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修改选举制度:围堵民主派、禁煽惑投白票与国安资格审查 香港修改选举制度:围堵民主派、禁煽惑投白票与国安资格审查

香港修改选举制度:围堵民主派、禁煽惑投白票与国安资格审查

图像来源,EPA

香港政府公布修改选举制度的条例草案,订出新一届选举委员会(选委会)1500个选委、90名立法会议员及行政长官的具体产生办法,三场选举分别于今年9月19日、12月19日及明年3月27日举行。

草案周三(4月14日)在立法会进行首读,预料在泛民总辞后只剩下建制派的立法会可以顺利通过,并没有很大的修改空间。

分析认为,选委会和立法会的新组成和产生方式,都作出了大幅度的修改,增加民主派加入体制的难度,并加入更多亲建制团体的声音。

北京和港府认为这是“完善选举机制”,体现“爱国者治港”原则,符合“一国两制”,批评反对派过去瘫痪议会,令多项法例受到拖延,特区管治受到挑战。但批评人士认为,选举失去代表性和认受性,民主派有声音认为要以杯葛选举不投票,或是投白票或废票表达不满。但这份草案明确列出,煽惑他们作出这些行为,将会被视为违法行为,最高可被判囚三年。

1. 煽惑投白票最高可判三年

港府表明,选民以个人身份投不投票、是否投废票,都不会有事,不过新草案下,政府为了“依法规管操纵、破坏选举的行为”,建议“任何人在选举期间内借公开活动煽惑他人不投票、投白票或废票,即属干犯非法行为”,最高可被判囚三年。

公开活动的定义,除了向公众讲话、书写,广播或分发任何材料外,亦包括“由公众观察到”的动作、姿势、手势、穿戴或展示衣服、标志、旗帜、标记及徽章等等。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举例指,如有人在家中的窗边挂条文来煽惑他人不投票或投白票就属于犯法。

在香港选举机制下,低投票率或是高废票率(白票视作废票)也不会影响投票结果,批评人士认为无论是投白票或是鼓吹投白票,也不会“破坏”选举,政府此举是担心反对派以投票率低、或废票率高,指责选举认受性低。

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曾国卫表示,规管并非对选举的投票情况没有信心,而是要确保选举不被破坏。

民主党罗健熙认为,政府这样做,效果适得其反,反而会令更多选民投白票。已流亡海外、曾因宣誓风波而失去立法会议席的民主派人士梁颂恒,则在社交网站建议所有香港人投废票,以废票数字向外界展示“我们还在”,从而争取国际支持。

图像来源,EPA

图像加注文字,

林郑月娥表明,投票率高低不是选举成不成功的指标。

观察:“是旦啦”成为网民最常见回应

在疫情及落实《国安法》以来,香港已再见不到街头的民主抗议活动,众多政治人物流亡或是官司缠身,有人选择移民,一些亲民主派“黄店”场所也避开了过往出现过的标语和口号。

亲建制阵营形容这是恢复社会稳定的开始,但民主派阵营内,则是有怒不敢言。

在社交媒体上有关选举修改的新闻下,很多网民回应说:“是旦啦”(粤语:随便你的意思)“反正都无人理(没人管)”。这突显出民主派支持者对选举改革的失望,也显示了他们的敢怒不敢言。

大部分网民似乎也不敢直接呼吁别人投白票或是不投票,他们作出种种暗示或侧面的批评,例如有人说:“政府都叫你投,你识做啦?(你懂得怎样做吧?)”

亦有民主派人士说:“记得凭良心投票”、“不要不投票、不准投白票,听到了没有”。一些人则质疑选举当天是否不能穿白衣、或是窗帘是否不能用白色。这些字句表面意思没有违法,却是充满弦外之音。

一些港媒报导了一些选民,对选举失望而希望申请取消选民登记的消息。

民主派暂时未宣布是否参与这场选举,但就算参选,他们会否被取消资格,选举能否得到温和选民的支持也是未知之数,但普遍估计,2019年区议会选举7成破纪录投票率不会再出现。

