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奥运会还应该继续办吗?是时候彻底停止了

是时候按下暂停键,对奥运会进行重新构想了。我甚至开始相信,也许是时候让这整件事彻底停止了。

你们觉得呢?

首先,考虑一下近况。

今年7月,又一届预算严重超支的夏季奥运会将在东京开幕。这届奥运会原定于2020年举办,但因为疫情而推迟。

时机依然很糟糕。

日本一直在努力遏制新冠病毒,但现在病例正在缓慢上升,疫苗接种率也处于滞后状态。组织方才修改了计划于本周进行的火炬传递的路线,将其移至大阪街头,当地一名卫生官员表示,病毒新变种的传播已将大阪医疗系统推向“崩溃边缘”。

来自世界各地的1.1万名运动员,外加教练、官员、奥运会支持人员、媒体工作者等各路人马就要落进这种问题重重的环境。东京奥运会可能变成为期三周的超级传播事件,导致日本全境乃至更远的地方出现死亡和疾病。

日本公众已经意识到了健康风险。据估计,奥运会成本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154亿美元,仅去年一年就增加了30亿美元。最近的调查显示,近80%的日本人认为奥运会应该再次推迟或取消。

然后还有定于2022年2月在北京及其附近举办的冬季奥运会。由于中国不断被指控残酷对待其人民,外界预判主要集中在是否应该抵制冬奥会的问题上。中国否认这种说法,但拜登政府、加拿大议会、联合国官员及多达180个人权组织都表示,中国正在对穆斯林少数民族进行种族灭绝。

这还不算当前中国政府残酷镇压香港和西藏异见的残酷记录,其官员对此也继续予以否认。

最佳应对方式是什么?

在中国西北新疆地区的和田市郊,一处戒备森严的设施附近的暸望塔,据信这里用来是拘禁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再教育营。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拜登政府是否应该发起全面抵制行动,即使中国一位外交司长上周警告称“中方将有力回应”,也要让运动员留在国内?

美国赞助商应该退出吗?美国转播商应该拒绝对中国进行正面报道吗?

是不是要让冬奥会运动员前往北京,而美国外交官对此避而不谈?一些专家认为,运动员可以通过在领奖台上、开幕式中或比赛期间进行抗议,发出最尖锐的信号。

但对这一被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排除在实权范围之外的群体来说,这样的要求太高了。国际奥委会章程仍保留了第50条规则,这是严禁表达异议的细则,如果违反这一规定,就可能被禁止参加未来赛事。

“如果在中国进行抗议,我会感到恐惧,如果我的美国队友中有谁决定站出来(当场表态),我也会为他们感到恐惧,”曾两次参加奥运会越野滑雪比赛的诺阿·霍夫曼(Noah
Hoffman)说,他如今是推动奥运改革的非营利组织全球运动员(Global Athlete)的董事会成员。

霍夫曼指出,美国奥林匹克与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U.S. Olympic and Paralympic
Committee)最近同意允许运动员进行抗议,但在国际奥委会做出同样决定之前,运动员将会继续被噤声。

遥想2014年,冬奥会在俄罗斯索契举行。主办国不仅在赛事期间大规模使用兴奋剂,还在不久之后吞并了克里米亚,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为何国际奥委会又将2022冬奥会放在了另一个人权记录糟糕的专制国家?

它在2015年做出最终抉择之时,只剩下两个选择:七年前举办过夏季奥运会的中国,以及另一个独裁政权哈萨克斯坦。挪威和瑞典等看似更理想的主办国都退出了角逐,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主办奥运成本的怀疑倾向。

现代奥运会始于19世纪90年代,旨在展示“一种建立在从奋进中寻找快乐、良好榜样的教育价值以及对普世基本伦理原则的尊重之上的生活方式”,如今它已经成为各种丑闻的代名词,包括兴奋剂、贿赂和运动员身体虐待。

从北京到首尔再到里约,奥运会导致这些主办城市比赛场馆附近成千上万的居民遭遇改造强拆,让穷人和工薪阶层深受其苦。

2016年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曼格拉区的居民们在观看马拉卡纳体育场上空的烟火秀。 MAURICIO LIM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2016年里约奥运上,我从造价高昂的新建场馆里发回报道,然后再前往附近的贫民窟——那座港口城市到处散布着这种贫困棚屋区。

在那里,在流淌着尿液和粪便的露天排水沟旁,我听居民们讲述了痛苦的故事,为了给奥运会建设让路,他们被赶出了自己的小屋。我还发现了那届奥运会一个无处不在的特色:似乎每个角落都有准军事化警察,他们扛着机枪,驱赶角落里的街头少年,密切监视当地人,以便让这座城市在世界面前保持良好形象。

里约负担不起奥运,雅典也一样,后者在2004年举办了一场劳民伤财的夏季奥运会,耗资近110亿美元,是早期预测的两倍,这成为希腊经济危机的前兆,导致该国几乎濒临破产。这些城市并非孤例。

是时候对整个奥运事业提出一些重要问题了。

收益是否抵得上代价?

若是继续造成这样的破坏,奥运会是否应该继续存在?

实质性改革会是什么样呢?

以下是一些想法。

不要再将奥运主办权授予那些公然蔑视人权的国家。

赋予运动员更大的权力——这样他们不仅能在领奖台上抗议,也能成为塑造整个奥运活动的平等伙伴。

与其在全世界到处挑地方,不如考虑其他举办途径。或许可以把奥运永久放在两处利用良好的场馆举行——一处用于夏季,一处用于冬季。这将减少成本开支、环境破坏和流离失所,也将结束充斥腐败的混乱竞标过程。

或者将赛事分散。在为期三周的时间里,个人赛事可以在全球各地已落成的场馆进行。当然,我们因此得放弃奢华开幕式的奇观,放弃让不同项目的运动员混居奥运村的想法。可在一个已经充满奢华奇观的互联世界里,还有必要搞这一套吗?

我承认,这里并没有多少简单直接的答案,但是时候为新的未来而努力了。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纽时:奥运会还应该继续办吗?是时候彻底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