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曾比肩安踏,如今创始人入狱,美股退市破产拍卖

它曾比肩安踏,如今创始人入狱,美股退市破产拍卖

一场拍卖背后,鞋业名企的崩塌之路。

天下网商记者 范向东

最近体育服饰相关股票高歌猛进,但第一个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体育概念股——喜得龙,却在卖地还债。

4 月 15 日 10 时至 16 日 10
时,喜得龙(中国)有限公司位于福建晋江陈埭镇的一处土地和房屋进行第三次拍卖,起拍价为 1182
万元。这处资产此前已经流拍两次,起拍价相比第一次降了 600 多万。

同为晋江品牌,喜得龙曾力压安踏,创始人林水盘还一度放言要开 10000
家专卖店。但最终公司破产,林水盘则因骗贷、票据承兑罪,被判刑六年,锒铛入狱。

据 2018 年喜得龙破产清算案的一次债权人会议,其至少有 252 名债权人,债务总额超 15 亿元。

阿里拍卖显示,自 2017 年 5
月正式破产之后,喜得龙的鞋服库存、生产设备、房屋土地等资产就陆续上线拍卖。但除了江西瑞昌的两块工业用地共卖出 6000
多万元,其他的资产要么无人问津,要么只卖得几万或几十万元,与 15 亿元债务相比可谓杯水车薪。

喜得龙部分被拍卖的资产

晋江造富,卖鞋上市

晋江,” 中国鞋都 “。从上世纪 90
年代开始,这座福建东南沿海的县城诞生了上百个体育品牌,而喜得龙曾是其中最知名、最成功的品牌之一。

改革开放后,大量制造业转移至中国大陆,毗邻台湾的福建,则成为台湾制鞋业转移的目的地。晋江就是这波产业转移的受益者,出现大量制鞋厂,给国外品牌代工,也开始做自己的品牌。

喜得龙的创始人叫林水盘,1968 年生人,17 岁就高中辍学打工,成为一个制鞋工厂的学徒。

喜得龙创始人林水盘

比起同工厂的其他人,林水盘算是一个有想法、有冲劲的年轻人,他干过包装,也接过业务销售。1992 年,24
岁的林水盘成立了自己的鞋厂九州奔克。

随着生意规模变大,晋江头部鞋厂逐渐意识到品牌的重要性。1990
年,丁明亮第一个注册了德尔惠商标,丁和木父子的安踏在那一年横空出世,晋江鞋厂的自主品牌不断涌现。

晋江运动鞋企业大多姓 ” 丁 “,林水盘虽然不姓 ” 丁 “,但他的姐夫叫丁志德。丁志德也经营鞋厂,1997
年注册了商标金莱克,也是后来名噪一时的品牌。

千禧年左右,北京申奥成功、国足出线,重要体育事件的利好出现,国内运动市场迎来黄金发展期。1999 年,安踏第一个吃螃蟹,花 80
万元请来刚获得男乒世界冠军孔令辉代言,并在 CCTV-5 频道投放广告。很快,丁志德也拉来女乒世界冠军王楠为金莱克代言。

考虑到中国人对龙这一吉祥图腾的喜爱,林水盘在 2001 年将公司改名为喜得龙,并请来时任中国乒乓球主教练的蔡振华代言,花重金在
CCTV-5 投放广告。2002 年,林水盘又邀请著名影星、歌手郭富城做品牌代言人,并在 2003
年赞助了中国流行音乐排行榜颁奖盛典。大手笔的娱乐营销让喜得龙销量急速增长。

2004 年,喜得龙销售出 680 万双旅游鞋和 450 万套服装,年销售额高达 6.2 亿元,那时的安踏只有 3.11
亿元。到 2007 年,喜得龙通过 22 家分销商在全国开了 2519 家店,成为中国五大运动服装品牌之一,算得上红遍全国。

随着李宁、安踏登陆资本市场,喜得龙也开始谋求上市。2009 年 10 月 30
日,喜得龙在纳斯达克借壳上市,成为中国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运动消费类品牌 ” 第一股 “,一时风光无限,股价最高冲到过 13.69
美元,比上市当天的 7.9 美元翻了近一倍。

但喜得龙的成功,跟当时一众晋江品牌并没区别,也因此,当市场红利减退,库存危机爆发,陷入同质化竞争的喜得龙也深陷淘汰浪潮中。

经营不善、黯然退市

2009 年上市后林水盘对《晋江经济报》表示,正在寻求收购一些欧美高端品牌,”
如果我们要想进军国内高端市场的话,通过引进海外高端品牌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这也是我们实现从产品经营者到品牌运营商的非常重要的一步。”

