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多个城市公寓价格暴跌!但专家却劝人再便宜也别买?

尽管独立屋价格正以32年来的最快速度上涨,但澳洲供应过剩的城市公寓并没有得到买家的青睐。

在一些地区,单元房价格在过去一年中暴跌,依然没有从19年的新冠疫情打击中恢复过来——悉尼和墨尔本是受打击最严重的州府。

澳洲多个城市公寓价格暴跌!但专家却劝人再便宜也别买?

这些城市尤其严重依赖留学生和外籍工作者的自由进出境,并租下投资者不想自住的公寓。

这就是伊恩(Ian Kingsford-Smith)跟另一半伯妮(Berni Joseph)如何能够在两周前在悉尼买下他们的第一个家。

伊恩告诉澳广(ABC):“要是我们在六到十二个月前购买这处房产,价格会高出5%到10%。”

像很多澳洲人一样,他们租房多年,在西悉尼的Parramatta附近找不到任何符合预算的房子。

但这次大流行却给这对夫妇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们可以在一个有很多空房子的地区买下一套新建公寓(价格还很便宜)。

根据CoreLogic提供的数据,在过去的一年里,Parramatta公寓中价下降了3%至574,963澳元。

这是一个巨大的下降,尤其是考虑到全澳单元房中价在过去一年上涨了2.3%至547,543澳元,而中位数房价跃升7.4%至643,203澳元。

所有这些与乡镇房价相比都相形见绌,因为在大流行期间,更灵活的工作安排引发了人们向农村(和小城市)的迁移,导致乡镇房价暴涨(+11.7%)。

但是,州府城市的某些地区反而远远落后。

受移民欢迎的地区跌幅最大

在比较公寓市场时,悉尼和墨尔本在过去一年中的涨幅最为微弱——分别增长了0.2%和0.9%。

较小的州府城市表现更好,包括布里斯班(+1.9%)、珀斯(+4%)、阿德莱德(+5.1%)、堪培拉(+5.8%)、达尔文(+9.8%)和霍巴特(+11.2%)。

然而,有一些郊区仍然没有从大流行中反弹,而且便宜了很多,特别是在全澳最大的两个城市。

悉尼和墨尔本郊区的房价跌幅最大,因为它们是“我们最国际化的城市”,CoreLogic的澳洲研究主管欧文(Eliza Owen)说。

不要买公寓

买方代理卡什莫尔(Catherine Cashmore)说,公寓的主要问题,特别是在她的家乡(墨尔本),就是供过于求。

她说,“公寓太多了”,而“没有足够的人租用它们”——这导致了租金下降和投资者兴趣减弱。

而且近年来,新建公寓的名声也不太好——涉及易燃包层问题和高层建筑质量低劣的问题,如(悉尼的)Opal Tower和Mascot Tower。

尽管一些房产专家警告人们不要购买过去20年建造的公寓,但卡什莫尔的建议更加极端。

“如果你买房是想看到它涨,那就不要买公寓。”她说,“如果你在寻找资本增值,那么公寓并不是一个好的投资。特别是较新的公寓,在你看到它们的价格上涨之前——你会首先看到它们的价格下跌。”

她给买不起独立屋的买家的建议是“自己租房,然后在其他地方买投资房”。

也就是说,她建议先租房,然后在“稍远的地方”买房——在对有孩子的家庭有吸引力的地区(即使你自己并不想住在那里)买投资房。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澳洲多个城市公寓价格暴跌!但专家却劝人再便宜也别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