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会不会“赌气”不买澳大利亚铁矿石?

澳大利亚,还是露出了和美国一样的嘴脸。4月21日深夜,澳大利亚外交外贸部长玛丽斯·佩恩宣布,澳联邦政府将终止维多利亚州政府同中国签订的“一带一路”合作协议。 

按照常理来说,一个主权国家,在国际上公开展示了自己的“弃约精神”,要有自己的底气。 

中国会不会“赌气”不买澳大利亚铁矿石?

一个2500万人的国家,向一个14亿人口的国家叫板,靠的究竟是什么?

铁矿石。

作为全球第一大钢铁国家,中国每年消耗全球70%的铁矿石。而中国进口的铁矿石,约70%来源于澳大利亚。

这是澳大利亚手中最大的筹码。它,赌定了我们不得不买。

那么,在铁矿石方面,我们真的摆脱不了澳大利亚“卡脖子”的问题吗?

恐怕,还真是。

针对澳大利亚政府的公然毁约,外交部发言人进行了公开谴责和警告:“停止对中澳关系不负责任的言行,停止对两国正常合作交流无端设限,否则中方必将坚决有力回应。”

面对澳大利亚如此公然的挑衅,我们除了谴责,还有别的办法吗?

01 

客观来说,莫里森很想和中国做生意,澳大利亚的发展离不开中国。即使毁约,还是想跟中国做生意。

并且,莫里森政府之所以公然毁约,其实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

时间倒回2018年,莫里森就任澳大利亚总理的这一年。

3月,特朗普政府宣布对中国进口的500亿美元商品提升关税。到了7月,金额提升到了2000亿美元。

莫里森是在8月上任。此时,中美贸易减少,给了其他国家入局的机会。

2个月后,澳联邦维多利亚州政府,和中国签订了“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其实,关于合作,双方已经接洽3年之久。除了双方经贸,中国还有机会参与澳方超过1000亿美元的基建项目。

对于双方合作的落地成果,澳大利亚各级政府都是很满意的。

2年后,准确时间是2020年11月25日,当天多家澳媒报道,维州州长安德鲁斯在采访中,力挺维州政府与中国签署的合作协议,并表示“没有比中国更大的市场了,向中国出口产品符合本州利益。”

对于中澳合作,莫里森也很满意。

就在维州州长采访被澳媒发出的2天前,莫里森在英国智库会议上表示,澳大利亚不想成为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行动的一部分,不想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二选一”。

彼时,澳联邦政府还能维持住一个主权国家应有的尊严,还能够为国民经济发展真正负责。

不过,一个个“隐患”,让莫里森的立场越来越不坚定。

时间再次拨回2019年8月,澳大利亚发生了本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森林火灾。200多天的大火,烧掉了半个江苏省大小的森林面积。

在12月,大火迟迟不灭的情况下,莫里森竟然去了夏威夷度假。尽管他公开解释“为了兑现对孩子的诺言”,但澳国民众对这种“舍国家为小家”的借口并不买账。

2020年2月,火灾安抚工作还未妥当,前座议员和农业部长麦肯齐因体育丑闻辞职,让澳国民众对莫里森的执政能力再度产生怀疑。

莫里森所在的联盟党,投票支持率以48:52败给了工党。

在莫里森之前,澳联邦在10年内换了6个总理,眼看莫里森连任大势已去。

我们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故事,但接下来的故事是这样的——

2020年12月,特朗普向莫里森颁发了美国的“功绩勋章”。

一个国家的元首,向另一个国家元首表达了主人对仆人般的口头嘉奖。

今年4月,澳大利亚就公开撕毁了和中国的合作协议。

让人恶心的是,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竟然声称,撕毁“一带一路”协议,不是针对某个国家,只是不符合澳联邦外交政策,还表示“绝对会继续与中国接触”。

更恶心的是,这个所谓的外交政策依据的《对外关系法案》,是在莫里森在美国领奖的当月,才出炉的。

而且,澳联邦堂而皇之审查了1000多宗对外交易,只查出4项不符合该国法案。其中,2项关于中国。

这叫“不针对某个国家”?

要知道,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占到整个国家出口额的一半左右。2020年,由于疫情,以及对华态度不明朗,澳对华贸易中,几乎所有行业暴跌40%。

同期,该国对其他国家贸易只下降22%左右。

难道,澳大利亚就不怕我们“对等制裁”?

