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点独家 | 新东方在线集中裁员;石头科技自研多线激光雷达,或可用于自动驾驶汽车

晚点独家 | 新东方在线集中裁员;石头科技自研多线激光雷达,或可用于自动驾驶汽车

新东方在线集中裁员

接下来要控制成本

《晚点 LatePost》独家获悉,在线教育公司新东方在线(SEHK:01797)在过去一个月进行了集中裁员,涉及中小学大班课业务的主讲教师、教学辅导、运营等多个岗位。各部门裁员指标不同,中学部主讲老师已经有 20% 左右离职。

 

和 2020 年暑期相比,大班课业务主讲老师、辅导老师人数只剩下一半,此外,全国多个城市正在压缩地推团队。小班课业务(东方优播)也在压缩前端运营和主讲老师团队。

 

新东方在线 CEO 孙东旭近期在内部表示,自己从线下业务转向线上,交了很昂贵的学费,也学到很多,接下来公司要控制成本,保持创业公司状态,“要努力拼搏。”

 

这场讲话发生在一场高管欢送会上。中学部总经理殷涛在今年 3 月调岗,他此前是新东方西安分校校长助理、常务副校长,孙东旭则是分校校长。加入新东方在线后,殷依然向孙汇报,管理超过 2000 人。殷调回新东方后,西安教师教师基地部分老师被辞退,大部分人将调至北京,以方便管理。

 

一位裁员亲历者表示,大班课业务从 2020 年 12 月就开始末尾淘汰,今年 3 月继续裁员,不少应届生员工被告知未通过试用期。一位大班课技术人员表示,从 2020 年 12 月开始,技术岗位就只出不进。不过《晚点 LatePost》看到,新东方在线目前仍在通过招聘网站招聘主讲、学科负责人等。

 

新东方在线方面回应称,2020 年 11 月起,新东方在线开始更严格地考核主讲老师团队,考核关键是教学质量。为了控制教师团队质量、聚焦头部优秀主讲,一直按照惯性动作,季度性优化主讲。

 

新东方在线成立于 2005 年,于 2019 年在港股上市,控股股东是新东方集团。一位前新东方在线高层曾告诉《晚点 LatePost》,上市前一直需要背盈利指标,“那时候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上市一年后,新东方在线开始寻求规模增长,尤其是中小学阶段业务增长迅速。2021 财年上半年(截至 2020 年 11 月 30 日的六个月),新东方在线营收 6.77 亿元,同比增长 19.2%,其中中小学业务营收同比增长 163%。

 

但新东方在线的亏损增长得比收入更快,2021 财年上半年亏损 6.74 亿元,亏损同比扩大 6.7 倍。

 

人员快速增长是成本扩大、出现亏损的重要原因。一位内部人士表示,2020 年暑期前正是公司集中招聘的时候,包括应届主讲老师、辅导老师和地推人员,“准备大战一场”。

 

据财报数据,截至 2020 年 5 月,新东方在线已经有超过 13000 名员工(包括全职与兼职),教学人员成本和课程研究人员成本占营业成本近八成。

 

2020 年,作业帮、猿辅导两家中小学网课头部公司各自都拿到了超过 20 亿美元的融资,单家公司一个季度的广告投放成本就超过新东方在线一年的营收。

 

新东方在线一直在寻找更便宜的获客渠道,通过组建地推团队,开线下体验店获客。地推人员通过进校办讲座、演讲的方式吸引学生报名付费课程——这也正是新东方创始人、董事长俞敏洪早期为自己的托福雅思培训招生的主要方式。

 

获客成本上,新东方在线的确优于其他靠线上投放的头部网校。2020 年,当跟谁学的获客成本已经超过 1000 元时,新东方在线招一名学生只需要 300 元出头。

 

今年年初疫情缓解后,新东方在线开始在大量城市启动地推,由于部分城市招生量不达预期,公司评估后决定关闭及合并部分线下体验店,从而控制成本。

 

规模增长往往伴随着亏损。孙东旭曾在内部分享过,他曾问俞敏洪,如果现在学而思网校是新东方集团的,新东方会不会想要?俞敏洪没有回答。但孙东旭觉得,他一定是想要的,那他就得接受大量投入。

 

自 2019 年起,学而思网校就开始战略性亏损。到 2021 财年第三季度(截至 2020 年 11 月 30 日),学而思网校为母公司好未来集团贡献了 28% 的营收和 50% 的长期付费课注册人次。

 

