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情报报告:中国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 美情报报告:中国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

美情报报告:中国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

JULIAN E. BARNES
人民大会堂外的一名中国士兵。该情报报告将中国对成为“全球大国”的推动力放在威胁清单的首位。 Roman Pilipey/EPA, via Shutterstock
华盛顿——周二发布的一份重要年度情报报告称,中国扩大其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的努力是对美国的最大威胁之一。它还警告说,莫斯科和北京构成了广泛的国家安全挑战。
该报告并未预测美国与俄罗斯或中国是否会发生军事对抗,但它暗示,所谓的灰色地带权力之争——旨在不至于引发全面战争——将随着情报行动、网络攻击和追求全球影响力驱动下加剧。
该评估突出了拜登政府的机遇与挑战。例如,伊朗尚未推进核武器进程,这可能给拜登总统留出一定的回旋余地。但是,该评估对阿富汗达成和平协议的前景作出严峻预测,一天后,拜登宣布宣布将在9月之前撤出美国部队。评论家可能会使用该报告来暗示总统在推动撤军时无视情报机构的预测。
该报告虽然大部分内容是描述传统的国家安全挑战,但与以往的威胁评估相比,它也更加关注气候变化和全球健康。这种转变反映了拜登政府高级情报官员的承诺,即更多地关注此类非传统挑战。
该报告将中国推动成为“全球大国”放在威胁清单的首位,其次是俄罗斯、伊朗和朝鲜。年度报告中通常很少有广泛的揭示,只是已解密评估的集合,但情报机构对威胁的排名、以及排名如何随时间推移而变化可以说明问题。
“尽管发生了大流行,北京、莫斯科、德黑兰和平壤已经表现出了以损害美国及其盟国利益的方式来扩大自身利益的能力和意图,”该报告说。“中国越来越成为一个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在多个领域——尤其是在经济、军事和技术上——挑战美国,并且正在推动改变全球规则。”
报告称,中国的战略是离间美国及其盟国。北京还利用成功抗击新冠病毒大流行来宣传其“制度优越性”。
该报告预测,随着北京继续威胁该地区的竞争对手,南海局势将更加紧张。报告还预测,中国将敦促台湾政府推进统一进程,并批评美国为加强与台北的接触所作的努力。但是该报告没有预测任何直接的军事冲突。
报告说:“我们预计,随着北京方面进一步试图将台北描绘成孤立于国际并依赖大陆实现经济繁荣,以及随着中国继续增加该岛附近的军事活动,摩擦将会加剧。”
它还预计中国在未来十年内将至少增加一倍的核储备。报告说:“北京对限制其现代化计划的军备控制协议不感兴趣,也不会同意锁定美国或俄罗斯核优势的实质性谈判。”
报告称,中国不仅利用其电子监视和黑客攻击能力压制国内异见人士,还进行影响境外人士的入侵。中国对美国的网络攻击威胁也越来越大,情报机构评估说,北京“至少可以在美国境内对关键基础设施造成局部的暂时性破坏”。
该报告对俄罗斯的评估并不出人意料。报告明确指出,尽管许多人将莫斯科视为一个衰落的大国,但美国间谍机构仍将其视为主要威胁,指出俄罗斯的一次供应链黑客攻击给全球约1.8万个计算机网络带来漏洞。评估说,俄罗斯在避免与美国直接冲突的同时,将利用影响力宣传、雇佣军行动和军事演习来促进自己的利益,并破坏竞争对手的利益。
拜登周二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进行了对话。虽然拜登提出了与普京会晤的可能性,但他就俄罗斯最近在乌克兰边境和克里米亚集结军队的问题向普京施压。报告称,俄罗斯愿寻求务实合作的机会,但也会敦促美国不要干涉乌克兰和其他前苏联国家的内务。
虽然网络威胁传统上都是该报告的一个单独部分,但今年的评估更多地将这类攻击纳入了更广泛的威胁之中,研究中俄两国对美国的入侵记录。
加州民主党众议员、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主席亚当·B·希夫(Adam B. Schiff)表示,情报机构重新聚焦于俄罗斯和中国的威胁评估,是正确的做法。
“中国是正在崛起的大国,也是日益严峻的挑战,”希夫说,这位民主党人所在的委员会去年起草了一份报告,呼吁在中国问题上投入更多资源。“俄罗斯是衰落的大国。它的威胁类似于一头受伤动物带来的危险,因为它受伤了,被逼到了墙角。”
今年的报告对气候变化给国家安全带来的影响进行了更加激烈的讨论,称威胁在很大程度上是长期的,但也可能产生短期后果。
报告称,“今年,我们将越来越有可能看到中美洲人口迁移的激增,他们受到了新冠疫情和极端天气对经济的影响,包括2020年的数场飓风和多年来反复发生的干旱和暴雨。”
报告还表示,新冠病毒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将持续数年,其对经济的破坏预计将会加剧一些国家的不稳定,但没有列出这些国家的名字。
再考虑到气候变化造成的极端天气,报告称今年全世界遭受严重饥馑的人口将从1.35亿人增加到3.3亿人。报告称,疫情已经扰乱了其他医疗服务,包括小儿麻痹症疫苗接种和非洲的HIV治疗。
通常情况下,国家情报总监向国会提交威胁评估,同时发布书面报告。但由于特朗普政府的情报机构试图避免激怒白宫,去年并未发布任何解密评估报告。
2019年,时任国家情报总监丹·科茨(Dan Coats)发布了一份关于伊朗、朝鲜和伊斯兰国的威胁分析报告,与特朗普总统的观点相左。该报告的证词令特朗普在Twitter上发起猛烈抨击,警告他的情报部门负责人该“回去上学”。
国家情报总监埃夫丽尔·D·海恩斯(Avril D. Haines)、中情局局长威廉·J·伯恩斯(William J. Burns)以及其他高级情报官员将于周三和周四就该报告作证。
“美国人民应该尽可能多地了解我们国家所面临的威胁,以及他们的情报机构正在采取哪些措施来保护他们,”海恩斯说,她的办公室发布了这份报告。

David E. Sanger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Julian E. Barnes是《纽约时报》驻华盛顿的国家安全记者,负责报道情报机构的新闻。在2018年加入时报前,他为《华尔街日报》报道安全事务新闻。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他。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美情报报告:中国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 美情报报告:中国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