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万唤“不出来”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有何难言之隐?

千呼万唤“不出来”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有何难言之隐?

对很多人来说,人口普查是一件无聊的事情,它的存在时长大概取决于新闻弹窗跳出来的时间点。然而对于国家政策的制定而言,它是一件真正的大事情,以人口数据为基础而制定的政策,关乎国计民生、关乎子孙后代的长远发展,是名副其实的牵一发而动全身。它影响的不是少部分人群,而是一个国家的世界竞争力。

原本枯燥的这么一件事情,最近似乎越来越多引发关注。原因在于,普查工作结束已久,普查结果不仅千呼万唤“不出来”,近期更是被宣布推迟公布。

2020年11月1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下称“七人普”)正式启动,按照计划,整个登记工作在12月10日结束。从12月11日开始,七人普进入事后质量抽查阶段。12月30日,国家统计局宣布七人普现场工作圆满完成。

今年3月15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指出,七人普已进行到最后的审核汇总阶段,打算在4月上旬召开发布会。然而,在6天前刘爱华却宣布,普查结果将力争早日公布。

4月上中旬都已经走过,但是结果却放了鸽子,关键是这只鸽子什么时候回来,依然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

其实早在此之前,坊间就有不少声音猜测,此次普查结果将会因为人口大幅度下降而引发轰动。恰好在这时,媒体的报道加深了这一猜测。

根据《21财经》,目前至少已经有26个地级市披露了人口数据,其中有8个城市户籍人口的自然增长率跌穿0的关口。

辽宁抚顺是目前公布数据的城市中情况最糟糕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3.3%。同为负增长的沈阳数据相对好一些,为-3.34%,紧随其后的是山东威海,为-3.05%。除此之外,江苏的5个城市泰州、扬州、镇江、常州、无锡,均列入自然人口负增长行列。

另外,2020年公布了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城市中,几乎所有城市都较上一年出现下跌。

“一些大城市也逐步进入人口负增长的区间,这是一个重大的转折,悄无声息地发生了,可能很多人还没有感觉。”《21财经》引述了某位社科院专家的话。

来自《21财经》

当然,这仅仅是部分城市的人口数据,以此代替全国还言之过早,但它却有可能是一个先声。

对于国人来说,基于人口下降将对国家发展带来影响的担忧,更多是一掠而过的想法。毕竟,按照官方说法,我国大陆总人口在2019年底已经超过14亿人,其中劳动力人口将近9个亿。拥有如此庞大的劳动力人口,何足惧哉?乐观情绪是占据上风的。

然而,对于真正潜心研究中国人口问题的专家来说,情况并不乐观。

人口学家易富贤,他是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资深科学家,长期研究人口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在这领域内,他作出的多个预测均已实现。

易富贤

美国方面,他预测德州会崛起,中西部五大湖地区会衰落,目前正成为现实。中国方面,他2000年发文指出东北会衰退,2005年前后认定经济中心会从东、北往西、南转移,因为中国生育率是南高北低、西高东低,这一预测也实现了。

2007年,易富贤出版了《大国空巢》一书,对一刀切的计划生育政策表达担忧,他认为根据误判的人口数据所制定的政策,将带来一系列消极的连锁反应。紧抓不放的独生子女政策,将导致中国出现严重的人口结构失衡。随之而来的一系列问题,如老龄化加重、劳动力不足都将变得非常严重,“未富先老”才是国家的现状。

《大国空巢》出版时,便得到了经济学、社会学和法学多科学者的支持和推荐,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创始人茅于轼曾为其作序,足见其重要性。

十多年过去了,易富贤的预测又正在成为现实。

2021年拜登上台前,美国前白宫官员曾编发《美国对华政策的未来——对拜登政府的建议》一书,所引用的重要参考文献,便是易富贤在中国人口宏观研究上的文章。再次证明了他的研究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

在中国人口问题上,易富贤经常有直抒己见的尖锐言论,也正因此,他一度不受国内待见。譬如2016年的博鳌论坛上,他曾对《纽约时报》直言中国经济永远不可能超过美国,因此被扣以唱衰中国的罪名。

