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到访上海,气候合作能否重启美中关系?

拜登总统的气候变化问题特使、前美国国务卿克里星期三抵达上海,就美中两国如何在气候变化领域合作与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和其他高层官员举行面对面和线上会晤。

克里是拜登政府首位到访中国的高层级官员,他的访问正值美中两国围绕新疆人权、香港、台湾、新冠病毒溯源和科技制裁等一系列问题而导致双方紧张不断加剧之际。

克里的访华能够取得哪些具体成果?他是否有望促成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拜登总统的“一对一”线上会晤?气候变化领域的合作这能否成为华盛顿与北京重启关系的契机?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大学认为,克里作为一位资深的美国政治人物,他的到访或许能够给美中关系打开机会之门,而且气候问题在美中两国关系中的政治敏感度较低,这有利于双方达成一致。

他说:“克里作为一个资深的政治家,他不仅是前国务卿,也曾经做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在参议院也长期任职,跟拜登总统做参议员的时候早就是老朋友。所以克里的职位本身作为总统特别任命的特使,我认为他的地位并不低。而且他去谈当然不仅仅是气候,当然他会谈当前中美的政治气候。中美的政治气候我认为通过气候这么一个比较低调的话题,尤其作为第一位内阁级的美国官员去访问中国,我觉得可能会打开意想不到的许多的门。我的期盼有几个。第一个,克里在北京,希望他能够敲定习近平出席气候高峰会议,能够有机会跟拜登总统就国际气候合作进行交流。这是第一个我认为应该达到的目的。第二就要看看习近平会不会借这个机会跟克里进行某种会面。我认为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因为这里面没有一定要去谈政治性、敏感性的问题,但是对中国来说,借这个机会触及到方方面面的政治问题,我觉得没有压力反而是一个重大的突破。”

“美中印象”网站主编刘亚伟表示,克里此次到访上海能够成行本身已经意味双方达成了某种默契,而气候变化的确是对两国都很重要的议题。

他说:“他(克里)去本身就说明两个政府至少达成了某种共识或者默契。至于最后能谈出什么结果,因为在气候问题上我觉得对中美都是大事,但是现在要谈到具体的合作,特别是在高科技竞争方面,双方现在基本上是处于互相掐脖子的阶段,特别是美国要掐中国的脖子。所以直接谈具体的合作不一定有更多的成果,但是我觉得双方可以互通有无。就是说在气候和其它许多问题上,即使不合作至少也要协调,至少大家都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比如说中国已经很清楚了,到2030年要争取到peak(峰值),美国到2030年能做到哪一步?中国习主席也拍胸脯说了到2060年我们就碳中和了,美国现在可能还不敢做这样的表态。所以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有很多的协调或者互通有无,可以为中国和美国在今后其它能合作的领域做一个表率。就是说即使我们大家都知道要合作,但是合作的细节实际上是非常难谈拢的,所以我更大的希望是双方能够不受其它所谓‘红线’问题的干扰,就气候问题平行积极地合作,谈出一些具体的结果,为其它方面的合作做一个很好的pilot(试点)。”

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也认为,虽然美中关系持续紧张,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以通过在气候问题上与美国合作塑造其所期待的中国大国形象,同时也是在国际社会上给自己加分的一个难得机会。

他说:“对拜登来说,气候问题是他的选民的一个巨大的诉求,尤其是民主党选民。在中国,气候问题其实也成了习近平国内一个重大的诉求。当我们看到习近平的政策提出金山、银山、青山绿水等等这些理论,当他提出要怎么样整治中国的雾霾,最近我们也看到戈壁滩的黄沙怎么样弥漫半个中国,怎么样弥漫北京,我相信对习近平和他的团队来说,对中国的中产阶级来说,对中国的长期发展来说,对中国更高质量的生活水平来说,环境的改善、气候的变迁给中国带来的各种重大损失,我相信都是习近平非常关注的。这样的情况下,对习近平来说要实现他的重要的政策,有国际合作,这种国际合作可以彰显习近平或者中国这种大国地位。而且通过在气候上跟美国的平起平坐,对习近平来说也是在国际上得分的一个机会。所以我认为习近平和习近平团队会比较热衷于积极地去推动这种合作。”

克里此次访华的一个主要目的是促成习近平出席美国总统拜登主持的一个为期两天的线上气候变化峰会。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内的多国领导人已经获邀,但中方目前还没有明确表态是否参加。

“中美印象”网主编刘亚伟认为,习近平最终出席拜登总统主持的气候峰会的可能性很大,而且中方不应该把美中关系中的其它议题与气候议题挂钩。

他说:“我觉得习近平参加的可能性应该很大,对他来讲是一个机会。对中国来讲,生态文明是习近平开始主政以后一个很大的政策倾斜。对世界来说,中国在世界的地位,尽管双方现在都还没有表态,拜登说普京和习近平都接到了邀请。中国还没有说习近平会不会去参加。如果习近平在上海见了克里,那他出席峰会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当然我觉得不管怎么样,参加还是不参加,我觉得参加的好处、参加的优势要比不参加要大得多。我觉得中国可能是要学会不要搞太多的关联。就是说因为你在这方面对我不太友好,所以我在其它可以合作的方面也要给你使脸色。实际上国内现在,包括胡锡进说的那番话,意思就是美国之居然这么多方面与我为敌,为什么非要让我在跟你能合作的地方去合作?那我可以选择不合作,因为你不够意思,我为什么要给你意思?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因为气候问题不仅仅是拜登的问题,不仅仅是美国的问题,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是全世界的问题。对美国和中国都是很大的问题。所以如果拿气候问题做为一个筹码,说要我参加你必须要做到一二三,我觉得那应该是一个不正确的策略。所以不管克里在上海跟谢振华或者其它领导人谈得结果怎么样,我认为习近平应该去参加这次会,而且我觉得他也会去参加这次峰会。”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克里到访上海,气候合作能否重启美中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