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数据不可信,悉尼外卖骑手真正收入低于最低零工薪水

经新州上议院调查,悉尼Uber Eats送餐骑手在用餐高峰期的收入低于兼职最低工资。对此,就业保障委员会首次就零工经济召开了公开听证会,听取了Uber、Uber Eats、Ola和Deliveroo的意见。Uber在提交给委员会的文件中表示,Uber Eats的送餐骑手在悉尼的高峰用餐时间通过该应用每小时赚21.55澳元。

该委员会主席托尼·谢尔登(Tony Sheldon)把外卖骑手获得的收入提交给了Uber Eats的总经理马修·丹曼(Matthew Denman)。

谢尔登参议员问他:“你知道澳洲临时工的最低收入是每小时24.80澳元吗?”

丹曼回答说道:“我知道。”

谢尔顿又说道:“可是你支付的工资低于最低工资,这还是在用餐需求很高的时间段。”

丹曼之前告诉过委员会,这一数据仅包含通过送餐获得的收入。

丹曼说道:“你要注意到一点,别人在我们这边工作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承诺只在我们平台工作。也就是说,一有空,他们就会去其他平台兼职,以赚取额外的收入。”

Uber数据不可信,悉尼外卖骑手真正收入低于最低零工薪水

就业保障委员会目前正在研究无稳定收入保障的工作以及其在经济、工资、工作地点和工作条件的影响。

谢尔顿说:“正如我们所见,无论是年纪大还是年纪小的打工者都明显地受到了整个经济的影响,为此他们不得不从事一份、两份甚至三份工作来确保他们能付得起房租,吃得起饭,甚至负担得起房贷。”

“在这种经济形势下,没有稳定工作会对每个澳大利亚人的幸福带来负面影响,也会影响整个经济发展。”

“我们需要研究政府干预,定期监管和经济活动中的企业间的公平竞争,零工经济会破坏宏观经济中的公司基础。”

Uber告诉委员会,其大多数司机目前已被归为独立雇主,他们并不想成为雇员。

Uber-ANZ首席执行官多米尼克•泰勒(Dominic Taylor)表示:“我们问过司机是否愿意从事稳定的工作,他们都一致回答说不。”

“大多数司机把Uber作为一种额外收入。”

丹曼表示,公司准备就是否规定骑手或司机的最低报酬展开讨论,但仅限于在他们送餐或工作中的时候。

“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将要求所有司机和送餐骑手只使用我们的平台,并在固定的地点进行固定的工作。”

“所以你同意为司机建立最低工资制度来确保他们有可持续的收入?”谢尔登问道。

丹曼说:“是的,我们很乐意讨论这个话题。”

Uber在提交的文件中表示,超过98%的司机和送餐骑手在扣除成本后获得的工资至少是最低工资(计算时间超过两周,从接受订单到任务完成为止)。

委员会成员杰西·沃尔什(Jess Walsh)问道:“你不问问我们如何考虑规定该行业的最低收入吗?”

丹曼回答说:“我们的建议是,只要我们有时间,就会推行可提供最低限度保护的改革,但同时也保留他们的灵活性。”

拥有7.5万名注册司机的拼车平台Ola也表示,如果对市场上的所有人都适用,它将接受一定的监管。

“只要政策能给我们的司机带来福利,我们都很欢迎,”Ola Australia的主管Ann Tan说。

“和车手谈谈,看看他们到底想要什么才重要。”

“从我们的研究结果来看,我们的很多司机都是学生,或者是想找点兼职的司机,同时也想提高技能,或是在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Uber数据不可信,悉尼外卖骑手真正收入低于最低零工薪水