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打蚊子的大炮” 被拜登回收了

  • 新闻

疫苗推广状况不断!悉尼GP收到新冠疫苗却没有注射器

悉尼的全科医生终于收到大批量的COVID-19疫苗。但是,联邦卫生部门却没有配送注射所需的针头和注射器。 疫苗推广过程中状况不断,这又是最新一个失误,一名医生直接用“侮辱”一词来形容。 悉尼郊区的全科医生,包括Bondi Junction, Glebe, Ne…

资本如水一样流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水会往税负低的地方流。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本周一,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芝加哥全球事务会议上,号召G20的国家要联合起来,设定一个“全球最低公司税率”。

这是为什么呢?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

前人挖坑后人填,这事还是要从拜登的前任——特朗普说起。

制造业回流,大炮打蚊子?

特朗普在任的时候,为了兑现其“制造业回流”“美国优先”的策略,在2018年的元旦,他签署了30年来力度最大的减税法案:正式将企业的联邦税从35%降低至21%。以此来促进美国国内企业扩大规模,增加就业;也希望在海外建有工厂的企业能够被吸引,重新把一些制造业企业收回美国本土。

制造业是否真的回流了呢?确实回流了一些。在智库科尔尼公司的报告中,显示美国的制造业在签署了这个法案之后,从低人力成本国家的进口大约下降了7%,而出口未发生显著变化:

科尔尼公司的报告

回流刚刚有点起色,就被新冠肺炎疫情打断了。可以说,特朗普的降税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启用了“减税”这项政策却不折不扣地在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波减税潮,并且这股异动在疫情阴影下、在全球衰退的恐惧中愈演愈烈。

这就好比用大炮去打蚊子,结果蚊子飞走了,大炮在地上打了一个大坑。

资本的意志,水往低处流

其实,早在2016年特朗普竞选获胜之后,各国就已经开始为了“应对”极有可能出现的特朗普减税计划做出了反应:

英国计划到2020年将企业所得税从20%降低到17%;

德国宣布税制改革,计划为企业减少150亿欧元的税负;

日本宣布加快企业所得税减免,表示本来计划调整到25%的所得税率可能进一步下调到20%;

……

日本2017年12月公布的下调法人税计划

图源:日经中文网

这种各国纷纷降税,对国际资本的争夺,堪称一场没有硝烟的“税务战争”了,用耶伦的话说,过去三十年全球企业税进行了“逐底竞赛”,而以过去的四年尤甚。

一方面,各个国家都希望改善自己的投资环境,吸引更多的国际资本到自己国家投资建厂、创造工作岗位,所以各个国家都有降税的动机;另一方面,每降一点税,对国家的财政来说都是实实在在的损失,这意味着财政赤字的扩大,以及税基和政府支出的减少。

这本质上也是一种“囚徒困境”。

两个囚徒都知道自己对着警察不坦白,警察抓不到证据最终只会把两个人都放了;但是只要有任何一个人坦白了,他就可以立刻回家而另外一个人承受所有的惩罚。每个人都期望对方成为那个守口如瓶的,但是每个人也都希望自己做那个完全逃脱惩罚的坦白者。

约翰·纳什冷酷地推导,把这场博弈的均衡指向那唯一一个“两人都想避免,但是最终都会选择”的状态:两个都坦白,没有人能够逃脱惩罚。

特朗普开启的“美国优先”式的税务战争,本质上也是一种囚徒困境。一旦美国率先降了税率,那么毫无疑问对于其他的国家而言,就没有选择了——自己不降就面临着资本外流和工作岗位的流失。美国的筹码落下,其他国家即便是咬着牙,也要跟。

正如同诺奖得主、耶伦的导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所说的:

每个国家都认为可以通过降低税收从别的国家抢走业务,这种逐底竞赛的唯一受益者,就是最富有的跨国公司。

比如说Google。

Google在欧盟各个国家都有分部,在这些国家的营业额有高有低,但是这些分部之间往往都会通过内部的交易把所有的利润都转移到Google的爱尔兰分部,并不是因为爱尔兰有什么其他的特殊地位,而是因为爱尔兰拥有欧盟内部最低的公司税。

