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祖的人才焦虑:3万座寺庙,每座才6人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是一句人人耳熟能详的佛教箴言。

代表了佛教对任何一个人都是敞开大门的。

但今天可能就有点过时了。

最近一则消息,引起较多的关注。

3月24日,灵隐寺公众号发布了杭州佛学院的一则招聘需求:向海内外,常年招聘高素质的教学法师和在家老师。

教学法师,意指承担教学工作的出家人;在家老师,意指还没正式出家但也是佛教信徒的老师。

关键的要求在于:

出家法师需要具备硕士以上学历,在家老师需要具有博士以上学历。

面对这则消息,很多人很好奇,佛教法师为什么也要高学历?

佛学院是什么?

其实,杭州佛学院更像是一个佛教版的普通大学。

按官网的定义:经国家宗教局批准,由杭州市佛教协会承认的一所综合性佛教院校。

目前,设有教理院、艺术院、外语院和音乐院。

杭州佛学院教理院公布的师资力量,一共24人,本科为7人,硕士为5人,博士达到了12人。而且有不少来自诸如北京大学、中山大学等国内一流大学和海外知名院校。

除了招聘老师以外,杭州佛学院也在同步吸纳生源:主要设本科和研究生两级教学,分别招生30人以及10人。

本科生要求至少高中学历;研究生要求中级佛学院毕业或者大专、本科学历,还需要笔试与面试。

据微博大V“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爆料:国内某佛学院的新生中,包括浙江大学医学博士,南京大学、中山大学的本科生。

小巴翻了翻杭州佛学院以及其他佛学院的学习课程,除了一般的佛教课程,本科生和研究生都需要学“毛概”、英语、经济学原理。

综上,佛学院老师是高学历的,学生也要求有一定的学历,课程设置不局限于佛教。也就是说,现在佛学院培养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和尚。

是怎样的和尚呢?

杭州灵隐寺的方丈,也是杭州佛学院的院长光泉法师的说法值得一提:“现在的法师可不能是只会打坐念经的和尚,他们需要管理寺院,负责寺院的规划和建设,与信众交流沟通,与外界甚至国外的机构合作开展活动。”

这样看来,佛学院要求高学历老师,也就可以理解了。

根据官方最新一版的《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截至2017年9月,经国家宗教事务局批准设立的宗教院校共91所,其中佛教41所,占比近50%。

这些佛学院相当于一个蓄水池,源源不断对内外输出这类非典型和尚。

两极分化与网红寺庙

佛学院主要收入是政府拨款。

以西藏佛学院最近两年的数据来说:2018年,财政拨款收入9618.90万元;2019年,财政拨款收入5571.09万元。

有人可能会问,政府为什么要花钱培养佛教人才呢?而且需要花那么多钱?

简单来说,佛教人才处于严重供不应求的状态。

据《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截至2017年9月,我国佛教寺院约3.35万座,佛教教职人员约22.2万人,也就是说大约6个人管一座寺庙。

而中国信教公民至少有2亿,佛教信徒占多数,加上对佛教有好感,逢年过节喜欢去上柱香、求子求姻缘求考试成绩的人,保守占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

如此少的人要应付如此庞大的人流,无疑需要巨大的管理成本。

其实,佛教的商业化程度也是相当有限的。

参考中国人民大学发布的《中国宗教调查报告(2015)》,教徒最多的佛教,其实也只有6%的场所收取门票,略低于道教的7%。

因为很多佛教场所是不收费的,所以平均收入就比较有意思。五大宗教教职人员的月平均收入为人民币506元,而佛教界教职人员月收入只有397元。

把佛教催“富”的,让无数人误以为佛教寺庙很赚钱的,主要是少数网红寺庙。

最高调的要数少林寺。自1998年,少林寺成立河南少林实业有限公司以来,其涉足旅游、电子商务、房地产等多个领域。

少林寺的“成功”背后,离不开首个MBA毕业的少林寺住持释永信的“功劳”。

介绍一个冷知识,全国90%的宗教活动场所是1982年以后获批准恢复设立的,是在一片空白上重新开始的。

相比而言,少林寺拥有“1500年历史”这块金字招牌(如今,少林寺已经申请注册666个商标)。

因此,少林寺能够在1987年就开启国际化之路。收费项目包括教老外练习少林功夫、演出(旗下拥有“少林武僧表演团”)等。

有打历史牌的,也有打科技牌的。北京有一家著名的寺庙,叫龙泉寺。这家寺庙有一个特别的称号,叫做“最强科研寺庙”。

龙泉寺住持为学诚法师,是前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接受采访时经常把互联网时代和人工智能挂在嘴边。

该寺拥有相当华丽的法师阵容:贤宇法师,为北大数学系高材生,第47届国际数学奥赛金牌得主;贤启法师,是清华大学核能和热能物理博士;贤清法师,是清华大学博士;贤帆法师,央美毕业;贤度法师,中科院计算所毕业;贤威法师,是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博士……

借助这些法师的光环,龙泉寺把一大批各行业对佛教感兴趣的专业精英通过各类免费的禅修活动(比如IT禅修营)团结在龙泉寺身边,并且打造了人数众多、分工明确的义工体系。

对于龙泉寺而言,这些资源可以提供有力的物质支持以及贡献免费的高端技能。最轰动的例子是,在法师和义工的合作下,龙泉寺推出了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叫做贤二机器僧,拥有自动对话功能。这让龙泉寺一时风头无两。

按照少林寺、龙泉寺的做法,可以做到自给自足,但毕竟只是个例。

商业化的真相

2015年,少林寺斥资人民币18亿在澳大利亚建分寺,项目包括一个有六层宝塔的寺庙、武术学校、商业区、中医理疗中心、四星级酒店、18洞的高尔夫球场,以及占地56.65公顷的大型房地产开发项目。

其中的住宅、高尔夫球场等项目,让许多人一脸懵逼。

这个谜团其实不难解答。

佛教拥有四大名山,分别为浙江普陀山、山西五台山、安徽九华山和四川峨眉山。这其中,安徽九华山和四川峨眉山两大景区已经在A股上市多年。

从它们近些年的财报中可以看出,佛教寺庙景区比较成熟的商业模式,其实是客运索道和宾馆酒店。

最新的一个“反面案例”是,去年年底,港股公司香港中旅以2.55亿元转让51%股权,由嵩山旅游集团接盘。

这件事要追溯到2009年,港股公司香港中旅与河南登封市政府全资持有的嵩山旅游集团成立嵩山公司,港中旅持股51%。业务主要是,少林寺等嵩山风景名胜区的门票销售。

十多年过去,物归原主。但本来谈的价格是3.47亿元,硬是被砍了近30%,港中旅只获利587万港元。

事实上,这块业务贡献并不大:2012年、2013年贡献的利润分别为445万港元、188万港元,2013年之后就不再公布相关数据了。

而主要的原因不难说明:港中旅后续没有加大投资力度,导致景区只能依靠门票作为主要收入,营收结构单一。

但港中旅也非常委屈:收入不够,怎么加大投资呢?结果,一边合作,另一边相互扯皮,如今“分手”也是意料之中。

说到底,投资的规模不是一般企业可以承担的。可以发现,地方国资主导,进行投资开发,是包括峨眉山、九华山等佛教景区的共同点。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早前灵隐寺招聘小编吗?因为需要全日制本科,引起很多人的好奇。

最后脱颖而出的小编叫赵莲贵,他在里面工作一年半后跳槽,接受采访时说,月薪5000,工资太低,还不起房贷。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佛祖的人才焦虑:3万座寺庙,每座才6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