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修图的“受难者微笑”?种族灭绝的真实故事

  • 新闻

想暴富却栽大跟头!悉尼赌场华裔男玩花招当场被抓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悉尼一名华裔荷官与朋友合谋在赌牌桌上骗取The Star赌场35,000澳元。 然而,27岁的华乔志(Qiaozhi ‘George’ Hua)最终还是被抓了。周三,他对欺诈罪行供认不讳,据称,实施诈骗的想法是在上班途中和同伙想出来的。 …

被捏造的受难者微笑?赤柬屠杀「死囚照片」改图伦理风波

图为赤柬受害者的照片与改图。其中右下两张为被艺术家「误植」姓名与生平的「博拉」(Bora),该受难者真正名字叫做Khva
Leang,是一位同情共产党的老师。受难者的家属表示,因看过原始照片,她相信这张照片没有经过表情修改。不过其生平与姓名仍被误植。
图/取自吐斯廉屠杀博物馆、Matt Loughrey

▌被捏造的受难者微笑?赤柬屠杀「死囚照片」改图伦理风波

「懂得笑,就不会恨了?」一名爱尔兰艺术家拉夫里(Matt
Loughrey)透过网路新闻媒体公开自己的摄影展企划──重现1975-1979年赤柬时期,遭囚禁在柬埔寨恶名昭彰的「S-21监狱」的政治受难者照片,引发了伦理争议。拉夫里将这系列由赤柬政权拍摄的囚犯黑白照片重新上色,搭配整理受难者的故事整理为摄影计画。但是这些涉及屠杀受难者的照片,却被拉夫里后製改造了「不存在的微笑」,以及搞错受难者当事人的背景故事,而被家属抗议的一连串争议。到底为何拉夫里要「刻意製造受难者的微笑」?涉及的伦理问题又是什麽?

「这些肖像照片经过重新上色,呈现了悲剧中的人性化。」拉夫里在《Vice》专访中,如此描述这个摄影新企划概念。在过去,拉夫里就曾经多次用此艺术手法进行创作,先后也曾将英国战争博物馆馆藏的纳粹集中营的女囚肖像重上色、以及将60年代太空时期的NASA历史照片上色,并刊登在《国家地理杂志》上。

但在这一次的创作中,拉夫里随后却被网友揭发,专访没有提及的是,他除了重新上色外,更曾修改照片,将部分受难者的表情改为微笑,而在网路社群上引起轩然大波。为此吐斯廉屠杀博物馆出面澄清,馆方根本从未跟拉夫里联络。儘管Vice已紧急将文章下架,但未能回应「製造微笑」的质疑;而作为採访者的Vice,又是否善尽了媒体查证的责任?

一名爱尔兰艺术家公开自己的摄影展企划──重现1975-1979年赤柬时期,遭囚禁在柬埔寨恶名昭彰的「S-21监狱」的政治受难者照片,引发了伦理争议。因为他将这系列由赤柬政权拍摄的囚犯黑白照片重新上色,搭配整理受难者的故事做为摄影计画。但是这些涉及屠杀受难者的照片,却被拉夫里后製改造了「不存在的微笑」,以及搞错受难者当事人的背景故事,而引发被家属抗议的一连串争议。图为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 的馆藏照片,为原始受难者照片。 图/路透社

摄影企划的历史背景,是柬埔寨近代历史上最为血腥黑暗的一页——红色高棉(Khmer
Rouge,或译作「赤柬」)——于1970年代的暴政屠杀。当时柬埔寨共产党总书记波尔布特(Pol
Pot)主政的极左独裁政权,发动了一系列政治清洗、下乡劳改甚至于种族灭绝的恐怖统治;在1975至1979年间的屠杀高峰时期,更是导致了柬埔寨多达170万人丧命的悲剧。

赤柬杀戮的关键所在之一,就是这座S-21监狱。在红色高棉执政期间,累积超过1万4,000多人被关押至此,这些人多半是前朝高棉共和国的官员、或是赤柬认定的「叛党者」与「资本主义中产阶级」,但实际上涵盖了柬埔寨各个社会阶层、而且不分年龄老幼,更包括了曾经同情支持柬埔寨共产运动的知识分子们,只要被认定「对政府不忠」就会被抓进S-21。

进入S-21的囚犯,首先会被测量体重与拍照等「档案记录」,而接下来的命运只有惨无人道的审讯逼供与虐待,数以万计的囚犯最后倖存者,根据记录只有10多人。与集中营如出一辙的S-21监狱,也就成了红色高棉最令人髮指的人间炼狱;随著赤检的终结,S-21后也改名为吐斯廉屠杀博物馆,用以纪念死于极权的亡魂。

70年代,当时柬埔寨共产党总书记波尔布特(Pol
Pot)主政的极左独裁政权,发动了一系列政治清洗、下乡劳改甚至于种族灭绝的恐怖统治;在1975至1979年间的屠杀高峰时期,更是导致了柬埔寨多达170万人丧命的悲剧。图为波尔布特。
图/维基共享

在红色高棉执政期间,累积超过1万4,000多人被关押至此,这些人多半是前朝高棉共和国的官员、或是赤柬认定的「叛党者」与「资本主义中产阶级」,但实际上涵盖了柬埔寨各个社会阶层、而且不分年龄老幼,更包括了曾经同情支持柬埔寨共产运动的知识分子们,只要被认定「对政府不忠」就会被抓进S-21。图为赤柬时期受害者遗骨。
图/维基共享