观察人士或许以投票率,或废票率作为评估港府支持度的指标,不过港府就表明不会这样做。林郑月娥已明确表示,不能够以一场选举的投票率,决定选举是否成功。

视频加注文字,

香港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香港仍比许多民主国家更自由

2. 选委会组成加入更多亲建制组织及团体

负责选出特首的选举委员会,人数由1200人增加至1500人,他们的权力将扩大至立法机关,未来这1500人还会透过全票制方式,选出40人成为立法会议员。1500人中将有362人是不用经选举产生的“当然委员”。

过去此选委会一直被批评欠缺广泛代表性,以亲北京人士为主,在新制度底下,选委会将会加入更多亲建制组织和团体选出或提及的代表,预料民主派无论怎样做,也不会在这个委员会中有任何关键作用。

过往选委会有117席由区议员出任,但2019年,民主派在区议会大获全胜,今次区议员将不再是选委会“当然成员”。根据香港电台报导,在区议会选举落败的600多人中,约200人获政府委任做各分区、防火及灭罪委员会成员。新一届选委会将有156席来自这些分区、防火、扑灭罪行委员会等等,所有批评人士指责,直选落败的人,反而有资格成为选委。

另外选委会新增“基层社团”、“同乡社团”界别,各佔60席,成员包括来自香港岛各界联合会、九龙社团联会、新界社团联会、广东社团总会、福建社团总会等等;有110名则是“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即是全国妇联、全国工商联、全国青联等代表。

在选委会中的“专业界别”,原本属于民主派的少有阵地,例如法律界、教育界等,过往由属于该专业的选民以个人票选出,现在一些选委变成不经选举产生、在个别组织出任或提名代表,又或是以团体票方式选出。

例如合共60席的高等教育界和教育界的选委,上次选举由民主派取得全数议席,但在改革后,两个界别合并剩下30席,当中16席是“当然委员”,包括11间大学的校长,和最多学校的五间办学团体做代表,剩下的席位则是由政府资助的高等教育机构,或完全由政府管理的学校等投票产生,原本是选委会选举羸家的亲民主派教育团体“教协”如今连一张团体票也没有。

另外,上届民主派以一人一票方式全取30席的法律界,同样面对改制,30席中有6席是当然委员,由中国人大常委会基本法委员会香港委员担任,另外9席由中国法学会香港理事提名,剩下15席则由30个团体以团体票方式选举产生,多年的行业代表大律师公会只有一票,另外有票的大多属亲建制团体,包括人大代表陈曼琪担任创会会长的中小型律师行协会、全国政协胡汉清担任主席的香港基本法研究中心、建制派议员何君尧成立的国际公益法律服务协会、中国企业协会法律专业委员会等等。

医学界及卫生服务界合并后由60席变成30席,当中一半成为医管局主席、医务委员会主席、港大及中大医学院院长等“当然议席”,医院管理局旗下的公营医院、医管局、医委会、两大医学院等则成为团体选民选出剩下15席,换句话说,香港政府有能力控制选民基础;社会福利界别亦被削减至30席,15席由社联、东华三院、劳联旗下公司等主席出任“当然委员”,剩下15席由团体投票产生,当中无一个是亲民主派的社福团体。在“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界”中,以往各有一票团体票的所有新闻相关团体,全被剔除在外,包括香港记者协会、香港摄影记者协会等等。

林郑月娥表示,选委会组成符合“均衡参与”、“有广泛代表性”原则,并指这些社团与社区基层有紧密关系,关心地区,“不应该只判断组织是建制或非建制背景”。

草案出台后,多名民主派选委表态无意参选,又或是预计当选机会很微。民主党主席罗健熙批评,政府修改选委会组织是摒弃民主派,令个人选民不能发挥功效,政府拣选各界别指定团体时,只体现“爱国者治港”原则,有些团体及组织与香港市民没甚关系,选委会更没有“广泛代表性”。

图像来源,EPA

图像加注文字,

草案周三(4月14日)在立法会进行首读,预料在泛民总辞后只剩下建制派的立法会可以顺利通过,并没有很大的修改空间。

3. 立法会:民主派声音进一步收窄

原本立法会有70席,35席为地区直选议席,35席属于功能组别。新制下立法会会有90席,40席由1500名选委以全票制选出,另外功能组别有30席、地区直选有20席。

新制下的功能组别分为28个界别,一些原本有利民主派的组别首当其冲。原本的功能组别有6席是区议会议席,由各区选民选出,但新制度下将再没有这个组别,改为“商界(三)”,以及人大政协及全国性团体的议席。