俞敏洪一直不认可在线教育的烧钱模式,这也是新东方早早启动了在线业务,但始终没有通过烧钱扩大规模的原因。在今年 3 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中,俞敏洪提到现在的在线教育“走偏了”,是用资本的力量在用互联网烧钱模式来推动的,这是自己不屑于做的。

 

除此之外,在线教育可能也有政策风险。今年三月起,网上流传着一份“双减”汇报材料,提到接下来尽量让中小学生周末不再上课外培训班,并将对在线教育广告投放做出限制。如果政策落实,包括新东方在线在内的中小学网校都将受到冲击。(陈晶)

  

石头科技自研多线激光雷达

或可用于自动驾驶汽车



《晚点 LatePost》获悉,石头科技正在自研多线激光雷达,采用机械旋转式技术路线,将搭载在其商用扫地机器人上,未来或可应用于自动驾驶车。

 

就在上周,据 36 氪报道,石头科技已于 2020 年底秘密启动造车项目。对此石头科技回应称:“石头科技未参与或投资任何造车项目。石头科技专注科技创新,致力于智能硬件研发。”

 

石头科技于去年 2 月在科创板上市,目前市值近 700 亿人民币。其主营业务为扫拖机器人,同时也是小米生态链上的明星企业。

 

作为一种测距传感器,激光雷达的目前主要应用方向包括自动驾驶(自动驾驶车辆、移动机器人)和为手机、平板电脑、AR/VR设备等电子产品提供 3D 视觉功能。

 

此前,石头科技已自研了应用在家用扫地机器人(可被视为移动机器人的一种)产品上的单线激光雷达。

 

使用多线激光雷达产品的商用扫地机器人则是石头科技于 2019 年初启动的产品线,目前还未正式发布,但已与部分客户有测试与合作。

 

相比能做平面扫描,但不能测量物体高度的单线激光雷达,多线激光雷达同时发射、接收多束激光,可识别物体高度信息,并获取周围环境的 3D 扫描图,广泛应用于自动驾驶领域,如 Robotaxi (无人驾驶出租车)车队。目前全球 Robotaxi 应用场景中,同类产品里市场份额最高的是禾赛科技的 40 线和 64 线雷达。

 

Robotaxi 车队中使用的激光雷达,多采用机械旋转式技术——激光雷达可以分为机械旋转式、半固态和全固态,机械旋转式的雷达体积大、成本高、稳定性相对差,较难成为车规级产品。

 

机械旋转式激光雷达的外观呈圆柱形

 

在各车企把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量产车型提上日程的今天,固态化已成为车载激光雷达行业趋势。

 

市场上宣布量产的激光雷达,比如小鹏 P5 搭载的 Livox 激光雷达,北汽 Arcfox 搭载的华为 96 线激光雷达,均为半固态激光雷达产品。

 

半固态激光雷达又有三种技术路线,Innoviz、速腾聚创的 MEMS 方案,法雷奥、Luminar、华为的转镜式方案,以及 Livox 的棱镜式方案;禾赛的量产产品也采用了转镜式方案。

 

在全固态激光雷达上,Ibeo、大陆、Ouster 等公司目前也已布局,但距离量产还相对远。

 

全固态激光雷达

 

从机械式、半固态到全固态,产品的集成化程度越来越高,成本越来越低。2019 年时,Livox 已把激光雷达价格降到万元人民币以下;华为也在 2020 年底表示,计划将单颗激光雷达成本降低至 200 美元。

 

虽然目前石头科技研发的多线激光雷达会用在自有产品上,但随着技术进一步成熟,并不排除会以激光雷达产品切入自动驾驶行业和汽车供应链。

 

在技术底层上,日益强调智能化、自动化的汽车其实正越来越像一台更精密、对安全性要求更严苛的移动机器人,这两类产品会使用一些相似的硬件和软件系统。

 

这解释了一些看起来跨界的动作:机器人公司造出了可能用于自动驾驶和汽车的硬件,自动驾驶公司也在推出机器人产品,如智行者和真机智能等公司都发布了商用清洁机器人,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也在去年推出了可用来送外卖或快递的物流机器人。

 

一位头部美元基金机器人方向投资人告诉《晚点 LatePost》,移动能力、过硬的移动底盘技术,是他们在考核机器人项目时的重点之一。未来,自主移动会成为出行、物流、仓储、商用、工业等多个场景中,智能设备所需的核心功能之一。(王海璐、程曼祺)

– FIN –


晚点的读者们:如果你们对上述独家有补充,或是有独家线索想和我们分享,欢迎联系本期值班记者陈晶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晚点独家 | 新东方在线集中裁员;石头科技自研多线激光雷达,或可用于自动驾驶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