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政治的缩影:“战狼外交”欧洲点燃烽烟

继中共两位最高外交官员杨洁篪和王毅3月19日在与美国高官的阿拉斯加会晤中大力展示“斗争精神”,将中共的“战狼外交”极致展现后,近日欧洲又燃起“战狼外交”的烽火。在中国驻法大使馆辱骂法国学者和舆论是“小流氓”和“疯狗”后,中共驻瑞典大使馆又威胁一位瑞典自由记者,引发强烈反弹,促使外界呼吁驱逐中国大使。

记者屡遭中共使馆威胁

近年旅居台湾为瑞典媒体快报(Expressen)从事报道的自由记者悠野(Jojje
Olsson)最近在报道源于新疆强制劳动的对瑞典H&M品牌的抵制后,遭到中国大使馆的威胁和警告。

快报表示,悠野收到来自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的一封电邮,指控他与台独者密谋,散布反中情绪,要他面对行动后果。悠野在自己的平台“中国新闻”(Kinamedia)上表示,这并非他第一次接到中国大使馆的威胁,只是这次比以往更强烈。

悠野2007年至2016年在北京生活和报道8年,香港1年,期间因报道瑞典籍原香港出版商、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被中国特工从泰国秘密抓回中国拘禁事件,2016年被中国拒绝入境签证,之后转往台湾,继续报道中国事务。

观察人士表示,中国大使馆在瑞典以威胁记者的方式,试图影响言论自由的做法并非第一次。瑞典两大在野党,基督教民主党(Christian
Democrats)与瑞典民主党(Sweden
Democrats)认为,中国大使馆多次威胁记者的行为无法接受,再次坚定地要求驱逐中国大使桂从友。

瑞典外交部长林德(Ann
Linde)回应说,他们已多次召见中国大使并告知记者的言论自由在瑞典受到宪法保障,记者有从事采访报道的自由,要求中国大使尊重瑞典法律,并表示威胁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

国际记者权益组织无国界记者也谴责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对悠野的言语威胁攻击,声援悠野。去年初,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威胁某些瑞典媒体就如“一个48公斤级的拳击手不断挑战86公斤级的拳击手”。他还曾以“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来评论中瑞关系。

驻法使馆肆意辱骂

此外,中国驻法大使馆官方推号3月19日辱骂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的学者邦达兹(Antoine Bondaz)为“小流氓”(Petite
frappe)。事件的起因是,曾任法国国防部长的国会参议员李察(Alain
Richard)等筹备参议院友台小组今年夏天访问台湾。中国大使卢沙野致函谴责,并要求取消访台,但遭拒绝。法国中国问题学者邦达兹为此叫好,在推特上讽刺中国大使馆“给你和你的妖魔们一个大大的吻”。

中国大使馆对法国学者的辱骂激起法国舆论及政界轩然大波,他们批评中国不顾起码的外交尊严和礼节,而且说话“粗野”,是中国“战狼外交”的又一个例证。法国世界报说,“这是中国使馆第一次指名道姓攻击法国学者”。而法国的欧洲议员不分左右支持邦达兹,要求法国外交部传召卢沙野,发出严厉警告。

3月21日,中国驻法使馆“火力全开”回击,在官网和推号上中法文刊登文章,称邦达兹不是学者,而是“意识形态喷子”,用“petite
frappe”(小流氓)来回应他,“也是为了避免与他纠缠”。

中国大使馆的文章还为“战狼外交”辩护,称“如果真有‘战狼’的话,那是因为‘疯狗’太多太凶,包括一些披着学术和媒体外衣的‘疯狗’对中国疯狂撕咬”,甚至说“羔羊外交”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安 (Jean-Yves Le
Drian)3月22日表示,无法接受中国驻法使馆多次侮辱和威胁法国议员和学者,已要求召见卢沙野大使,并“提醒他要注意”。而中国使馆回应说,卢沙野23日会到法国外交部就欧盟制裁和与台湾有关问题“向法方提出交涉”。

法国外交部则回应说,将召见中国大使,抗议中国制裁包括法国籍欧洲议会议员格鲁克斯曼 (Raphaël
Glucksmann)在内的多名欧盟公民的决定。

分析:需要展示强国姿态

旅法亲中时事评论员、现任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的宋鲁郑4月11日在观察者网上发表“‘战狼外交’是西方遏制中国的手段之一,我们切不可掉入话语陷阱”的专栏文章,认为中国的“战狼外交”是上了西方的当,是不智的外交做法。在他看来,“战狼”不应让外交官,而应由媒体或学者来充当。