资讯科技界被新设的科技创新界取代,只得团体票,较原先的资讯科技界合资格的团体,加入多个国家级科研平台,包括多间大学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创新科技相关的公营机构等,亦包括学术组织及专业团体。医学界及卫生服务界会合并做医疗卫生界,保留个人票,但加入亲北京人士为主的中医业。

28个界别中,9个界别取消个人票,分别是饮食界、纺织及制衣界、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界、批发及零售界、进出口界、地产及建造界及金融服务界等等,当中饮食界原本容许食物业牌照持有人可投票,但社会事件发生后,多间“黄店”争相登记做选民,新制下要在三个业内协会的董事会有表决权的才可投票。

另外有9个界别继续以个人票为选民基础的则是人大政协与全国性团体,合资格选民有港区人大、政协、全国妇联特区代表、全国青年联合会港区委员等;而教育、法律、会计、社会福利、乡议局、工程等界别选民资格不变。

直选方面,政府把原先五大选区划分做十个选区,采取每区双议席单票制。政府指,今次重划选区无按惯例,由选举管理委员会负责及谘询,但仍然是以人口分布作为原则进行。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常任秘书长邓忍光说:“主要是不会割裂社区,也会考虑人口的基数,希望每个选区的人口分布平均,由于一般选举管理委员会需要做划界,会牵涉公众谘询,及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但正如行政长官介绍了选举时间表,实际上做不到。但当我们今次用立法,将香港划为选区的工程进行,我们完全跟选管会工作原则。”

不过有观察人士留意到,新的划界刚好把沙田、黄大仙、元朗区拆开,其中沙田和黄大仙区,在2019年区议会选举中,民主派羸得议席比例最高,质疑是透过划界影响结果。

图像来源,EPA

4. 香港警察将是决定参选人资格的重要一方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3月30日公布修改的选举制度中,明确表示港府要成立“资格审查委员会”(资审会),去确认参选选委会、立法会及特首的人的资格,并且不得提出任何诉讼。

按程序,香港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安委)会先根据警务处维护国家安全部门(港警国安处)的审查情况,就该人是否符合要求和条件,再向资审会发出审查意见书。资审会再按意见书决定该参选人的资格,有关决定不得推翻。

国安委是根据《国安法》成立的机关,财务上由政府直接拨出,不受香港现行法律所限,接受国务院监督问责,工作内容不受任何其他机构、组织、个人干涉,信息不予公开、决定不受司法复核,主席由特首担任,其他成员包括司长级代表、保安局局长、纪律部队首长,国家安全处负责人。

新制度下,资格审查委员会的组成将会有一名主席和数名成员,全数由特首委任,只有依据《基本法》四十八条第(五)项所指的提名而任命的主要官员方有资格获委任,意味着可以加入这个委员会不限于司局长,亦包括纪律部队首长。

外界担心这意味着警权过大,整个决定参选资格的程序,都可以牵涉香港警方,但林郑月娥表示:“资审会的其中一个功能是国安审查,它会看由国安委按警务处国家安全处进行的调查所提供的意见,从这个角度看,纪律部队首长完全有能力、有资格做这个资格审查。”

视频加注文字,

刘慧卿:“对香港来说,这是非常黑暗的一天”

林郑月娥表示,由于社会有声音认为,资审会由政府“自己人”做不够公信力,稍后会向立法会法案委员会提出修订,在委员会中加入社会人士,相关社会人士的委任原则会按照其能力、诚信、在社会有地位和公信力,预料需要进行国安审查,决定符合爱国者要求。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由特首担任主席,选委会中多个选委由政府任命,外界一直担心,涉及特首选举时,当中存在利益冲突的问题。

林郑月娥表示,若日后任何现任特首寻求连任,都不应参与国安委员会的讨论,不过被问到是否有需要辞去国安委职务,或是要写入条文时,她表示,对现时利益申报制度有充分信任,如果因为怕外界指有利益冲突“而抹去行政长官的宪制职能”,就不太符合对特首的问责要求,她强调,现时法例容许现任特首争取连任时,继续担任特首职务,但要公私分明,不能用公家资源进行选举工程。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香港修改选举制度:围堵民主派、禁煽惑投白票与国安资格审查 香港修改选举制度:围堵民主派、禁煽惑投白票与国安资格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