在Vice专访中,提到原本这些照片是出自赤柬政权拍摄的囚犯档案照,人们直视镜头、身上挂著编号标籤。儘管大多数人面无表情,但其中却有几张照片,被摄者对著镜头露出微笑。该文的撰稿记者麦克菲尔(Eliza
McPhail)便询问,为何其中几个人是笑著的?拉夫里甚至解释说:「根据我的观察,女性比男性更常微笑,我想这很大程度是因为当时她们相当紧张。当人有事情想要隐藏时,我们总是会微笑……另外一个原因则是,他们可能想要对抓他们的人表达友善。」

然而这个微笑意图,也只是拉夫里的个人揣测与诠释;儘管有其个人摄影的创作脉络,但是在这个涉及人道悲剧的历史事件之中,却也引来欠缺对当事人的尊重、淡化历史惨案的批评。

而当被问及是否理解这些受难者所经历的事,拉夫里则说:「我特别了解一个囚犯,他的名字叫做博拉(Bora)。在赤柬时期,他曾遭处电刑、最后被烧死。」拉夫里更指证历历地描述博拉是个农夫、拉夫里也与他的儿子有联繫、更曾查阅过相关历史资料等等。

但就在不久后,拉夫里便被踢爆,他把照片「刻意修图」让被摄者露出微笑。许多柬埔寨网友翻出吐斯廉屠杀博物馆的原始照片,发觉原本的受难者表情与他所展示出的彩色照片完全不同。而除了这些「被强迫微笑」个案之外,拉夫里更遭到指控,说他前述提到的博拉故事,与事实截然不同。

拉夫里在专访中称:「我特别了解一个囚犯,他的名字叫做博拉(Bora)。在赤柬时期,他曾遭处电刑、最后被烧死。」更指证历历地描述博拉是个农夫、拉夫里也与他的儿子有联繫、更曾查阅过相关历史资料等等。但最后被踢爆完全是错误描述,这名男子名叫Khva
Leang,不是农夫而是一位同情共产党的教师,最后也不幸遭到杀害。 图/取自吐斯廉屠杀博物馆、Matt Loughrey

根据BBC报导,一名叫做莉迪亚(Lydia)的女性便发推文出面指认,自己正是那位「博拉」的姪女,她表示因看过原始照片,她相信这张伯父的照片没有经过表情修改。「我们并不确定伯父是怎麽过世的。有可能是我们自己没有看到相关的历史纪录……但(拉夫里提到的)剩下内容都是错的。他不是农夫,是一个小学老师。拉夫里也不可能跟他的儿子有所接触,因为他唯一的孩子也早就死了。」

根据《东南亚环球网》(Southeast Asia Globe)报导,博拉真正的名字叫做Khva
Leang,是一位同情共产党的老师,原本相信在理想的情况下,赤柬能够建设新柬埔寨,但却在大屠杀中仍然难逃一死。在推文中,莉迪亚也写道:

「负责任的新闻报导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当报导内容是在重述种族灭绝受害者的真实故事时。因为这些受难者,他们都还有家人、也还有深爱的人还在这个世界上。」

一位网友也在推特上评论:

「没有任何文字能够精确描述那些脸孔背后的真正情绪,他们都知道自己在拍完照片后不久,就要被杀死。但如今,他们却被修图成快乐的、微笑的肖像,只为了某种『艺术价值』的炫耀。这是非常令人反感且冒犯的行为。」

「负责任的新闻报导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当报导内容是在重述种族灭绝受害者的真实故事时。因为这些受难者,他们都还有家人、也还有深爱的人还在这个世界上。」图为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 的馆藏照片,为原始受难者照片。 图/路透社

柬埔寨政府亦已发声明:指出照片属于博物馆所有,「这些改图影响了『受害者的尊严』」外交部更指若拉夫里不将图像删除,将会採取法律行动。

至于拉夫里,则是拒绝对BBC、The Globe媒体进行回应,但曾指说这些指控都是「胡说八道」
(nonsense),并坚称他曾经与受难者家属沟通。现今Vice已将报导下架、并加注道歉声明:「拉夫里对受害者照片所进行的编辑不只有上色。本篇报导不符合Vice的编辑标准原则,因此已将文章移除。我们对错误感到懊悔,也将继续针对本文在编辑台的产製结果进行调查。」

「迟到的正义,总比没有好。」红色高棉的残酷过去,相隔40多年终于在2018年时,首次被金边法院认定为「种族灭绝」,同时前赤柬的高层——农谢(Nuon
Chea)与乔森潘(Khieu Samphan)——也因多项罪名判处无期徒刑。另一方面,当年主管S-21监狱的监狱长康克由(Kaing
Guek
Eav),则是先在2010年判处反人类罪而入狱服刑(首位被判罪入狱的赤柬高层),康克由在服刑期间于2020年病逝,死时77岁。

康克由曾在面对法庭审判时解释,自己只是执行党中央的指令,并向受害者家属亲口道歉。家属自然无法接受这个「平庸的邪恶」说词,而康克由对于自身犯下的罪孽如此陈述:

「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深感懊悔。但对此,我无能为力。」

一位网友也评论指出:「没有任何文字能够精确描述那些脸孔背后的真正情绪,他们都知道自己在拍完照片后不久,就要被杀死。但如今,他们却被修图成快乐的、微笑的肖像,只为了某种『艺术价值』的炫耀。这是非常令人反感且冒犯的行为。」图为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 的馆藏照片,为原始受难者照片。 图/路透社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被修图的“受难者微笑”?种族灭绝的真实故事

智利大主教打两疫苗剂仍中招儿!中国CDC高官:中国疫苗效力差

土耳其、巴西和智利在接种中国科兴疫苗后,确诊率持续上升,菲律宾的总统安全卫队也爆出接种中国国药疫苗后仍有多人确诊,智利圣地亚哥总主教艾欧斯(Celestino Aos)一个月前已施打了两剂中国科兴疫苗,但近日仍感染了武汉肺炎(中共病毒),并已入院治疗。有美媒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