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COVID-19严重时临时设置的自行车道将再保留两年

  • 新闻

焦点访谈丨吃着中国饭砸中国碗!起底“双面人”李亨利 焦点访谈丨吃着中国饭砸中国碗!起底“双面人”李亨利

焦点访谈丨吃着中国饭砸中国碗!起底“双面人”李亨利 国家安全乃国之大事。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有一小撮人,流淌着炎黄子孙的血脉,享受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红利,却甘当内奸,充当“两面人”,暗中勾结西方反华势力,从事反中乱港活动,这些人最终被钉在历史…

尽管居民担心COVID-19最严重时在悉尼中部设置的临时自行车道存在安全和混乱,但这条车道将再保留两年。

贝姬莲政府还没有决定是否保留Erskineville和Glebe道路上的两条临时自行车道,悉尼市府建议,在探索永久方案的同时,将由市议会控制的三条街道保留两年。

根据议员们下个月考虑的计划,CBD的Pitt Street的另一条临时自行车道将成为永久性自行车道。

去年年中,悉尼市和新州交通局根据COVID-19公共卫生命令设置了六条临时自行车道。

Glebe的Bridge Road和Paddington的Moore Park Road的几条自行车道遭到了当地居民的炮轰,他们担心停车位的减少会造成混乱。

政府和理事会在最近几个月宣布了在Oxford Street的Hyde Park和Centennial Park之间修建永久性自行车道的计划。其中的一部分将贯穿Oxford Street的中心。

议会已经展示了保留Moore Park Road和Fitzroy Street临时单车道长达两年的计划,Oxford Street的单车道正在建设中。

Oxford Street自行车道建成后,委员会计划移除Moore Park和正在建设中的悉尼足球场附近的临时自行车道。

居民卡拉·德根哈特(Carla Degenhardt)表示,社区仍然担心会失去舒适的环境,骑自行车的人在这条临时小路上飞奔,速度比汽车还快。明年体育场开放时,比赛期间将会出现交通混乱。

市政府还建议,Rosebery的Dunning Avenue以及Erskineville的Henderson Road、Railway Parade和Bridge Street沿线的一条临时自行车道将保留两年。

悉尼市长克拉弗·摩尔(Clover Moore)表示,从街边停车场重新分配公共道路空间给一些居民带来了困难。

工党议员琳达·斯科特(Linda Scott)将于今年9月与摩尔(Cr Moore)争夺市长职位。她表示,这座城市迫切需要更多永久性的、设计良好的自行车道。

她说:“我们应该停止在临时车道上瞎折腾,我们应该建永久的车道。”

在决定是否保留这些自行车道之前,新州交通局一直在征求社区对Glebe Bridge Road和Erskineville Sydney Park Road上的临时车道的意见。

交通署的一位女发言人表示,目前还没有决定出这两条临时自行车道的未来。

她说:“新州交通局正在考虑社区的反馈。新州政府将及时向社会通报最新情况。”

去年12月,新州交通局决定不在Kensington的Todman Avenue、Parramatta的Thomas Street和North Sydney的Pacific Highway上修建临时自行车道,因为交通量已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悉尼COVID-19严重时临时设置的自行车道将再保留两年

加拿大变种病毒肆虐世界罕见 这变种能突破辉瑞?

据路透等媒体报道,以色列研究机构周六(4月10日)发表的研究发现,南非变种新冠病毒某种程度上能突破辉瑞疫苗的防护力。 对于变种新冠病毒正在快速蔓延的加拿大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坏消息。 加拿大目前是全世界极少数同时出现程度相当严重的三种病毒传播的国家之一。众所周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