与这些巨头无关。

“腾讯就是未来的韩锅(国)三星,”股票投资者侯宁在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写道。“除了不生孩子,啥都包干!”(微博得到阿里巴巴的支持,后者拥有约30%的微博股份。)

权力的集中造成了权力的滥用。

多年来,阿里巴巴一直禁止使用其包括在线集市淘宝在内服务的商家在其他购物平台上销售商品。腾讯的微信应用拥有十亿活跃账号,但不允许用户分享淘宝商品或抖音短视频的链接。中国占主导地位的送餐应用美团对拒绝签署独家协议的餐馆提高了佣金费率。出现在搜索公司百度网站首页的结果通常都……你猜是由谁控制的。

同样的限制也用于初创企业。一旦初创企业创始人接受了腾讯的投资,他们通常必须同意不去寻求阿里巴巴的投资。反之亦然。

尽管互联网行业在美国也相当集中,但不像中国。中国的情况相当于,你要在亚马逊(Amazon)上销售产品,就只能在亚马逊上购买广告,而不能在谷歌上购买。

“当平台拥有绝对的用户和流量后,就可以单方面制定规则,”官方的《经济日报》在一篇评论中写道。“从开始的无力反抗,到最终的见怪不怪、习以为常,好一个‘温水煮青蛙’。”

消费者之所以容忍高墙和护城河,是因为这些公司在其他方面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容易了。阿里巴巴建起了一个让陌生人在一个高度不信任的社会里做交易变得顺畅的市场。微信让人们建立了联系。在受到中共严厉打击之前,微博一直是公众自由辩论的平台。

“我们曾为这些互联网公司感到自豪,因为它们带来了很多创新,创造了GDP,提供了很多就业机会,还与外国公司竞争,”财经评论员向小田在一个社交媒体上写道。

现在,他写道,公众对它们的垄断行为和无限制扩张产生了怀疑。“它们一定是做错了什么,”他总结道。

科技巨头们可不这么看。创始人和高管们私下里表示,他们只是想方设法在一个遵循丛林法则的行业里求生存,中共才处于这个丛林的食物链顶端。他们说,这是个你死我活的行业。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有充分理由把中国互联网看作是一个零和市场。中国14亿人口中的大多数已经上网,人口的平均年龄正在变老。大多数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海外扩张都举步维艰。

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也已习惯于向政府求助。它们的数据和网络帮助政府监视公众。它们孜孜不倦地遵循官方的审查指导,帮助官媒大做宣传。它们已成为中共社会控制机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腾讯和百度均拒绝置评,阿里巴巴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随着政府挥起反垄断大棒,它们可能会变得更加顺从。

上周,腾讯宣布将首期投入500亿元,用于其所谓的“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为与教育、碳中和、乡村振兴等主题有关的项目提供资金,这些主题都是中共常挂在嘴上的。网上的一些评论者表扬了腾讯擅长政治。一名微博网友打趣说,腾讯是在预付其反垄断罚单。

阿里巴巴以前与监管机构打交道时曾是最敢公开对抗的。这家电子商务巨头过去欺负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和供应商时,监管机构曾对其视而不见。直到2019年11月,阿里巴巴的一名高管在参加反垄断监管机构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仍为公司的排他做法进行辩护。她说,“总有一些竞争对手对这种独家合作模式进行恶意阐述。”

去年10月,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马云公开指责中国监管机构对控制金融风险过于痴迷。几天后,当局取消了阿里巴巴金融子公司蚂蚁集团首次公开募股的计划。

阿里巴巴现在的态度已截然不同。在监管机构开出了182亿元的反垄断罚单后,公司表示对惩罚“诚恳接受,坚决服从”。马云自去年10月以来一直保持低调。

尽管如此,光说不算数。这些互联网巨头的平台都还没有做出显示它们正在开放的行动。例如,腾讯和阿里巴巴本可从允许在自己的服务平台上使用对方的支付应用开始。这会让消费者受益,并表明他们正在认真遵守法规。这也会让政府停止批评它们。

但到目前为止,这些公司都还没有宣布任何纠正反竞争行为的重大措施。它们反而在为争权夺利相互争吵、施展花招。

58同城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姚劲波在本月敦促监管机构像处罚阿里巴巴那样处罚他的最大竞争对手。58同城是提供招聘和住房广告、类似于Craigslist的服务,与腾讯有关。批评者马上猛烈抨击说,58同城通过收购或与竞争对手合并获得了成功,不比其竞争对手好多少。

一条微博评论写道,“这是狗咬狗。”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阿里巴巴之后轮到腾讯 中国科技巨头间的“狗咬狗”式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