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令民众准备为佛洛依德案上街 主审法官怒斥非裔议员

非裔民主党籍众议员沃特斯(Maxine
Waters)呼吁,若佛洛伊德案的主被告乔文成功脱罪,示威民众应留守街头并将抗争升级。法官批评沃特斯言论欠妥,而且可能成为辩方上诉的依据。

综合霍士新闻、NBC等报道,加州议员沃特斯17日晚抵达明州后,向示威者表示自己会参与捍卫正义,不允许再有非裔同胞遭到杀戮。对于这次佛洛伊德案,沃特斯形容自己“抱持希望”,但陪审团一旦宣判乔文无罪释放的话,她不会就此罢休,群众也应该继续抗争表达诉求。

乔文的代表律师尼尔森(Eric
Nelson)质疑,沃特斯等于针对审讯而作出暴力威胁,而且言论已令陪审团产生偏见,因此要求法官卡希尔(Peter
Cahill)宣布聆讯无效。卡希尔虽然回绝辩方要求,但也批评沃特斯的言论“令人发指”,等于为辩方打开了上诉的大门,甚至可能影响整宗案件。卡希尔表示,虽然自己不相信陪审团会轻易受人影响,但仍希望民选官员停止评论案件,尊重司法体系。

共和党人要求国会处分沃特斯,党内的众院领袖麦卡锡指控沃特斯煽动暴力,议会不予以谴责的话,共和党将于本周采取行动。其他共和党人也纷纷要求制裁沃特斯,以便追究其责任,当中自己也屡受批评的众议员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更提出动议,要求将沃特斯驱逐出众院。政坛相信,由于民主党在众院占据多数,共和党成事的机会相当渺茫。议长普洛西已经表态,表示沃特斯毋须道歉,沃特斯所指的“对抗”并非煽动暴力,只是呼吁社会透过民权运动而抗争。年届82岁的沃斯特已经担任15届议员。在她代表加州选区,去年大选曾与她较量的共和党对手科林斯(Joe
Collins)要求,国会援引《宪法第14修正案》煽动暴乱的条文,褫夺沃特斯的公职资格。

参与知名大案审讯 陪审员压力超想像

非裔男子佛洛伊德被压颈死亡的案件,开始进入陪审团退庭商议的环节,由于此案在全美甚至国际社会引起瞩目,陪审员都要承受巨大压力,而且不能随意向媒体发言透露观点。

路透社报道,根据明尼苏达州府向陪审员派发的小册子,陪审员可能因为案情压力而感到焦虑,出现睡眠或饮食习惯改变的现象,部分人甚至会感到头痛、无法集中精神或者内疚,因此各人不妨尝试呼吸练习,同时减少喝酒,也可与其他陪审员分享自己的经历,一起分担压力。

在商议判决期间,陪审员需要逗留在酒店,还要遵守防疫措施避免感染,虽然法庭劝喻他们避免接触媒体报道,但以往曾有例子证明,陪审员可以透过酒店房间的窗户看见街头示威,因此并不能做到与世隔绝。因此审讯顾问富达文(Roy
Futterman)形容,任何重大案件都会吸引媒体关注,这次陪审员的压力恐怕难以言喻。

连日审讯期间,陪审员曾经目击证人在庭上哭泣,也重复观看了佛洛伊德被制服的多条片段,借此了解他死前最后一刻的状况。据悉到了审讯第3天,曾有1名陪审员向法官表示,自己因为压力巨大而睡眠不足,凌晨2点醒来后再无法入眠。舆论普遍预测,主被告乔文一旦获判无罪,明尼阿波利斯市中心很可能出现新一波骚乱。有见及此,法院所在的大厦已经围起铁丝网,州府并派驻3000名国民军把手,附近一带的商店也封上了玻璃窗。据悉,假如这次案件裁定乔文无罪,州府可能再次尝试起诉。

曾经参与好莱坞制片人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案的陪审员表示,当时自己面对的案件也是社会焦点,不但审讯时间漫长压力巨大,陪审员也担心自己遭到外界报复,因此一直要求将身份保密。

需全员同意方有决定 乔文命运交给陪审团

佛洛伊德遭跪颈死亡的案件经历3星期审讯后,裁定主被告乔文是否有罪的责任,落到了陪审团身上,外界预料陪审员讨论需时,也许一段时间后才能达成结论。

综合《华盛顿日报》及CNN报道,陪审团考虑的共有3项控罪,分别是二级谋杀罪、三级谋杀罪、以及二级误杀罪。陪审员已获安排入住酒店,法庭要求他们辩论期间不要接收任何媒体资讯,避免受到外界影响。分析分析形容,在衡量二级谋杀罪的过程中,陪审团需认定乔文压制佛洛伊德的方式不合常理,继而造成重大伤害,过程中乔文是否蓄意杀害或伤害佛洛伊德,则不在考虑范围。三级谋杀罪方面,陪审团需衡量乔文有否采取高危行动,不但大大增加了佛洛伊德死亡的风险,同时行为鲁莽,漠视佛洛伊德生命垂危。至于二级误杀罪方面,陪审团需推定乔文故意疏忽行事,导致死者面对不合理的风险。

法官卡希尔(Peter
Cahill)19日早上开庭时,用了相当长的时间向陪审员提供指引,表示他们仲裁每宗控罪时,必须涵盖涉案的所有元素,比如认定乔文的行为与佛洛伊德之死有关,但乔文的意图却不需考虑。外界目前无从预测陪审团的裁决时间表,以往每逢重大案件时,陪审团辩论往往延续数天甚至数周才有决定,期间陪审员可向法官提交通知,要求再次检阅证据或重温法律条文的定义。由于这些通知可以反映陪审员思考的方向,因此也是裁决的风向球。一般而言,刑事案件需要陪审团成员一致同意方有决定,若成员之间再三无法达成共识,法官可宣布聆讯无效,然后等待检方决定是否复审。法官卡希尔在19日的指引中同时提醒陪审团,此案和其他案件一样,不会提供审讯的文字记录,陪审员必须依靠记忆以及庭上的笔记作出决定,其中笔记只是辅助工具,最终仍以陪审员回想的证据为依归。卡希尔同时强调,陪审员在考虑过程中,不应受到偏见、成见、情绪或公众意见的影响,也无需猜测裁决带来的后果。此外,无论是被告、受害人还是证人的性别、族裔、宗教、年龄、国籍等因素都需排除,纯粹基于庭上的证据和法律条文作出判决。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号令民众准备为佛洛依德案上街 主审法官怒斥非裔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