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记得他们的惨叫…” 外媒曝澳军阿富汗杀戮细节

一份” 布里列顿报告
“,让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的虐杀行为彻底浮出水面。自报告发布以来,越来越多的阿富汗民众站出来,控诉澳军士兵犯下种种罪行;而一些曾被澳官方压下的案件,似乎也有了重新调查的可能。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4 月 25 日刊文,通过阿富汗受害者的描述,向外界进一步揭露了驻阿富汗澳军当年的残酷行径。

NPR 报道截图

为抓捕 ” 塔利班 “,炸死 5 名儿童

现年 22 岁的穆罕穆德回忆,2009 年 2 月的一个晚上,10
岁的他正在一场婚礼上打着瞌睡,此时,一支澳大利亚精锐部队靠近了他位于乌鲁兹甘省苏尔赫 – 穆尔加布(Surkh
Murghab)地区的家。

穆罕默德听到了军车的隆隆声,” 在他们(澳军)撞门的时候,狗在狂吠。”” 我还记得他们(亲戚)的惨叫。”

穆罕默德的叔叔莫拉(Morlah)认为家人受到了攻击,但无法判断对方是谁,于是他拿起一把枪向澳军开火。这一举动也导致了后者的报复:澳大利亚士兵朝屋里丢了两颗手榴弹,莫拉和他
18 岁的妹妹、8 岁的儿子、2 岁的女儿以及两名 7、8 岁左右的侄子身亡。

不过按照澳大利亚军方此前的说法,此次冲突是在追捕一名 ” 塔利班武装份子嫌疑人 ”
时发生的。时任澳国防军(ADF)联合作战处参谋长马克 · 埃文斯(Mark Evans)在 2009 年 2 月 13
日、即袭击发生后一天告诉媒体,死者中包括一名 ” 叛乱嫌疑人 “,” 不幸的是,(死者中)还有当地平民,5 名儿童被杀,2 名儿童和
2 名成人受伤。”

当时的澳大利亚军方检察官林恩 · 麦克达德(Brigadier Lyn McDade)试图就 5 名平民的死亡,对 2
名澳军士兵提出包括过失杀人罪在内的指控。

她 2011 年 9 月在给时任澳国防部长斯蒂芬 · 史密斯(Stephen Smith)的一份备忘录中写道:”
他们(澳军士兵)选择把手榴弹这种无差别性武器扔到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里,他们本应清楚这些,也肯定知道在袭击时有妇女和儿童在场。”

不过 NPR
称,检察官最终撤销了指控,并称掌握了新的证据,但澳大利亚军方从未清楚说明这是什么证据。

2020 年 11 月 19 日,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坎贝尔发布驻阿富汗澳军罪行调查报告,证实澳士兵确实 ” 非法杀死 ” 战俘和平民
图源:澎湃影像平台

在穆罕默德的亲戚遇害后,杀害平民的事件仍在乌鲁兹甘省发生。

2012 年,一架军用直升机降落在一个名为萨尔胡姆村(Sarkhume)的村庄,65 岁的哈吉 · 萨达尔(Haji
Sardar)正在砌一堵泥砖墙。萨达尔的兄弟贾利勒(Haji Abdul Jalil)描述当时的情况:”
直升机来了,这些人下来,朝他开枪。”

贾利勒说,一名澳军士兵把萨达尔扛在肩上,穿过村庄,把他丢在当地的清真寺附近。贾利勒认为,士兵们就是在那里杀害了他。

贾利勒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在法庭上作证,他想知道自己的兄弟为何被杀,也希望罪犯受到惩罚。

在数十起澳军士兵被指控杀害阿富汗平民案件中,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NPR
称,一些案件的指控被澳大利亚官方驳回,不过,随着该国着手调查驻阿富汗澳军涉嫌犯下的罪行,这些案件可能会被重新审查。

2020 年 11 月,一份调查报告(以下简称布里列顿报告)的出炉让澳军在阿富汗的虐杀行为彻底浮出水面:在 2005 年至 2016
年间,澳大利亚特种空勤部队(SAS)涉嫌谋杀了 39 名阿富汗平民,而杀死这些手无寸铁的人有时只是为了让年轻士兵 ” 嗜血
“。

