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全球新闻自由指数 中国倒数第四

无国界记者组织20日发布2021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国仍维持全球第177名,而亚洲地区不少国家也因政府加大打压新闻自由的力道,导致排名下滑。

长期关注全球新闻自由的“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20日发布2021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其中亚太地区的部分极权政府以新冠疫情为由,建立高压法律来打压异议人士,并同时强化其政令宣导。无国界记者在报告中写道:“新闻业这款预防造假资讯的主疫苗在73国遭到完全封锁或严重受阻,在59国受限,两者共占总评分国的73%。”

在2021年的排名中,中国依然维持在全球第177名,只比土库曼丶朝鲜与厄立特里亚还好。无国界记者在报告中指出,习近平上台后,中国将网络审查丶监控与政令宣导工作发展到“前所未有的规模”。

报告提到:“北京⼤量运⽤最新科技和⼤批审查⼈员及网军,成功监控资讯流,在网路上监视丶审查⼈⺠,并在社群媒体上进⾏内宣。中国政府同时将其影响⼒扩展⾄海外,企图强加其论述给国际受众,推广新闻业等同国家宣传的谬论。”

无国界记者东亚办事处的代表艾玮昂告诉德国之声,去年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中国曾有一段时间新闻自由得到解放,原因是当时网民因更害怕染上新冠病毒,所以在网上分享与疫情相关的资讯。然而,后来中国让在网上分享疫情资讯的人都受到惩罚,所以那些人也开始害怕中国的审查制度。他说:“现在,中国的新闻自由状况又回到新冠疫情大流行前的状况。”

无国界记者也在2021年的报告中提到香港新闻自由度过去12个月快速变化,表示自从2020年6月香港开始实施《香港国安法》后,中国可以直接干预香港,对当地新闻业构成严重威胁。无国界记者表示:“在亚太地区,⾔论审查的病毒蔓延到中国以外的地⽅,尤其是香港,北京强⾏实施的国安法对记者造成严重威胁。”

无国界记者特别在报告中提到香港政府依《香港国安法》逮捕并起诉了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并称香港的公广机构香港电台正受到政府全面恐吓。无国界记者在报告中写道:“香港公共广播机构香港电台正受到政府全面恐吓,目的是限制其编辑自主。然而,香港仍有一小群独立媒体领导反抗,包含端传媒、香港自由新闻与立场新闻。”

艾玮昂向德国之声表示:“香港新闻自由状况不断恶化不仅对香港居民来说是件坏事,对中国人来说也是坏事,因为每当香港的自由度降低,中国人期望的自由度就会自动降低。虽然香港的排名还没有动,但它的排名已经相当低了。2002年的时候是排在第18位,现在的排名是第80位。如果香港的情况不断恶化,香港的排名不断下降也不是不可能。”

新闻业在亚太地区多国受阻

除了中国与香港外,无国界记者还点出至少有10个国家运用新冠疫情来打压资讯流通的自由。泰国丶菲律宾丶印尼与柬埔寨都被认为在2020年通过极端法律,将任何对政府作为做出的批评入罪,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对出版或广播被政府认定是“虚假讯息”的内容处数年有期徒刑。

而在亚太地区所有国家中,马来西亚因执政者想握有绝对掌控资讯的权力,导致该国2021年的新闻自由度排名下跌至119,成为2021年排名下跌最多的国家。无国界记者在报告中写道:“新政府通过所谓的‘反假新闻’法,让⾺国当局得以强⾏将⾃⼰的真相版本加诸于⼈。”

另一方面,缅甸在2021年的新闻自由指数中排名也下跌1名至140名。无国界记者指出,昂山素季的民政府在2020年的新冠疫情期间以打击假新闻为藉口,在2020年4月突然封锁221个网站,包含许多主要新闻网站。

而在2021年2月缅甸爆发政变后,无国界记者指出缅甸的新闻自由情势急遽恶化。报告写道:“缅甸在2011年2⽉前都由军政府统治,如今恢复许多当年的严苛政策,包括关闭媒体丶⼤规模逮捕记者和预审制度,使得缅甸⼀⼝气倒退⼗年。”

政府运用多种理由打压资讯自由

除了多国透过打击假新闻为由打压新闻自由外,印度丶孟加拉丶斯里兰卡与尼泊尔等国政府透过严格执行现有法律来限缩新闻自由。其中,在印度敢于批评政府的记者都被执政党支持者贴上“反国家”丶“反⺠族”甚⾄“挺恐”的标签,使他们成为公众攻击的目标。

报告写道:“⺠众透过极暴⼒的社群媒体仇恨运动谴责他们,还有人呼吁大家杀害他们,女性记者受害尤深。这些记者在实地采访报导时遭人民党激进分⼦袭击,攻击者背后往往有警察撑腰。这些记者最终还被刑事起诉。”

此外,由于推特演算法的任意性,导致《The Kashmir
Walla》在受到大量网民投诉后,被推特无预警暂停帐号,也未被给予上诉机会。在澳大利亚国会考虑立法让各科技公司为媒体在社群平台上发布的内容付费后,脸书决定禁止澳大利亚媒体在其脸书页面发布或分享新闻内容。

即便如此,不丹丶蒙古与东帝汶等亚太地区国家仍被认为能坚守媒体的独立性,确保媒体不受⾏政丶立法丶司法的影响,使他们在2021年无国界记者的年度新闻自由指数中排名上升。无国界记者也在报告中提到,新西兰丶澳大利亚丶韩国与台湾仍是亚太地区新闻自由的表率,因为这些国家仍能确保记者做好自己的工作,提供资讯给公众。

无国界记者的报告写道:“他们的良好⾏为显⽰审查制度并非危机发⽣时不可避免的⼿段,新闻业可以是消除造假资讯的最佳良⽅。”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2021全球新闻自由指数 中国倒数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