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尔卡斯特罗:把古巴从理想主义革命领向务实

  • 新闻

为中共卖命的县长 被打击21年 11位家人惨死

60年党龄、21年右派生涯、11位家人惨死。一生作为中共顺民的这位党徒,名叫吴之伯。2009年,当时82岁的前云南省威信县长吴之伯公开讲述了他在“党领导下”凄惨的一生。 一、“缺乏阶级仇恨就是缺乏党性” 1945年前国民政府期间,吴之伯在云南宣威县过了单纯的青…

古巴共产党第八届将于本周五(16日)至下周一(19日)举行,按照古巴最高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Raúl
Castro)在2016年举行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承诺,宣布卸下该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职务。

换句话说,古共“历史一代”(historic
generation)革命军人领袖将完全退出该国领导层班子,卡斯特罗家族的执政亦终将步入历史,预料劳尔亲自挑选的接班人、现任古巴总统迪亚斯卡内尔(Miguel
Díaz-Canel)将会进一步掌权施政。

谈起古巴,我们可能只会想起两个人:卡斯特罗和哲古华拉。身影被这两大革命英雄所掩盖的“弟弟”劳尔,虽然一生低调,但他带领古巴在转型上影响力实在不可抹杀。

相比哥哥卡斯特罗满脸胡茬的粗犷外形,相对清秀俊美得多的劳尔从小便与哥哥展现各自不同的气质。尽管深入丛林与兄长同伴并肩打游击战的时候,劳尔都总是给人一种沉稳缜密,而非像卡斯特罗般,一看上去就知道是冲锋陷阵的猛将。

这可能就造就了他们兄弟俩在战场上的性格。1953年,当时正值血气方刚、26岁卡斯特罗,便贸贸然带着21岁的弟弟劳尔和另外一百多名青年冲进圣地亚哥(Santiago
de
Cuba)蒙卡达兵营,希望夺取武器并在全国发动武装起义,不过双方强弱悬殊,起义青年寡不敌众,最终全军覆没,卡斯特罗兄弟被关进监狱。

卡斯特罗和劳尔坐牢不久后,很快就一起逃亡到墨西哥。蒙卡达起义给予卡斯特罗兄弟的教训是,不能再轻举妄动,否则性命难保。很快,劳尔便在墨西哥城结识了当时在游历中美洲的哲古华拉,劳尔深感哲古华拉对共产主义的认识和信仰,有助推进推翻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政权的革命事业,于是将哲古华拉引荐给兄长,并从长计议,仔细拟定反攻古巴的计划。

之后的都是为人熟悉的历史了。卡斯特罗、哲古华拉和劳尔及其他战士在1956年12月登陆古巴,经过多次深入山区的游击战争后,革命军获得大批农民和工人的支持,最后在1959年1月成功攻陷首都夏湾拿(Havana),推翻亲美的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成立西半球第一个共产政权。

“普通的”副手

预料将会卸下党领导职位的劳尔今年已经89岁。但在他先前70年的人生里面,尽管卡斯特罗家族全盘掌控着古巴的发展命脉,劳尔依然鲜有被镁光灯照射着。二十世纪下半叶,充满个人魅力的卡斯特罗作为国际共产主义阵营代表西半球的唯一标志,劳尔总是默默在哥哥背后给予支持。

甚至有人统计过,相对于卡斯特罗的频繁曝光率,古巴共产党掌政后的第一年,劳尔并没有接受过任何电视访问,只有曾经一次接受报章采访。回看历史照片,无论是游击战时期,抑或是后革命古共统治时期,劳尔被拍摄时也是通常站在卡斯特罗或哲古华拉身旁,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副手。

不过,劳尔一直就被视为是相当具纪律性的军事家。在革命“历史一代”管治班子之中,劳尔长期掌管古巴军队事务,这恰恰是由游击队组成的革命军事力量所需要稳定统领角色。美国前中情局分析员拉泰尔(Brian
Latell)在其著作《After Fidel: The Inside Story of Castro’s Regime and
Cuba’s Next
Leader》写道:“我意会到劳尔是他哥哥不可或缺的盟友,是他(劳尔)对古巴军队稳定的领导,成全了古巴革命。”他甚至认为,如果没有劳尔,卡斯特罗可能不会掌权这么久。