林水盘这话听起来相当具有前瞻性。当年 8
月,安踏刚收购了斐乐(FILA)大中华区(包括新加坡)的商标权和运营业务,正是这笔收购让安踏坐上国内体育品牌头把交椅。

但喜得龙在执行上似乎出了问题。据懒熊体育报道,喜得龙上市后转变最大的不是品牌而是渠道。林水盘一声令下,许多大区市场全部改成直营制,包括江苏、福建、湖南这些喜得龙最重要的堡垒。”
上市完了有了钱,有钱就拼命挥霍,主要资金都被直营公司吃掉了,他(林水盘)说要砸 2、3 个亿干直营,”
懒熊体育援引前喜得龙员工的话说。

相比加盟模式用外部资本扩张,并且赚一层加盟费,砸直营店的成本非常高。公开资料显示,算上店铺转让费、道具费、装修费、备货等成本,当时喜得龙一家店铺的投入在
60 至 100 万元之间。直营没有对错,但问题是喜得龙的店效不高,已开业店铺的流水没法为后续店铺提供支持,还可能带来亏损。

2011 年,喜得龙营收达到 32.88 亿元,利润近 5 亿。林水盘的欲望再次膨胀,公开表示计划未来 5
年内,在全国的专卖店要达到 10000 家。但到了 2012
年,喜得龙业绩就开始下滑。把资金挥霍在直营门店上的同时,喜得龙遇到了难以抵挡的经营压力——国内鞋服行业库存积以及电商渠道的冲击。

2012 年,以李宁全年亏损近 18 亿元为标志,库存危机开始显现。有行业人士对媒体表示:”2012
年行业爆仓,我们晋江生产的鞋,不再生产了,都够整个行业卖 3 年。”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李宁、安踏等品牌均陷入关店潮,同时大幅打折、促销,喜得龙也未能幸免。

而其他品牌积极布局电商时,却不见喜得龙有所动静。喜得龙直到 2015
年才开始发力线上销售,卖的还多是旧款。入局晚且缺少竞争力,喜得龙电商也没激起什么水花。

2014 年 4 月,股价跌跌不休的喜得龙私有化退市,上一年营收 8.45 亿元,只有 2011 年营收的 1/4,利润也跌至
7000 万元。

营收、利润连年下滑,陷入同质化竞争、缺乏核心竞争力的喜得龙已很难卷土重来。2016
年,喜得龙因债务高企,进入破产重整,一年后资产进入拍卖。

骗贷 4 亿多,创始人锒铛入狱

林水盘曾是泉州市人大代表,晋江市第十四、十五届人大代表,并担任过晋江市青年商会副会长,晋江市制鞋协会副会长,可谓享誉一方。

但因为财务造假骗取银行贷款,林水盘从一位知名企业家沦为阶下囚。

到 2013 年底,喜得龙账上还有近 5 亿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资产负债率只有
7.5%,处于低位。退市后,喜得龙融资手段受限,为了获得营运资金,林水盘铤而走险。

根据晋江市人民法院的判决公告,2014、2015
年,在林水盘的主管经营下,喜得龙连续两次从银行骗得巨额贷款,骗贷方式五花八门,包括提供不实的审计报告、出具变造的纳税证明、增值税专用发票以及虚构营收账款、伪造购销合同等,最终造成
33 笔贷款、贷款本金超 4 亿元逾期未还。

2018 年 11 月 20 日,林水盘被晋江法院判处林水盘有期徒刑 6 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250
万元。而且在那之后,林水盘还得继续退赔被害单位晋江农行相应经济损失。

在林水盘被判刑的前四天,喜得龙破产清算一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召开,这次会议前,共有 252
名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经管理人确认的债权金额为 15.12 亿元。

一代鞋业名企轰然倒塌,创始人锒铛入狱,令人唏嘘。如今,喜得龙资产接连流拍、无人接盘,背负的巨额债务,不知何时才能还清。

在天猫平台上,仍有喜得龙的身影,” 喜得龙德键专卖店 ” 粉丝 15.7 万,” 喜得龙鞋类旗舰店 ” 粉丝不到 3000
人。相比之下,安踏天猫官方网店粉丝 1731 万,其市值则达到 3800 多亿港币。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它曾比肩安踏,如今创始人入狱,美股退市破产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