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深圳、重庆等多个城市小学招生人数下降,2020年“引才”格局或生变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21财经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是因为受到2020年疫情的影响,还是警示了长期趋势?

近日,深圳发布2020年统计公报,其中的数据显示,小学招生人数已经连续第二年下降,引起热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了4个一线城市及15个新一线城市的小学招生数指标,有8个城市披露了2020年小学招生人数情况,其中包括广州、深圳、重庆、郑州、佛山在内,2020年小学招生人数均为负增长,这当中不乏近几年常住人口快速增长的城市。

从全国的情况来看,2020年小学招生人数对比2019年也出现了60多万人的降幅。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普通小学招生1808.1万人,在校生10725.4万人,毕业生1640.3万人;2019年,普通小学招生1869.0万人,在校生10561.2万人,毕业生1647.9万人。

按照儿童一般6岁入读小学来计,2020年入学的小学生主要追溯到2014年的出生人口,但2014年对比2013年全国出生人口仍在增加,2015年下降,随着全面二胎政策的推行,2016年又有明显增长,并达到峰值,随后3年呈逐年下降趋势。这也意味着,在2022年之后,全国小学招生数或将出现不可避免的持续下降。

但从区域层面来看,一些重点城市在近几年的引才大战中成为赢家,常住人口和出生人口均呈现增长趋势,在这种背景下的小学招生人数下降更值得思考和警惕,因为这一定程度说明了城市总人口在增长的同时,某些特定群体在流出。

而这背后,是因为受到2020年疫情的影响,还是警示了长期趋势?

8个重点城市2020年小学招生数情况

(数据来源:各地统计公报)

重庆小学招生数、在校生数均下降

为何小学生人数可以作为衡量区域人口变化情况的一个指标?

这一方面是因为,全国小学入学率接近100%,小学生数量较少受到统计误差等因素的影响,另一方面,小学生的背后是正值青壮年的家长,他们是支持城市发展的中坚力量。小学招生人数既对应着6年或7年前的本地出生人口数量,同时也可能反映适龄就学儿童的迁入、迁出情况。

当然,小学生人数的变化相比于常住人口的变化会存在一定的“时间差”,比如当年出生人口减少,要到6年后才会带来小学生入学人数的减少;但在出生人数影响之外,小学生人数也能够“实时”反映某个特定年龄群体人口的变化趋势。

在公布了数据的8个城市里,北京2020年小学招生人数增长最快,达到了10.4%,这基本可以用6年前的出生人口的增长来解释。

根据北京统计公报公布的数据计算,2013年和2014年,北京出生人口分别为18.89万人和20.98万人;相对应的,2019年和2020年,小学招生人数分别为18.3万人和20.2万人,与6年前出生人口数量的增减情况较为匹配。

但一些小学招生人数下降的城市,却并未对应着6年前出生人口数量的下降。

譬如,重庆2013年和2014年出生人口分别为30.80万人和31.92万人,即2014年出生人口在增加,但相对应的,2019年和2020年,小学招生人数分别为34.04万人和32.34万人,呈现下降趋势。

并且,在上述统计的15个城市中(有4个城市数据暂缺),重庆是2020年唯一一个在校小学生人数减少的城市,这一下降趋势从2018年开始,持续了3年。

一个值得注意的背景是,作为常住人口数量超过3000万人的城市,重庆的人口长期处于净流出状态,这或许可以很大程度解释为何在出生人口增加的情况下,相对应的小学招生人数却在减少。

另两个新一线城市郑州和佛山,则是近几年的人口净流入城市,6年前的出生人口也呈现小幅增长,却在2020年小学招生人数均出现下降。

2014年,郑州出生人口为9.6万,对比2013年增长了5.8%,但2020年,郑州的小学招生人数为18万人,对比2019年下降了0.5%。

佛山仅公布了户籍出生人口情况,2013年和2014年分别为44373人和45523人,呈现小幅增加;而2019年和2020年,佛山小学招生人数分别为11.75万人和10.86万人,出现下降。

深圳连续两年小学招生人数下降

如果说郑州、佛山小学招生人数下降的原因还有待继续观察2021年的数据来综合判断,那么近日被热议的深圳,则已经表现出了某种趋势性的特征。

2019年,深圳招生人数为20.40万人,比上一年减少1.1%;2020年招生人数为19.07万人,跌幅进一步扩大至6.5%。

从2015年到2019年,深圳常住人口增加了266万,体现出了强大的人口吸引力,但为何小学招生人数却连续两年下降?

深圳并未公布2015年以前的常住人口出生情况,但根据统计年鉴数据,2012年到2014年,深圳户籍出生人数分别为61390人、59526人和67594人,2013年出生人口数量一度减少,但2014年又迅速反弹。

有分析人士认为,深圳小学招生人数的连续两年下降,与6年前的出生人口数量变化关系并不大,主要是适龄学童及其家长在向外流出,尤其是2020年的疫情加剧了这一现象。

另一个“抢人”赢家一线城市广州,2019年和2020年的小学招生人数分别为21.09万人和19.84万人,出现了近年来的首次下降。

广州也未披露常住人口的出生情况,同样以户籍出生人口作为参照,2013年和2014年分别为11.58万人和11.39万人。即广州2020年小学招生人数的减少,或许一定程度受到了6年前出生人口数量减少的影响,但同样需要警惕是否有适龄学童流出的因素。

当然,即便是适龄学童及其家长流出,并不意味着常住人口数量必然下降。比如,大城市吸引大量大学毕业生,几年后,因为户籍、房价等因素的限制,当初的大学毕业生迁往落户政策、房价更友好的城市定居并让子女接受教育,但大城市因为不断吸引新的大学生流入,将可能导致常住人口增加和小学招生人数下降并存的现象。

这似乎能形成城市人口的“置换型增长”,但长远来看,城市如果无法给市民提供安居乐业的预期,最终其吸引力也终将下降。

除重庆之外,广州和深圳的在校小学生数量最多,均超过了100万人,高于常住人口数量更多的北京和上海,这很大程度成为城市人口红利的一个重要体现,因为小学生背后是较为年轻的家长群体,而且小学生将来也将可能成长为本地的经济建设力量。

因此,以广州、深圳等为代表的人口净流入城市,小学生招生人数下降更加值得警惕。城市在致力于“引才”的同时,也应该注重“留人”,综合提升城市的吸引力。

一线及新一线城市2020年小学生在校生人数情况

(数据来源:各地统计公报,其中西安、苏州、大连、无锡有数据暂缺失,未纳入表格中。)

(作者:王帆 编辑:周上祺)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21财经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广州、深圳、重庆等多个城市小学招生人数下降,2020年“引才”格局或生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