然而,读过他书籍和文章的人都知道,易富贤实非哗众取宠,其刺耳的言论背后,实则是苦口婆心的建议。

基于中国的崛起依赖人口这一认识,易富贤对他的上述论断做了说明。

1979年改革开放,1980年我国的人口中位年龄只有22岁,美国是30岁,那时是一个“正值青年的中国”对决一个“迈入中年的美国”,稍微顺应规律,两国经济差距不断缩小是必然的。但是,从2014年开始我国劳动力开始下降,中位年龄在2018年之前已经超过美国,如今已经是42岁,美国是38岁。

如果中国稳定住1.2的生育率,即每位育龄妇女一生平均生育1.2个孩子,那么到2035年,我国的中位年龄是49岁,美国是42岁。到2050年我国是56岁以上,美国是44岁。

易富贤通过对比世界范围内的人口增长规律后发现,人类发展指数(HDI)与育龄妇女平均生孩数(TFR)呈现负相关的关系,即人类发展得越好,生育率便自然下降。2007中国的HDI为0.8,即使不实行计划生育,生育率也会下降。

HDI与TFR呈现负相关关系

2000年,根据人口普查统计,易富贤认为中国的生育率已经是1.2,那时便到了需要鼓励生育的时候。但是相关部门认为一旦放松,便会使数字飙升到2.1,计划生育继续实施。同年,他预测中国将在2012年迎来人口和经济的拐点。

果然12年后,中国GDP开始从9.6%回落,到2019年已经是6.1%。

很多人都直观地把人口过多当成一切问题的根源,如交通拥堵、环境污染、就业压力、房价高昂等,易富贤逐一戳破了这种错觉,指出问题背后更深层的原因。

易富贤反驳“人口过多”问题论

2016年我国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在这之前,相关部门预计每年可出生4700万婴儿。后来或许觉得这一预测过于难以实现,便于2015年将其降低为2200万。事实上,下调后的这一预期也没有实现。

根据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2016年出生人数为1786万,之后逐年下降。2019年甚至出现两个数据,一个来自统计局1465万,一个来自公安部1179万,两者相差甚大。2020年的数据为1003.5万。

历年出生人口统计数据

易富贤指出,由于人口跟经费拨付等利益相挂钩,真实的出生数据存在“扩大化”的可能性。他推算,2018年中国出生人口1000万左右,已经开始负增长了。

虽然易富贤的部分观点在国内不受待见,但是由于他的研究的重要性,国内逐渐放开对他的限制。《大国空巢》一书,经过他重新修改,已经在国内出版,他的部分论文也在国内发表。

去年,易富贤在《社会科学论坛》2020年第6期上发表了《2020年人口普查仿真分析》预估2020年中国总人口应该为12.6亿人,而非14亿人。他在发表论文的同时,经常于网络上呼吁,国家的发展政策应该基于科学的人口数据。

当然,这只是易富贤作为一个学者所提出的观点,更多人肯定还是以官方公布的数据为准。但也由于他的声音的存在,七人普才获得比以往更多的关注。

文章最后,有一个与人口政策息息相关的现状我要跟大家分享一下。

近日,民政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单身成年人口达2.4亿人,超过7700万人独居。2020年,登记结婚仅为813.1万对,创2003年以来最低纪录,仅为2013年高峰的60%。我国正迎来第四次单身潮,与以往不同的是,此前单身潮出于离婚人数增加,这次是因为结婚率低。

对于逐年下降的人口出生率而言,这同样不是一个好消息。

不管此次人口普查结果将于何时公布,公布的数据多少,也不管是否如外界猜测一般将出现大幅减少,目前都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最重要的是,下一次人口普查将是在10年之后,意味着这一次的数据,将至少影响接下来10年的发展规划。

那么,相关部门通过核查之后再发布,也是应该的事情。毕竟国之大事,务需慎之又慎!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千呼万唤“不出来”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有何难言之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