02

事实上,我们现在还离不开澳大利亚。

具体来说,是澳大利亚的铁矿石。

之所以需要铁矿石,是因为我们要生产钢铁。年生产量达到约10亿吨,占到全球总产量的55%左右。

然而,铁矿石这种东西,不是像原子弹、卫星、潜艇靠一代代科研人持续奋战就能摆脱“卡脖子”。

铁矿石不足,就得从外面买。

麻烦的是,中国进口的铁矿石85%都集中在澳大利亚、巴西两个国家。

其中,巴西的淡水河谷,以及澳大利亚的力拓、必和必拓三大矿业巨头,控制了全球铁矿石70%的出口量。澳大利亚则是重中之重,占了中国进口铁矿石的70%。

因此,中国要生产钢铁,就绕不开澳大利亚。准确来说,是绕不开三大矿业巨头。

而三大巨头,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尤其是在它们盯上中国之后。

2003年之前,亚洲铁矿石长协议价格由日本和韩国主导。当时,铁矿石价格采取长期协议定价的方式,价格基本在20美元上下浮动。

不过,在2003年,中国进口铁矿石数量第一次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事情就变了。

大家一看有利可图,全压着不发货,铁矿石现货的价格开始一路飞涨。

2004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同比增长40.5%,平均单价却上涨了86%。

到后来,国内大型的钢铁企业也加入了倒卖的行列,最多的时候,有500多家国内钢铁企业倒卖铁矿石。

报道称,2004年,某个耳熟能详的钢铁企业进口了1333万吨铁矿石,其实980多万吨自用,其他的全部倒卖,光这一项,就赚了1.4亿元。

2005年,铁矿石价格同比上涨71.5%,2006年,再上涨19%;2007年,又上涨9.5%。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好不容易等来了机会。全球铁矿石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现货价格开始一路暴跌。

当时的中钢协秘书长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要求将铁矿石价格下降40%。

4月,力拓公司先扛不住了。公司负责人表示,将为中国提供20%的折扣。

这一数字还没上谈判桌,就遭到了中方的拒绝。

一个月后,力拓和新日制铁公司达成了2009年铁矿石的长期协定价格——降幅达33%。

中国明确表示不跟进,仍然坚持40%的降幅。

当时国际的矿山公司都进退两难,虽然想在金融危机的当口,多从中国这里捞点油水,但全球的大买主也就中国一家,这一买主没了,也就剩倒闭一条路了。

更重要的是,这些公司也都摸不清中国的底,中国到底需要多少铁矿石。

结果,在最后一轮谈判中,三大矿山公司直接拿出了中国的详细数据,包括中国的需求、进口矿的平均成本、库存周转天数等等。

三大矿山公司手里的数据,是几名中国人提供的,其中一个,叫做胡士泰。

做这些事,胡士泰收了100万。而中国钢企,为此多付了10.18亿。

更有报道称,在担任澳洲力拓矿业集团中国区代表的6年内,胡士泰游走于中钢协高层之中,不断将套取的信息“卖给”力拓公司。而中国为此承受的损失,高达7000亿元。

因此,全球铁矿石交易中,中国是最大的“冤大头”。并且,中国的需求量藏都藏不住了。

那么,谁是幕后最大赢家?

在此30年前,日本开始大量入股三大铁矿石企业,日本的三菱财团、三井物产、住友财团,加起来持有这三家公司10%左右的股份。

而根据《全球矿业发展报告2019》数据显示,华尔街5大金融机构合计持有淡水河谷公司股份25.4%,持有力拓集团股份16.4%,持有必和必拓集团股份13.8%。

因此,表面看起来是中国与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交易,其实背后还关乎美国、日本财团的利益。

中国以远高于市场价格的价格买铁矿石,获利的是澳大利亚、美国、日本。

何况,他们动不动就能通过涨价,来割中国的韭菜。

2019年,我国累计进口铁矿石10.68亿吨。数量上,同比上涨0.5%。但花费的价格,却从2018年的748.2亿,变成了1014.6亿——多花了266亿美元。

今年2月,铁矿石价格上涨到170美元/吨以上,比2020年最低价的79.8美元/吨,高了一倍以上。

靠着铁矿石涨价,澳大利亚几乎填平了因为疫情以及中澳贸易摩擦带来的损失。深陷疫情中的美国,也吸到了中国的血。

难道中国就不能改变这种被动、被吸血的局面吗?

03

要想改变这一局面,答案无非是:节流,或者,开源。

要想节流,就要看看中国究竟在哪些方面需要钢铁,哪些方面可以少用甚至不用。

当然,要减少钢铁消费,必然会触动一部分人的利益,减少一部分就业机会。

那么,触动的又是谁的利益?

那就要看钢铁主要消耗在哪里。

根据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钢铁需求预测成果》预计,今年钢材消费量有望达到9.81亿吨。

其中,钢铁消费最多的领域就是,建筑用钢。消费量达到5.8亿吨,占到总消费量的59%。其他钢铁主要用于机械、汽车、家电等领域。

那么,我们国家目前的建筑面积够用吗,尤其是住房面积够不够?

