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钱还是要命?部分在华经商人士陷入两难处境

中国加速推动自产疫苗护照。除积极将中国制疫苗外销至近70个国家,与西方疫苗互相较量外,近期还加码提供“签证便利”给选择中国疫苗的外籍人士。此举对必须频繁往返中国的商务人士确是一大诱因,但也引发部分商界人士陷入“要钱还是要命”的两难处境。

对于中国强力推销保护力只有50-79%左右的中国制疫苗,一位医界人士向美国之音表示,他担心,全球数十亿人口若大规模接种后,恐因中国制疫苗效力太弱,反而可能催生变种病毒,成为未来全球防疫的破口。

欧美人士接种中国疫苗

截至本周五(4月16日),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和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已协助安排数百名会员在北京和睦家医院完成中国制疫苗的免费接种,疫苗种类包括中国国药集团(Sinopharm)和北京科兴(Sinovac)所生产之疫苗。

美国商会表示,本周共提供三梯次施打疫苗,总计至少300人完成接种,而且未来还会视需要持续提供新梯次。中国欧盟商会也提供类似的服务,但未统计接种人数。

中国于3月底全面启动在北京和上海两地之外籍人士自由登记接种中国制疫苗。另外,国台办于本周三(4月14日)
也宣布,开放位于中国的台湾籍居民凭居住证或中国医保参保凭证,在居住地登记接种。

在此之前,中国外交部已宣布,自3月15日起,开始对接种中国制疫苗的外籍人员进一步提供“签证便利”。

签证便利

不过,据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于3月15日的例行记者会表示,赴华人士仍须凭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及血清抗体检测双阴性的证明才能搭乘航班,入境后也须遵守隔离观察期的相关规定。也就是说,严格的旅行限制仍未因接种中国制疫苗而有所解除。

赵立坚还说,中国愿与其他国家积极开展接种疫苗的互相认证工作。但被问及中国未来是否会考虑接受世卫组织批准的辉瑞-生技(Pfizer-BioNTech)、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强生(Johnson
& Johnson)疫苗,并为其提供签证便利,他则不置可否。

由于期待疫苗护照可以进一步带来旅行限制的放宽,台商徐正文说,他和不少台商朋友、甚至科技大厂的台籍总经理都不排斥接种中国疫苗,一方面增强防护力,另一方面,中国后续若开放“小三通泡泡”,让台籍人士可以透过金门和厦门的船班,持7日内有效的核酸检测入境中国后,免除隔离限制。

他说,这对必须往返中国经商的人士来说,非常方便。

商界期待疫苗护照

徐正文向美国之音表示:“这个才是最大的诱因,因为能够变成疫苗护照,或是去到中国,就算是还没有推行到整个全世界疫苗护照,对于中国能够减少隔离,我相信,就是很大的诱因。很多人都很想打。而且未来听说小三通会率先开放,那就可以走小三通了,那就减少很多隔离上的麻烦。”

不过,徐正文也坦承,因为担心中国制疫苗的安全性和效力,他的不少在中国境内的外商朋友都希望“多点选择”,甚至倾向等中国进口辉瑞疫苗后,再自费施打。

三位人在中国境内、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欧美人士也向美国之音表示,他们还在观望,不急着打。不过,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表示,现在在中国境内只有中国制的疫苗可以打,他们希望未来能有多一点的疫苗选择。

其中,一位在北京的美籍人士说,他不急着打,因为他有中国的居留证,所以,签证便利对他诱因不大。他向美国之音表示,他可能会等到未来推出真正免隔离的疫苗护照,他才会考虑施打。而且他希望,中美尽快完成疫苗的互相认证,以免让商务人士陷入两国互不承认各自疫苗的窘境内。

要不要打中国疫苗?