资本如水一样流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水会往税负低的地方流。如果不愿意资本外流也不愿意降税,那就只能人为地用政策的堤坝把水圈起来,而这恰恰带来了超越税务和公共财政的负面影响——逆全球化。

毕竟并不是每个国家都有能力跟注的,很多新兴市场本身的财政就很脆弱,跟不起特朗普的盘,那就只能在其他方面对国内的经济和资本加以限制。

拜登上台之后,先是1.9万亿的经济救助计划,紧接着又要来一个2.3万亿的基建,接连几个大手笔,美国的财政赤字也是可以预期地刷刷往上涨。

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咬牙进行税率的逐底竞赛不但于事无补,还可能进一步得罪本身已经面临很大财务压力的欧洲盟友们。所以拜登又把特朗普降的税提上来了,回到了28%。仅此一项,在十年内就可能为美国政府增加7300亿美元的收入。

拜登把特朗普降的税提回到了28%

但是如果单独美国加了,其他国家还是保持竞争的状态不变,美国的资本就可能哗哗地往外流,会削弱美国工人和企业的竞争力。

所以,耶伦才号召G20国家合作,在全球最低企业税率方面取得一致。大家都提高了,跨国企业无处可逃,总部设在哪里都要交更多的税,这样跨国公司转移资本的动机也减弱了,每个国家的税务收入就都上来了。

囚徒困境的解决之道:默契合谋

耶伦的提议是否能够打破囚徒困境呢?我们可以再讲一个“最惠客户条款”的小故事。

很多超市都有规定,如果发现自己的定价不是最低的,那么超市愿意把多收的那部分钱退回去。

这个规定听起来对消费者特别好,可以让消费者享受到最低的价格。

但是真的对消费者好么?

超市之间互相竞价的动机来源是可以通过降价来获得对方的顾客,而一旦实行了这种“最惠客户条款”,就意味着即便是自己降价,对方的顾客也可以直接从对方那里获得差价,那么显然自己降价的动机就被严重地削弱了。

由此可见,最惠客户条款可以有效地减少超市之间的竞争,让企业之间变相地合谋,共同收取一个较高的价格。

消费者在领取购物小票

不仅仅囚徒困境是博弈论,默契合谋也是。

如果每个国家都承诺能够给跨国公司这种“最惠客户”的税率待遇,那么跨国公司的日子就难过了。因为这意味着各个国家会用协调合作的方式来对税收体系进行改革,共同提升财政收入。

截至目前,欧盟方面已经给出了谨慎乐观的回应,表示愿意和耶伦积极讨论全球税率的问题。

经合组织OECD声称,如果这次税务谈判破裂,那么由此引发的税务和贸易战争,很可能导致全球的经济总产出至少下降1%。而耶伦的提议,其实就是在这个框架下进行的,实质上是对经合组织已经进行了两年的企业税谈判的背书和肯定。

尽管距离真的达成协议还有漫长的距离,可以预计到会面临着无尽的谈判、折中和妥协,但是耶伦的提议和欧盟的回应,可以说是一个好的开始。毕竟,跨国公司各种花样百出的避税方法“早该管管了”。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特朗普“打蚊子的大炮” 被拜登回收了

疫苗护照:世界重启之匙还是制造不平等的帮凶? 疫苗护照:世界重启之匙还是制造不平等的帮凶?

疫苗护照:世界重启之匙还是制造不平等的帮凶? 一些国家例如以色列、丹麦等,新冠疫苗证明成为了进入餐厅、戏院、运动场所的入场券,欧盟亦将会实行绿色护照,容许打了疫苗的人在欧盟国家之间旅游。中国亦推出了疫苗护照,期望逐步为接种过中国产新冠疫苗的人提供签证便利。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