宋鲁郑称,应尽快解决自己的媒体、学者无法胜任的问题,不能让中国的外交人员一直站在和西方媒体、学者交锋的一线。毕竟学者和媒体哪怕说错或过激,外界也不会大惊小怪,不会上升到国家层面。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教授对美国之音表示,这种“战狼外交”的主要着眼点和考量是为中国国内政治服务,是给中国国内人看的,为了显示中国可以“平视”世界了。

他说:“习近平他的权力基础,要在中国独裁,他依赖这些小粉红,依赖这种很激烈的民族主义。至少在表面上要展示对国外强硬,这是国内政治的一个逻辑,是国内的政治需求。所以,国外这些外交官,还有手下这个赵立坚也好,从古至今这个独裁政治一直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所以他们就拼命地在海外展现这个‘战狼外交’,展现是很强硬。”

结果适得其反

对于外界批评“战狼外交”的实际效果是造成与许多国家“绝交”,冯崇义教授表示,“战狼外交”的效果是反作用的,造成国际社会越来越反感中共,令人感到中国的外交官无视起码的外交礼仪。

他说:“这实际效果刚好是反作用的,就是说你作为上胡来,外交礼仪也不顾,只能让国际社会对中国更加反感。不仅仅是政府,就是民间,你看这一年多所有的国家、所有的民众,对中国的评分,不喜欢共产党的中国的评分都直线地上升。所以,它的效果往往是反作用的,适得其反。”

美国知名智库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20年10公布的一个对14个主要西方国家的民意调查显示,英国、德国、美国、加拿大、韩国、日本、荷兰、瑞典、西班牙、澳大利亚等国对中国的负评升至十多年来的最高点。皮尤研究中心总共采访1万4276人,其中年长者对中国的恶感度更高。

对华恶感度最高的是日本,达86%。西方国家中与中共建交最早的瑞典排第2,为85%。澳大利亚是81%,比上一年急升了24%。75%的英国受访者对中国有恶感,上升19%。美国是73%,达到15年来最高点。意大利的对华恶感度最低,为62%,但也远超过半数。

将欧洲国家推向美国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主席、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对美国之音表示,原本欧洲国家在追随美国与中国竞争对抗的问题上犹豫,但是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爆发而强势冒出的“战狼外交”,正在将这些国家纷纷推向美国一边。

他说:“布林肯和拜登就在上个月跟欧洲对话时还在说,会要求欧洲站队。但现在这些战狼们一通乱咬乱叫,使得这些欧洲国家主动地向美国靠拢。他们在帮助美国打造一个围堵中国的一个同盟。而且让世界越来越多的原来对他们有好感的人,发现现在没有办法和他们和平共处,甚至连正常的交往都不可能进行。”

王军涛认为,“战狼外交”受制于中国国内政治,但对外的效果实际上是事与愿违。

他说:“他们本来希望这样一个方式能够表现出他们这种所谓的民族气节,不要再受欺负了。但是实际上表现出来会让人们觉得呢,他们是不可理喻的人,这样的一个国家的话实际上是很危险的。国际社会要对他们进行提防,要想办法在他们还没有能够主导这个世界之前,阻止他们成为世界的真正的领导。”

“战狼外交”源自最高旨意

所谓“战狼”来自一部极力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的中国国产电影及其续集。而目前中共外交的强硬风格则被外界称为是“战狼外交”。

自习近平掌权后,北京逐渐放弃前几任领导人奉行的由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的外交策略而转向强硬。现任外长王毅则是这种强硬外交路线的忠实推行者。

王毅2016年6月在与加拿大外长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作为客人但不顾外交礼仪“抢答”向加外长提出的问题,并斥责记者“最了解中国人权状况的不是你,而是中国人自己,你没有发言权,而中国人最有发言权”。王毅的无礼失态引发外界哗然。

中国近年涌现的新一代“战狼”外交官的典型代表则是去年2月就任外交部发言人的赵立坚。路透社形容赵立坚等新一代“外交鹰派”,打破了长期以来中国既有的外交模式。

赵立坚在就任后不久的3月12日在推特发表爆炸性言论,指“可能是美军将病毒带到中国”。在网上“爆红”的赵立坚因将新冠病毒的起源“甩锅”美国,引发中美直接外交摩擦和对立。

路透社去年3月援引消息报道,中共外交官所以摆出“战狼”姿态,是因为习近平早前曾下达外交政策指令,要求外交官要有“战斗精神”。目前已有60多个中国外交官及外交使团在社交媒体设立的帐号,强硬反击外界对中共的批评。

路透社还表示,中共内部十几名不愿具名的现任、前任政府部门官员和官方学者表示,“战狼外交”是习近平政治的缩影,越来越强硬的“战狼式”外交态度及言论,将导致中国与美国等大国发生危险的碰撞,将加剧国际社会与中国的对立局面。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习近平政治的缩影:“战狼外交”欧洲点燃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