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造mRNA只是澳洲的独角戏?辉瑞、CSL都不想配合!

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随着维州政府宣布投资5000万澳元用于建设一个制造设施,澳洲将开始采取行动在本地生产mRNA疫苗。不过与此同时,美国制药巨头辉瑞公司(Pfizer)和澳洲制药公司CSL都对在澳洲本土生产mRNA疫苗的前景含糊其辞。

总理警告说,现在开始培养澳洲本土制造mRNA疫苗的能力也无法改变澳洲今年的疫苗供应情况。

自造mRNA只是澳洲的独角戏?辉瑞、CSL都不想配合!

维州政府周三宣布投资5000万澳元,与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墨尔本大学(Melbourne University)和Doherty Institute合作,启动一个专注于mRNA疫苗的本地生产设施。专家们说,该基础设施可以使澳大利亚在许可下生产辉瑞公司的疫苗。

然而,在被问及该公司是否与维州政府讨论过在澳洲本地生产时,辉瑞公司表示,它专注于北美和欧洲的现有疫苗生产基地,这抑制了澳洲短期内建立自己的mRNA新冠疫苗生产基地的希望。

辉瑞公司及其合作伙伴BioNTech使用来自全球30多个地点的部件来制造其疫苗,这意味着如果澳大利亚要在这里制造疫苗,就必须进口特定的技术。

熟悉mRNA生产的业内人士说,澳大利亚还必须准备与辉瑞公司就其知识产权的许可协议进行谈判。

与此同时,澳洲生物技术巨头CSL仍在专注生产约5100万剂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CSL的首席科学官纳什(Andrew Nash)说,该公司欢迎维州政府关于mRNA的公告,并期待着“听到更多关于该提案以及工业界如何做出贡献的消息”。

莫里森说,澳洲有能力制造新型的mRNA疫苗至关重要,但不仅仅是为了新冠疫情。mRNA疫苗使用病毒的一部分遗传代码来教会人体识别入侵的生物体并与之战斗,而腺病毒疫苗使用转基因的动物病毒来实现相同目标。

他说:“我们会转而做这件事。mRNA疫苗对未来的疫苗研发非常重要,澳洲将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我国政府也将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各州政府也将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到目前为止,全澳各地已经接种了170多万支疫苗。其中超过85.5万支疫苗是通过4000多家全科医生诊所施打的。

不过到目前为止,全科医生只提供阿斯利康疫苗,CSL每周从其墨尔本工厂生产约80万支。辉瑞公司的mRNA疫苗在海外生产,最近的一批货大约交付了17万剂。

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此前告诉记者,政府“强烈支持在岸制造mRNA疫苗”,已委托一个顾问小组研究商业案例,并与制药公司讨论本地制造的可能性。

维州政府投资的mRNA生产设施也将需要联邦的支持和资金,澳洲科学院(Australian Academy of Science)院长塞恩(John Shine)此前估计它的成本高达5亿澳元,而且需要三年多的时间来建设。

反对党卫生发言人巴特勒(Mark Butler)说,维州不得不为mRNA疫苗提供资金,因为联邦的行动太慢。他说:“我们欢迎维州政府的公告,但莫里森应该在这之前就采取行动。”

莫里森说,联邦政府去年决定专注于制造阿斯利康的腺病毒疫苗,因为这是最快的选择。他说:“mRNA的设置要复杂得多,所以我们转向了可以最迅速完成的那一种,没有人能够通过mRNA的生产来应对我们今年的需求。”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自造mRNA只是澳洲的独角戏?辉瑞、CSL都不想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