早在2017年,我国的人均住房建筑面积就达到了40.8平方米。

早几年,坊间就传,“根据非官方统计,中国房地产能够住进去34亿人”,并且,不包括“小产权房”,以及广大农村的自建房。

这一说法,或许并不准确。

2018年10月,住建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顾云昌,在博智宏观论坛第三十二次月度例会上表示,“现在中国住宅人均1.1套”。

人均,1.1套。

可以说,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早已饱和,早已供大于求。

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盆满钵溢的地产大佬们,最先感知到市场的变化。

2014年12月,海南省三亚市,组织了一场财经国际论坛。席间,善于用段子解读专业问题的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作出这样的比喻:

“以前房地产跟地方政府的关系,直接是招商引资,登堂入室,吃饭都是坐主桌的。现在换了位置了,互联网扶正了,房地产下堂了。现在唯一给的面子,就是边上坐着,但看别人吃。” 

“万通六君子”中的另一位,SOHO中国董事长的潘石屹也表示:“房地产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地产大佬们,表态之前早已开始积极谋划。在国内,大佬们开始从卖楼、卖物业,转型为持有物业,卖服务。王健林就是其中的典型人物。 

“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2017年10月,十九大报告中,这段让全场响起36阵掌声的讲话,彻底封死了地产造富的幻想。

这一年,是人均一套房子的一年。也是为生育率下降而发愁、为人口老龄化发愁的一年。

完全不盖房子是不可能的。但只要地产再刹一刹车,钢铁需求就大幅下降。

尽管这一举动会损失部分地产行业从业者的利益,不过,这部分利益最终还是老百姓买单。

我们会不会走这一步,什么时候走这一步,要看澳大利亚、美国、日本割肉的时候,会不会收敛。

事实上,不论处于什么目的,我们国家对房地产的管理越来越严苛。

在努力节流的同时,我们也在开源。并且,布局已久。

1990年代,首钢在秘鲁投资了马科纳铁矿项目。此后,宝钢、包钢、鞍钢、中钢等公司,在巴西、印度、阿根廷、俄罗斯、蒙古等国家投资了各类铁矿项目。

2010年7月29日,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与力拓集团签署协议,双方共同出资,共同开发西芒杜项目。

西芒杜铁矿,位于非洲几内亚。目前已知的铁矿石储量超过22.5亿吨,而矿石的质量,甚至超过了澳大利亚。

2020年6月,中国几家钢铁企业联合拿下了西芒杜铁矿3号、4号区块40%股权。我们的有效开采期,是25年。

第一期计划年开采6000万—8000万吨铁矿石,第二期提高到1亿吨。

到1亿吨的时候,大概是2027年。

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金主,我们虽然还不能控制全球铁矿石价格。但,起码可以决定让谁挣这个钱。

2020年,澳大利亚反复横跳的这一年。

中国累计从印度进口了4480万吨铁矿石,比2019年上涨了近90%,创下9年来的新高;去年4月,巴西铁矿因疫情停产之前,对华出口同比增加103%;上半年来自蒙古的铁矿石也同期增加32.8%……

除了从外面买,其实,国内还有一个大铁矿——废铁。

近年,我国每年产生废铁2.7亿吨左右,5年前,我们每年回收大约1.3亿吨。如今,年回收已经超过1.5亿吨。

总之,我们真的要勒紧裤腰带少盖点房子,或者再加大废铁回收,或者把钱撒给澳大利亚以外的国家,日子也能过下去。

从澳大利亚既要撕毁“一带一路”协议向美国表忠心、又要和中国保持经贸关系这种“既当又立”的姿态来看,澳大利亚玩不起。

尾声

在拜登上台时,我就说过,这个职业政客出身的拜登,虽然会“打瞌睡”,但是,要比那个情绪都写在脸上的特朗普可怕多了。

这场看似澳大利亚挑起来的争端,表面上看拜登没有出场,不论幕后主使,还是幕后受益者,都是美国政府。

澳大利亚只是一枚棋子,一个工具人。尤其是莫里森,因为执政不力,失去民意支持,无视澳联邦民众的利益,试图用“民族主义”来拉选票。

莫里森在赌整个联邦民众的耐心。

我们相信,如果莫里森一意孤行,而中国被迫减少与澳大利亚的所有贸易,那么经济受损的澳联邦民众,会重新为这个联邦制国家推选出新的利益代言人。

再者说,关于铁矿石,这份“冤枉钱”不论给哪个国家,我们都花得起。

关键的问题是,中国如果亲自下了场来个什么“大动作”,为了这样一个2500万人、小丑一样反复无常的国家,值不值得。

外交部警告已经发出,勿谓言之不预也。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中国会不会“赌气”不买澳大利亚铁矿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