在经济层面上,有人认为,哥哥卡斯特罗十分贯彻始终,甚至臻至固执地服从共产主义教条,以至他几乎完全忽视计划经济一直存在且显而易见的缺憾。这令古巴多年来的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国民生活条件终日低下。

理想始终很难在现实中找到站稳脚跟的位置。尤其九十年代初苏联倒台,国际共产主义阵营瓦解后,古巴陷入国际孤立,加上美国持续经济制裁,古巴进入了粮食、汽油等日用品极度短缺的“特殊时期”(英语:Special
Period,西班牙语:Período especial)。此等艰难困境,要待到00年代,才逐渐得到改善。

与此同时,年纪老迈的卡斯特罗遭疾病缠身,慢慢将领导权交给劳尔。到了2008年,77岁的劳尔才正式从哥哥卡斯特罗手中接掌国务委员会,三年后再成为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遂而推行有限度的市场经济改革。

“向现实低头”的革命家?

劳尔在此期间,逐步为古巴引入市场元素。据说卡斯特罗以往经常暗中投诉市场化是在向“敌人妥协”,但这亦无碍劳尔持续推动开放,冀对冲理想主义的政治风险。

劳尔积极开放国内私营经济,容许更多小商户及手工业者经营小生意;积极发展旅游业,容许国民当的士司机、民宿或餐厅老板,招待海外旅客,收取“可兑换比索”(CUC,现已废除);亦撤销国民的旅游限制。除此之外,劳尔亦放松地产交易市场;改革双轨货币制(该双轨制最终在今年元旦起正式取消);快速扩张互联网服务。

恰逢2009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新官上任,愿意对古巴采取积极交往政策,劳尔的经济开放改革便更加如鱼得水。最终在2016年3月,即奥巴马离任前9个月,劳尔与奥巴马实现历史性会面。外界一度估计,劳尔治下的当代古巴,很快将会真正走进步入国际市场经济体系的发展轨迹之中。

然而,2017年接任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再度对古巴重新施以鹰派态度,加重经济制裁,并禁止美古两国通航。劳尔的市场化经济改革计划因此出现不少暗涌。

绝对权力的诱惑

“我认为劳尔日后将会被视为比其哥哥更为务实的人物,一个会承认制度内有着需要处理的深刻缺点的人,尤其是经济上(的缺点)而非政治上的。”美国一个努力促进古美对话的非政府组织Cuba
Study Group行政总监Ricardo Herrero说道。

但除了一定程度上开放国内经济之外,劳尔作为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其实在政治架构上也有作出一些改革,譬如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设置政府官员的任期限制,防止党领导及官僚机构的尾大不掉。

早几年,劳尔亦屡次说过“是时候让年轻的领袖接棒了”,暗示参与过革命游击战的“历史一代”对古巴的统治即将步入尾声。

“从去年开始,劳尔实际上淡出政治场域……即使当劳尔出现在公众面前,他总是坐在总统迪亚斯卡内尔旁边,默不作声。”前古巴内政部官员Arturo
Lopez-Levy向《华盛顿邮报》说道。

可能出于人生经历的体会,又或可能大半生都以“哥哥背后的弟弟”的身份行走凶险的政治角力场上,就是这种对绝对权力的敬而远之,才塑造成劳尔之于近代古巴的角色定位──谈不上“第一ICON”,但又绝对无法忽略的历史风云人物。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劳尔卡斯特罗:把古巴从理想主义革命领向务实

香辣过瘾超级下饭青椒辣子鸡

刚入了一款马克西姆不粘微压锅。超高的颜值简直是爱了,真的是一分价钱一分货,锅底非常厚,多款灶具都可以使用。开锅之后一定要做道爱吃的肉菜,哈哈从小我就从大人那知道新锅第一顿一定要煮肉菜,以后顿顿有肉吃。今天就做个青椒辣子鸡,非常的下饭过瘾,不信你也来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