另一位在上海的美籍人士则说,她在美国的家人都已完成接种,但她尚未有回美探亲的打算,再加上中国境内的感染率较低,让她也不急着施打。她向美国之音表示,她原本对中国疫苗的安全性有信心,但最近听说中国官员也承认中国疫苗的保护力低,让她无所适从。

一位也是在上海的德籍人士则向美国之音表示,免隔离旅行对商务人士来说是很大的诱因。但她还是会理性考虑各疫苗的安全性和保护力。虽然她个人倾向等中国进口辉瑞疫苗后、再自费施打这款疫苗,但由于现在各国疫苗都缺乏长期的数据,因此,她说,如无迫切需要,她不急着打。

在中国境内,目前只有香港提供民众中国科兴疫苗和辉瑞疫苗的选择。但开打一个月来,据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上周表示,目前的接种率不佳只有50万人,约7.5%。其中,截至3月底的统计,过半都是选择中国科兴疫苗。

另据香港卫生署截至周末的统计,施打疫苗后死亡的在港人数总计16人,其中,施打科兴疫苗后死亡者有14人,包括不建议施打的高龄人士,而施打辉瑞疫苗后死亡者则有2人。

中国疫苗保护力低

一位住在香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台籍人士向美国之音表示,在香港,需要回中国探亲的中国籍人士或需要入境中国经商的外籍人士都很可能选择施打科兴疫苗。

但她说,科兴疫苗在香港引发的死亡率这么高,让她心生畏惧,尤其她近期不一定要入境中国,当然选择施打辉瑞疫苗。

对商务人士来说,面对保护力低、又有安全疑虑的中国制疫苗,这无疑是要钱、还是要命的选择。

据“美联社”报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4月10日曾在成都一场会议中公开坦承,中国疫苗的保护力不高。当时他说,由于北京至今并未批准任何外国疫苗在中国境内使用,因此,中国正在考虑是否该透过优化接种程序和采用不同技术路线序贯接种来进一步提升。

虽然高福隔日在接受“环球时报”时改口,并批评媒体误解他的说法,但仍再度引发各国对中国制疫苗之效力的讨论和隐忧,尤其高福也未提出相关数据佐证,中国制疫苗的保护力到底有多高。

早在高福之前,据“香港明报”报道,上海疫苗专家陶黎纳于1月初也透过微博形容国药集团的疫苗为“世界上最不安全的疫苗”。

陶黎纳说,即便该疫苗第三期的实验数据显示有79%的保护力,但其“一共有73种局部/全身不良反应”,让他看完后,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据彭博(Bloomberg)周一(4月12日)引述部分国家的实验数据再度确认,科兴疫苗只有略高于50%的保护力,其他中国制疫苗的保护力则在66-79%间,其中,国药疫苗的保护力最高,但也只有79%,远低于莫德纳(Moderna)、辉瑞,甚至俄罗斯制的Sputnik等疫苗之保护力皆在90%以上。

疫苗民族主义

台湾医师公会秘书长罗浚晅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作为外销疫苗的大国,中国有责任说清楚其自产疫苗的安全性和效力,并拿出实证的临床数据,包括第三期的试验室数据,来做科学的认证。

他说,中国不应该把防疫工作政治化,甚至为了推行自产疫苗或疫苗民族主义,而挡下它国保护力较高的疫苗。

他说,中国疫苗的保护力这么低,但在近70个外销国家的接种率若大规模提高,即便数十亿人口都接种了,可能无助于防疫,更可能催生变种病毒。

罗浚晅说:“这些国家人口都很多,他们普遍打了中国疫苗,不但没有效之外,还有两件事情要思考,第一个是,打那么多会造成变种病毒更加肆虐,因为在免疫压力之下,没有杀死病毒。好像今天拿一瓶杀虫剂,要喷蟑螂,但杀不死蟑螂,(反而)越练出更厉害的蟑螂。在不够威力的免疫压力之下,只是练就了更多的变种病毒。(第二),这些人口很多的国家,将来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困难的一个防止Covid-19的黑数和困难的地区。”

他说,现在在中国境内施打中国制疫苗者,可以会有“最坏就是没作用、以后再打辉瑞等其他疫苗”的心态。

但在缺乏科学实证下,罗浚晅说,其实医界并不建议疫苗混打,因为可能会造成免疫系统的交叉反应、或过度激化免疫系统的副作用。罗浚晅说,就算要混着打,至少也要隔很长的一段时间,否则一旦出问题,无法确认因果关系,就很难认定是哪一支疫苗出的问题。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要钱还是要命?部分在华经商人士陷入两难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