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求求你们了,带上口罩吧!”目睹病人惨死,加拿大护士崩溃痛哭!

当很多加拿大居民还在因为封城或其他政府发布的紧急措施任性闹示威时,医生护士们却紧张到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他们已经在急诊室和ICU里苦苦坚持了一年多了。

最近,加拿大卑诗省一位护士,就在社交媒体上“哭着”请求大家,做一些“非常简单的事情”来控制疫情。

阿博茨福德地区医院(Abbotsford Regional Hospital)工作的肯德尔·斯库塔(Kendall Skuta)周二上午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自己哭泣的照片,她称自己刚刚经历了一次“特别艰难的轮班”——一名她身边的病人刚转出ICU病房,就死了。

肯德尔说自己看到病人心脏突然停跳,然后很多医生就跑过来轮流给患者做心肺复苏。

大家轮流给病人做了35分钟心肺复苏

然而病人还是没挺过来,带着对人生的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被宣布死亡的时候,我们都站在那里。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很疲劳,也很伤心,很多人都流出了泪水,哭了。我们转头互相看看,想说话,但是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没有人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写道。

“过去的一年里,我每一天都是这样度过的,时刻准备承受患者死亡的压力。”

身穿工作服的肯德尔

肯德尔说自己总是在问自己,到底卑诗省的民众什么时候才能开始认真对待这种疾病。

“我求你们了,我求求你们大家了,待在家里吧,戴上口罩,去接种疫苗吧,我们都筋疲力尽了,我不知道我还能承受多少这样看着别人死亡的痛苦。”

周二晚上接受CBC采访时,肯德尔说自己这次特别难受的主要原因,是死去的患者本来还算年轻,身体也没有基础病。想到这是一个自己家父母的同龄人,就这样死去了,肯德尔觉得心都碎了。

整个疫情期间,肯德尔都没有分享过自己负能量,消极的经历

“很多感染新冠或即将死亡的都是老年人,但是他不是,”肯德尔说道。

现在医生根本拿不准病人的情况,肯德尔表示,本来这个病人的病情已经好转了,所以才被允许离开重症监护室,本来是件好事,但是人又突然死了,这样的心理落差让大家受不了。

卑诗省和安省的情况差不多,每次当首席卫生官邦尼·亨利发表意见或发布限制措施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冒出来争辩,要么想要不同的东西,要么就公然违抗限制条例。

邦尼亨利曾经在卑诗省的累积确诊病例只有个位数时,失控流泪

所以肯德尔想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警醒人们。

“这些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比如戴口罩和待在家里,这些这么小的小事就能解决问题,为什么人们不去做呢?”肯德尔想不通。

其实,像肯德尔这样的经历几乎每时每分都在发生,过去的一年里也有无数的病人和医护人员分享过自己或他人悲惨的经历。如果崇尚自由胜过生命的加拿大人哪怕能听见去一次,现在的疫情也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我求求你们了,带上口罩吧!”目睹病人惨死,加拿大护士崩溃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