这份报告是由澳国防军总督察保罗 · 布里列顿(Paul Brereton)历时 4 年调查编写而成,报告建议对 25 名涉案人员中的
19 人展开刑事调查。

” 就算你是警察局长,澳军也不会听你的。”

不过,还有很多指控是报告中没有呈现的。

澳大利亚《月刊》(the monthly)杂志本月就以受欺辱的阿富汗平民为封面,刊登了一篇由澳大利亚摄影师兼记者安德鲁 ·
奎尔蒂(Andrew Quilty)撰写的长文:《最糟糕的防御方式——澳大利亚在阿富汗战争罪行的新揭露》。

《月刊》截图

文章称,乌鲁兹甘省的苏尔赫 – 穆尔加布是塔利班的活跃地区,也是澳特种部队的 ” 狩猎场 ” 之一。

2012 年的一天,当地民众拉莱(Lalai)同样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其后 4 名士兵(3 名澳大利亚人和 1
名阿富汗人)闯入屋中,尽管拉莱举起了双手,仍被对方开枪击中左臂。之后一名士兵又用步枪砸向他的脸,打断了他的两颗牙齿。

拉莱被带往另一个地方与另外 30
人一起扣押,他的侄子纳齐布拉(Naqibullah)是阿富汗特种部队的成员,他及时赶到与澳方沟通,才让拉莱得以脱身。

在医院,拉莱对医生说想要投诉澳大利亚人,但医生回答:” 就算你是马蒂拉赫(Matiullah
Khan,乌鲁兹甘省警察局长),他们也不会听你的。”

医生的话应验了,澳军方对此事的内部调查显示,拉莱遇袭时并不在家中,而是在逃跑,他也没有被枪击中。调查认为,澳大利亚士兵的行为是专业的,没有理由对事件做进一步调查。

2020 年 11 月,在拉莱受伤近 9
年后,他听到了布里列顿报告发布的消息,于是重燃希望,来到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向其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 布里列顿报告不能代表驻阿富汗澳军全部罪行 “

布里列顿报告发布的消息去年底传到乌鲁兹甘以来,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开始挺身而出,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驻乌鲁兹甘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收到了有关驻阿富汗澳军的
38 起杀戮和虐待指控,共有 122 人被杀害,包括 28 名妇女和儿童,还有 40 人受伤。

这些数字远超过布里列顿报告中的案例。办事处负责人巴哈伊(Haji Abdul Ahad Bahai)表示:” 其中 20 至 25
起是我们此前从不知道的新案件。”

奎尔蒂在接受美国杂志《外交学人》采访时坦言,布里列顿报告的调查结果并不能代表驻阿富汗澳军犯下的全部罪行。

在奎尔蒂看来,澳大利亚政府对待这些指控的态度是消极的。他说,澳政府缺乏继续对话的意愿,因为这 ” 严重损害 ”
了澳大利亚的国家地位,且与该国民众习惯关注的话题相差甚远。

《外交学人》报道截图

” 对澳大利亚公众、政府和国防军来说,指控这个国家最受尊敬的士兵犯下战争罪令人很不好受。” 奎尔蒂说。

《外交学人》提到,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此前表示不考虑对受害者进行赔偿,澳国防部长彼得 · 达顿(Peter Dutton)4 月 19
日拒绝取消对在阿富汗服役澳军的嘉奖,声称 ” 我们不应该为了那 1% 的罪恶而惩罚那 99% 的人 “。

2020 年 11 月,中国青年画家 @乌合麒麟发布 CG 漫画谴责澳军暴行,让莫里森恼羞成怒 图源:微博

4 月 15 日,莫里森宣布,驻阿富汗澳军将于今年 9 月撤出。莫里森称:” 自 2001 年以来,有 41
名澳大利亚军人在阿富汗服役期间丧生,还有更多人受伤,包括精神上的伤害。”

当有记者问到对于驻阿富汗澳军涉嫌战争罪的指控时,莫里森称将在其他时间谈论此事。

不过,相比美国,澳大利亚政府已经算是走出了 ” 一小步 “。NPR 援引阿富汗人权律师阿巴西(Fereshta
Abbasi)的话说,澳大利亚的调查可能会为其他国家的类似调查 ” 打开大门 “,” 这肯定会给其他国家带来压力。”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我还记得他们的惨叫…” 外媒曝澳军阿富汗杀戮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