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国关系尚未解冻!澳洲又一产品或将面临中国贸易制裁!

澳大利亚牧草种植者可能是下一个遭中国打击的主要行业,自围绕新冠病毒起源引发的长达一年的外交争端以来,堪培拉与北京关系尚未解冻。

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干草出口每年价值1.6亿澳元,今年却几乎停滞不前,因为两个月前失效的数十个关键出口许可仍需北京方面续签。在每年向世界出口的120万吨干草中,有三分之一流向中国,贸易暂停是有伤害性的。

而在一切正常情况下,澳大利亚有28家获得许可的干草出口公司,可以向中国出口成捆的干草。

但在2月28日,其中25个许可证已经失效。

现在,只有三家许可证仍然有效的小型运营商在向中国出口,至少在它们的许可证到期之前是如此。

两国关系尚未解冻!澳洲又一产品或将面临中国贸易制裁!

一位代表种植者出口公司的内部人士表示,澳大利亚供应商正努力保持镇定。但他承认,如果许可证无法续签,该行业将面临重大打击。

“中国是一个大买家,”该知情人士表示。出口商目前将这一问题定性为行政原因,而不是某种持续的禁令或封锁。

“目前,中国没有对大量许可证进行重新登记,这可能只是积压问题。”

最大的干草出口商Gilmac总经理帕切特(Munro Patchett)也没有贸然得出最坏的结论,即中国把澳大利亚干草行业拒之门外。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都没有抽出时间更新许可证,”他说。

帕切特表示,澳大利亚出口商和联邦政府在6个月前已完成了所有必要的文书工作,以确保许可证的顺利延展。

但中国海关总署(CGAC)尚未批准。

帕切特表示,CGAC的代理人通常会前往包装厂进行一系列合规检查,然后再续签许可证,国际新冠病毒旅行限制可能造成了这种无法解释的延误。

“也许这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他说。

自从澳大利亚支持调查武汉新冠状病毒起源的呼吁以来,北京对大量出口产品实施限制或制裁,包括大麦、牛肉、葡萄酒、龙虾和煤炭。

该业内人士表示,运往中国的干草不会简单地被其他出口市场吸收,就像大麦和其他一些被中国切断出口的澳大利亚产品一样。

澳大利亚供应商的其他主要全球干草市场包括日本、韩国、新西兰和中东。

“干草不像大麦。大麦的流动性更好,可以更容易地进入不同的市场,”他表示。

失去中国“对我们的客户或我们的行业都没有好处”。

帕切特表示,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那么澳大利亚农民将需要减少收割牧草的数量,否则供应过剩将导致价格下跌。

“如果中国突然不再占我们出口的三分之一,我们不想生产太多的干草。”

帕切特还表示,今年没有出口的干草将延续到2022年。

在与北京的贸易僵局中成为目标的澳大利亚产业在2019年总计约290亿澳元。

在截至2021年1月的三个月里,这些对中国的出口总值约为每年55亿澳元——降幅是巨大的。

今年1月,葡萄酒出口从去年10月的1.64亿澳元高位降至不到100万澳元。

但中国仍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占澳大利亚出口的30%。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两国关系尚未解冻!澳洲又一产品或将面临中国贸易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